簡介

回憶總是美好,是因為誰都回不去,它就在那,只要你記得,它就不會走掉。



  和煦的陽光毫無阻礙地照了進來,落在久久沒人打理的花圃、落在殘舊的地板、落在藤木椅、落在身上、落在心裡。
  
  閉上眼,任由風在吹,光在照。說真的,很舒服。藤木椅搖著搖著,很清爽。此時此刻,我開始理解爺爺為何對這張藤木椅如此愛不釋手。坐久了,因為有軟墊,也不會不舒服。
  
  只可惜爺爺不在多年,這張椅了也不見天日多年,直到剛剛,被來打掃的我找了出來坐。
  
  小時後我住在如此鄉下的地方,沒有高樓,沒有商場,沒有超市。只有這小小的村子,還有爺爺。家母在外在工作,我小時後都是爺爺在照顧。爺爺總是愛把我抱在他的大腿上,坐在這張藤木椅,然後看電視在播的賽馬。
  
  印象中,爺爺是個很溫柔的人。戴著老花眼睛,留著很短的白髮,身形瘦削,好像不高。他總是笑著,對著我彎了眼睛,溫柔和藹。
  


  「小晚啊,哪個好?」
  
  爺爺對著報紙埋頭苦幹著,大概是在思考賭哪一隻馬好。真是的,我那時後年紀小,怎會瞭解這東西呢?呵呵。啊,我是怎回應來著?
  
  「咯咯!咯咯!」
  
  「是的,哪隻咯咯仔好?呵。」
  沒錯,小時後我就是常常指著電視機的馬咯咯個不停。天真的我就是以為馬就是叫咯咯,因為爺爺對著我也是咯咯仔咯咯仔地叫。真難忘,我現在還記得。
  
  我對爺爺的記憶,就只有咯咯仔和他過世前的那一刻。


  
  很記得那時我連幼稚園都還沒上,爺爺在廁所發病,流了很多血,剛到醫院已經不在了。
  
  老人家不喜歡醫院,覺得進了就出不來。有時後其實挺準的。
  
  爺爺病了那時對醫院很抗拒,他說他老婆就是去醫院沒的,醫院進了就出不了,他說他知道時間不多。我當時明明年紀小,卻如此印象深刻。
  
  藤木椅搖著搖著,把思念搖了出來。藤木椅搖著搖著,把回憶勾了出來。
  
  後來有一天,跟媽媽聊天,問我還記不記得爺爺的樣子。我說記得,媽媽笑了笑,說了一件我根本沒印象的往事。媽媽是個很愛打麻將的人,常常跟村裡人一起組起來打麻將,生下我後也沒改變。她說把我哄睡後,就會偷偷遛出去打牌,打一陣子就回來。


  
  那一次,沒想到我很早就醒了,找不到媽媽,哭得可慘。媽媽打開家門,見到爺爺抱著我,坐在園子裡。媽媽說那時爺爺的樣子很嚇人,嚇得她動都不敢動,覺得如果爺爺不是抱著了我,早就追著她跑了。
  
  她說,爺爺很愛我。我聽完,我也覺得。
  
  其實我只是今日回老家打掃而已,卻翻出了爺爺的物品,一下子嘗到睹物思人的感受。
  
  光陰似箭,我已經不是那個把馬稱為「咯咯」的小朋友了。爺爺你見到嗎?我長大了。相處的時間短,可我到現在依然喜歡你。
  
  我會一直記得,坐著你腿上,彷彿無憂的時光。
  
  爺爺,那時我並不懂愛,現在我懂了,我想愛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