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飛了三十多分鐘,突然關掉了機倉內的燈光,只剩下一些紅色的警示燈,而機尾的艙門慢慢地打了開來。
這時有些人把這兩輛悍馬戰車推向機尾,原來已經到了空投戰車的位置,他們順利地把戰車推出機外,戰車在下墜了一會後,就自動打開了降落傘,向著預設好的地點落下。
而機尾的艙門亦隨即關上,大約再過數分鐘,就應該到達目的地海上鑽油台了。
 
 
`✜                    ✜                        ✜
 
機艙的燈光再度熄滅,並亮起來了紅色的警示燈,禦神與拂曉部隊的人,已經整裝待發。
機尾的艙門一打開,風間就做了一個開始的手號,眾人先合力把兩艘橡皮艇投下,跟著就開始一個接一個的跳下,由於為了安全起見,每個人都會間隔數秒才開始跳出機外。
此時天色突然轉差,滿天都是烏雲,並下起大雨來,明明是中午時分,感覺卻像是黑夜一般,這亦大大加強了跳傘的難度。


這時全部人都已經跳出運輸機,並在半空中「自由下墜」,這時大家都可以看到位於他們下方,鑽油台的鳥瞰輪廓。
此時大家都盡量去控制自己的位置,因為如果不能準確地降落在鑽油台上的話,而是降落於海中,就會十分麻煩。
因為他們本身已帶有很重的裝備,同時如果在海上降落,降落傘的繩子很容易會纏上了身體,攪不好的話,可能會出意外。
所以為了準確地降落,他們在空中下墜的時間會較長,盡量降低到鑽油台的上方,才打開降落傘,這樣也提高降落的準繩度,但是有於墜到很低才打開降落傘,所以對時間的拿捏一定要十分準確,否則就會因為減速時間不足而跌傷或是跌死,所以這種「抵跳抵開」的技巧,是特種部隊的重點技術之一。
 
 
當大家都來到了鑽油台的上空時,大家開始稍為拉遠彼此間的距離,確保每個人都有順利開傘的空間,跟著他們便陸續打開降傘,最後降落在鑽油台不同的地方上。
今次的拯救行動分秒必爭,他們降落之後,就立刻脫下降落傘,並把它掉往一旁,隨即開始搜索。
由於今次的行動,每個人身上都有監察裝置,所以大家都可在胸前的平板電腦上,掌握到隊友的位置。於是,大家朝著預先選擇好的集合點,鑽油台的直昇機停機坪走去。
 


由於現在整隊人分散開來,是最危險的時刻,於是大家都不理眼前的情況,舉槍跑到集合點,先集結好戰力再說。
雖然說眾人分散了,但其實大家的降落點也在一百米平方米之內,所以大家很快就重新集合起來。
人一齊,大家也沒有說話,只是跑到自己所負責的位置,立刻擺出一個菱形陣式,由此可見眾人有非常好的默契。
而禦神此時則置身在這個菱形陣式之中,感覺自己好像是受保護的V.I.P.一般。但這種明顯地不把他當作戰力的一部分的待遇,對他來說有點不是味兒,感覺不爽,但由於現在已進入戰鬥階段,也不多想。於是他為免把槍指向身前的士兵,所以低戒備持槍姿勢前進。
風間打開胸前的電腦,這裡顯示著鑽油台的平面建築圖,而天叢悠的位置則有一個閃爍的紅點作指示。
風間對眾人說:「目標在前方300米的主控制室內,保持陣形前進。」
其實這時大家心中都十分緊張,因為現在雖然是下著豪雨,但是整個鑽油台上連一個人也看不到。
走了三十多米,他們需要走旁邊的樓梯到高一層的平台。
禦神眾人在走樓梯的期間,已嗅到一陣惡臭,而當他們登上這建築物頂部時,卻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在他們眼前四周,散落著數十具支離破碎的屍體,在豪雨沖刷之下,仍然是惡臭難當。


風間向禦神問道:「這些就是被喪屍殺害的工作人員?」
「嗯。」禦神起初也是這樣想,但是當他觀察了一會後,又覺得有些不妥的地方。
禦神走到這些屍體前察看,發現這些屍體身體上都出現腐爛的跡象,身上的毛髮盡脫,肚皮突出……
禦神對風間說:「有些不妥,這些不是工作人員的屍體,這些屍體被撕破前,已經出現了異變的狀況,這些不是工人,而是喪屍……是『喪屍的屍體』!」
風間一時間被禦神弄得胡里胡塗。
        「『喪屍的屍體』,你到底在說甚麼鬼話?!」
        禦神調整了一下思緒,再對風間說:
        「我的意思是,這些不是喪屍殺死的工人屍體,而是不知被甚麼東西殺死的喪屍,即是這裡有比喪屍更厲害的東西,這些怪物把喪屍當作它們的食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