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這次,河利似乎吩咐了解放軍要盡量滿足我們的要求,故我提出要加入搜索後,對方便立即派人向河利請示。果然,河利馬上答允了我們的請求,甚至安排了兩個搜索小隊來讓我們指揮。

由於時間尚早,故我們決定立即展開搜索。根據解放軍提供的情報,阿凡對上一次出現的地點,應該是鳳凰山以南的狗牙嶺。我們到達後,一名善於追蹤的解放軍士兵馬上作出觀察,並推斷阿凡可能向東邊的樹林直走或者沿山路南下。

故我和榮少各領一個小隊搜索,由於我和阿君一隊,所以分配到相對輕鬆的南邊進行搜索,而榮少則領著另一個小隊負責東面的區域。分開前,我把身上的VEDA交給榮少,因為我有預感找到阿凡的會是榮少。

搜索的工作十分沉悶,我和阿君的小隊搜索了近三小時,仍沒有更進一步的線索,只好暫時停下來休息。阿君喝了一口水後,道:「阿發,你覺唔覺天氣好似熱左?」

我邊抹汗邊道:「少少啦,可能係呢邊多樹,唔係好通風,有啲焗姐!」,此時,我身旁的解放軍手上的無線電通訊器,傳來一陣急速的聲音。



「四號警報,所有搜索小隊暫停任務,立即返回昂坪。重覆,四號警報...」

一眾解放軍士兵聽到這消息後,神色一致地變得十分凝重,並馬上立即起行回到昂坪。當我們抵達時,另一個搜索小隊已先一步回到來,但唯獨不見了榮少的身影,我忙抓著領頭的軍官,問:「榮少呢?佢冇同你地一齊番黎嘅?」

「由於我們發現了新線索,故劉先生堅持留下繼續搜索,而且他不隸屬於軍隊,無需聽從命令,我不能強迫他的行為。」,那名軍官答道。

正當我想追問之際,另一名軍官走過來,道:「由於突發狀況,請兩位立即跟我去地下室暫避。」,我只好點點頭,無奈地跟著對方走。

我們在地下室只能呆呆地等著,感到特別的悶熱煩躁,本以為是心理作用,基於目前不明的狀況,加上榮少仍未歸來,擔憂的心情才引致這悶熱感。但我很快便否定這想法,肯定氣溫上升了不少。幸好,解放軍那邊提供了足夠的水給我們,可以緩解一下悶熱的感覺。



兩小時後,一名士兵神色慌張地闖進來,道:「你是陳先生嘛?請立即跟我來,河利先生想見你!」,說罷便拉著我出去。

走了一會,我來到一個泥黃色的帳篷前,帳篷外有八名士兵把守著,氣氛明顯不妥。我獨自彎腰進入帳篷後,只見裡面正躺著一人,嚇得我抖著聲音道:「河利?」

我被嚇到的原因是眼前的河利已體無完膚,在層層的保鮮紙下,可以見到大大小小的水泡,正在滲出血水,全身明顯受到嚴重的燒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