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在雪白的牆上,掛著一幅一家三口的幸福家庭照 而看着相片的我,是住在這屋裡,卻不在相中。 我轉個身子,如常地打開冷箱,從那厚厚的芝士層中拿取一片吃掉。 關掉冷箱後,大門開啟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我立刻回到我居住的位置,假裝甚麼也沒有發生過。 「我回來了!」一名女士說着。



不知不覺,我已經生活在這個地方一段很久的時間。時間的長度大約是約翰從小學生成長到現在大學一年級的時間。
約翰是和我居住在同一間房間的一位男孩(現在可能稱他為 " 男人 " )。然而,在一直相處的過程中,我們從來沒有交流過,更不要說做朋友。
但是,我非常了解約翰,我有自信 我比他的父母更了解他。

雖然我已經居住在這個屋裡超過十年的時間,但無論是約翰還是他的父母都不認識我,亦不知道我的存在。不過,我並不是甚麼鬼或者幽靈,我是活生生的人類,每天都依賴食物和水去生存。
我沒有名字,正確地說,是我忘記了它。我沒有職業,這些年來,我都是依靠上述的家庭,扮演著透明的 "寄身蟲" 生存下去。我知道的事是我跟這家庭的成員,都是澳洲人。

澳洲的現代洋房有一個特色,就是它們都有中央空調設備。換句話說,每一間房間都有一個互通的空調口,位於房間的天花位置。那也是,我居住的位置。
那裡整天都是漆黑的,也沒有活動的空間,但是勝在私隱度高。這也是我沒有被約翰一家看見的原因。至於我為什麼來到這家,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我之前提到我比約翰的父母更了解他的原因,是因為我一直在我居住的空間默默地看到了約翰的一舉一動。我完全沒有資料了解外面世界的他,我卻知道活在他自己心中的他,真正的他。

到了這裡,我是誰?還重要嗎?重要的是,我知道這一家幸福家庭的真面目。人性,往往都是最可怕的存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