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儀怡是個崇洋的女孩,可能是薰冶吧,父母都是受西方教育長大,由小孩聽西方的童話故事,到大一點看荷里活的愛情電影,到現在看美國的少女小說(就是”吸血新世紀”那種),她一直對西方有高度的幻想。她家也頗有錢的,不只唸國際學校,她一有空,就會去美國旅行遊玩。



儀怡是個崇洋的女孩,可能是薰冶吧,父母都是受西方教育長大,由小孩聽西方的童話故事,到大一點看荷里活的愛情電影,到現在看美國的少女小說(就是”吸血新世紀”那種),她一直對西方有高度的幻想。她家也頗有錢的,不只唸國際學校,她一有空,就會去美國旅行遊玩。

就憑這一點點印象,她便開始對本土批評三、批評四,說這裡不如美國、那裡不如美國,又說東方男生多宅男、多不濟,美國男生多陽光、多好..在她眼中,白人幾乎放個屁都是香的!

在試過白人男生後,她的論調就更極端。她說白人男生身體既強壯,動作又溫柔,而且雞巴還大東方男生幾個碼..其實這種崇洋女生,世界上多的是了,即使美國本土的亞裔女生,也有不少是這樣的。不少美國男生,只要巧妙地利用她們這種心態,便可以把她們完全玩弄在股掌之中!不要以為,近來亞裔女生在西方很吃香,把亞裔女生的,不是把不到本土貨,就是貪亞裔女生甚麼都肯做~

儀怡當然也是被利用的一份子拉。幾乎只要是白人把她,她都可以接受,人家當然當她性奴一樣拉!就像她現在的男友-阿倫,便把她不停玩弄了,今次便是其中一次~阿倫日光日白就到了儀怡家的別墅,又要跟儀怡做愛做的事..

儀怡被阿倫叫醒了,卻興奮的照著他意思去做。阿倫就是喜歡她的東方味,便叫她穿著肚兜,她卻也戴著狗帶、用手腳在地上爬的,被阿倫拖了出來!如果是東方人有這樣的要求,儀怡的評語一定是:宅男、變態,但現在換了是白人,她就覺得這樣才夠好玩、思想才夠跳脫、不用拘泥於道德..

赤裸的阿倫坐了在沙花上,把狗帶綁在旁邊,儀怡已經爬了過來,刻意扮狗的挨在他腿上,撒起嬌來了!阿倫按到她頭上,輕撫著說:「小母狗乖..我這邊有點癢啊,可以幫我舔嗎?」,他晃一晃腳趾,儀怡便趴了下來,替他舔了..她伸出舌頭的,伸到趾縫中不停舔著,再一隻隻含到嘴中吸啜,「啜啜啜~」的,吸得乾乾淨淨呢~

啊,這簡直是皇帝式的享受,在女權高漲的西方,那有女生肯這樣?!阿倫欣賞著儀怡啜著腳趾、舔著腳板的,已經慾火高升,雞巴早已硬了拉~儀怡用力啜著腳趾,連舌都抵上去的,舒服極了,阿倫捨不得拔出來,等她吸完十隻腳趾頭,才命令著:「來,來吸陽具拉~」「嘻嘻~」儀怡笑了一笑,沒立即埋頭到跨下,卻由腳腕經小腿、大腿一直舔上來,甚至舔著、吸著「蛋蛋」..她一蛋一蛋的吸啜著,直教阿倫爽到死了~

儀怡放開口,伸出舌的,就像小狗一樣,一下一下的舔,舔到雞巴都是口水了,便一口吞下去!看著儀怡小狗般舔著雞巴,這種淫亂的意態,讓阿倫受不了拉~「啜..啜啜~」她拼命的吸,阿倫都「丫丫~」的,不禁被她吸得浪叫了..儀怡像要直接吸出精液的,這種感覺太舒服了,阿倫不自控的固著她的頭、站起身來,晃著腰支的抽插她的嘴了!

阿倫按著她的頭,拼命的晃腰,她卻一邊任他的抽插、一邊繼續賣力吸著,雙眼還暗帶笑意的望過來,這樣男人會不舒服死嗎?儀怡的嘴跟黑洞一樣,阿倫明明不想這樣就一炮,卻不捨得抽出來,只顧不停插著吸力強勁的淫嘴..「丫~」的一聲,阿倫已經忍不住,按緊她的頭、雞巴頂到深喉裡,直接把精到食道去了~

「啊..」阿倫再叫一聲,便無力的攤了在沙花上。儀怡「骨~」一聲,吞掉精液後,馬上又再吸起來~她一下一下舔著腿側、吸著「蛋蛋」,一口口的吞吐著雞巴,在她的魔力下,雞巴不斷澎漲,又硬回來了!「親愛的,我夠了拉~」阿倫怕再一次走火,便先叫住她..

她乖乖的放開口,頭就躺了在大腿,臉仍挨在「蛋蛋」上呢~她還淘氣的伸舌舔著根部,姿態既可愛又撩人,阿倫也休息夠了,他站起身來,抓著儀怡的頭髮,手握著雞巴、便「啪啪啪~」的,一下下打到她臉上,大聲說:「金剛棒復活了,看看你這淫娃還逃得那裡去~」。儀怡卻「嘻嘻~」的笑,就像好喜歡雞巴打過來的..儀怡都這樣配合了,阿倫當然就直接來了拉~

他馬上把儀怡弄上沙花上,便立即拿了膠帶來,團團打她的小腿綁起來。這已經玩很多次了,儀怡任由他的綁,還「噢,來吧,寶貝~」的叫著~這樣男人還忍得住嗎?阿倫望去她的下陰,只見她已經濕答答了,阿倫不假思索就把手指插進去了..

「丫~」儀怡又嬌嗲的叫了一下,腿不禁晃起來,阿倫便一手把它壓上去。看著肥嫩的小鮑魚,淫慾已控制了阿倫的思想,手禁不住便挖起來!他手指曲起來,不斷往陰道壁的挖,快速、連續用力的挖,搞得儀怡皺著眉、卻又笑著的,享受的「丫、丫、丫、丫..」的浪叫著呢~

儀怡越叫越爽、阿倫也越挖越爽,他們玩得太刺激了,不到一分鐘,儀怡便忍不住,淫水一射而出了!淫水射到三四米遠,阿倫看到就興奮了,他抽出手指,手輕拍著小鮑,見儀怡不禁扭動著身,他便爽性一口吸下去了~他不停吸著鮮嫩的鮑魚汁,儀怡已經反著高潮眼、手想找甚麼抓的,快爽死了拉..

阿倫吸完淫水,又把儀怡整個反轉,俯了在沙花上,用膠帶把小手都綁了在背後~剛剛高潮完的儀怡,心裡蠻興奮的,期待著阿倫會有甚麼玩意..阿倫也急不及待的,坐在她上面、挺著雞巴,就插進去了!一插進去,阿倫便伏了在她背上,立即搖著腰支,他們身貼著身的,儀怡完全感受到,他身體的擺動,感覺好舒服啊~阿倫的手也撫摸她的胸部,慢慢摸到她頸上,還把手指伸到她口中呢..

本來輕叫著春的儀怡,很配合的馬上啜著手指,舌不停往手指的撥弄、賣力的吸起來~但阿倫還不滿足,另一隻手的手指,又插上菊門了!「丫~」儀怡不禁叫出來了,阿倫卻在耳邊說:「繼續含啊~」,她立即又啜起手指來..手指在菊門慢慢的抽動,儀怡感到酸酸、騷騷的,大雞巴又體內不斷懦動,讓她身體受不了拉~

一直搖著搖著,阿倫的汗水混合古龍水,揮發出來的氣味,嗅到儀怡鼻裡,讓她身體更騷了..這時阿倫卻拔出雞巴,把儀怡的屁股拉起來,拿著塞口球,塞到她的口裡!阿倫用著雞巴,在儀怡陰戶、菊門間磨著,淫亂的問:「淫娃,你想我操那一個洞啊?」「菊..門..」口塞著球的儀怡,勉勉強強的叫著~

阿倫喜出望外,沒想到儀怡會這樣說!儀怡剛剛被他的手指,弄得騷騷的,他一旦抽出又空虛起來,便不禁想試一試..阿倫急不及待就扶著雞巴,用力往菊門的塞,一下便插進大腸了~大雞巴把菊門硬硬撐開,這下太刺激了,儀怡不禁「唔..唔..」的叫..

阿倫聽到就更興奮了!他捉著儀怡的屁股,便搖擺著腰支,雞巴一下下的貫穿菊門,不停進進出出~大雞巴捅來捅去,摩擦著菊門、灌滿著大腸的,儀怡卻慢慢愛上這感覺,覺得舒服起來呢!阿倫大聲的問:「淫娃,幹得你舒不舒服?」「唔..唔..」儀怡停不了呻吟,卻狂點著頭的呢..噢,西方也找不到這樣配合的女生呢!阿倫禁不住加速起來,雞巴急促的捅進去,貫穿著菊門~

「啪啪啪啪~」的,雞巴不停插著菊門、捅著大腸,非常刺激,儀怡也越來越亢奮呢!「唔、唔、唔..」見儀怡脹紅著臉、越叫越短促,弄得阿倫更受不了拉~他一巴巴打在儀怡臉上,叫著:「淫娃,幹到你屁眼開花,淫娃..」

儀怡反而更亢奮的,全身抽搐起來,竟然真的高潮了!阿倫沒想到幹菊門,儀怡都會高潮,見儀怡這麼淫亂,他也莫名的興奮起來..他把雞巴抽出菊門,但一手抓著儀怡頭髮、騎上去的,馬上又插上陰戶,就像狼狗交配的,瘋狂擺著腰支、不停轟進體內!

「啪啪啪啪~」,雞巴猛烈的抽插著陰戶,感覺太強了拉,幹得儀怡哀哀的叫~阿倫騎在她身上,野獸般的擺動、極速的抽插,卻又不斷維持下去,雞巴不停捅進去,讓儀怡爽死了!阿倫這樣抽插了兩三分鐘,儀怡已經被了幹出兩次高潮..阿倫也慢慢停下了身,伏了在儀怡的背上~

短時間內三次高潮,儀怡已累得全身都軟軟的了,但阿倫還不放過她呢~激情過後,他才注意到儀怡頭上,插著紅色大花一朵,配合著淺啡色的銅體,是好一陣夏威夷的情呢..他挨在儀怡頸上嗅著汗香,便不禁拉起她的肚兜,撫摸著她的身體~儀怡愛跟著洋人去沙灘玩,所以身體也曬兩截色了,但這在阿倫眼裡,就成了視覺刺激,他馬上亂摸著她胸部,玩起乳頭來了..

儀怡其實沒有甚麼胸部,但貧乳的女生,乳頭就是更加敏感!阿倫手指一時掐著、一時撩弄,玩著可愛的小乳頭,儀怡已不禁顫著身~阿倫也擺著腰支,大雞巴填滿、抽空的,不停捅來捅去,儀怡全身被阿倫刺激著,真的快爽死了..阿倫覺得這樣還不夠刺激,暗中拔走了安全套,再把雞巴插回去,繼續抽插著!

「好舒服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阿倫一邊抽插一邊大叫,儀怡也被操得「唔..唔..」的叫~他把安全套丟到儀怡面前,本來被幹得迷糊的儀怡,立即嚇到了,「嗚!嗚!」的叫,阿倫反而更興奮的插著,不停把雞巴捅到深處..這下他真的快射了,一口咬到膊頭上,腰瘋狂的狂擺,就把精液灌進子宮了!阿倫累了,攤了在儀怡的背上~

過了一會,他爬了下床,解開了儀怡的塞口球,問著:「怎樣?我射在你裡面,舒服嗎?」「唔,舒服啊..」儀怡那時已經眼泛淚光了~「很好~」阿倫叫著,雞巴便挺上前的,要儀怡替他吸。儀怡也只好替他吸著,阿倫等她吸得乾乾淨淨,便拿出相機來,拍下一些照片,才替她解開膠帶..

之後,阿倫和他的洋人朋友出去飲酒作樂,朋友問著:「你那個妞子怎樣,好幹嗎?」「好啊,叫她扮狗就扮狗、叫她舔腳便舔腳,肛交甚麼都肯呢~」「噢,亞洲女真是天生性奴的料子啊!」「對對對,就是性奴的料子!」說著,又一個辣妹走過來,搭著朋友的膊頭說:「先生,可以請我飲酒嗎?」「當然,我住306號房,今晚來找我把~」「好吧~」看著,大夥子都淫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