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咯咯咯..」外母開門見到我,不禁反了一下白眼,沒好氣的說著:「阿當,進來吧..」她關了門後,我便跟著她走到客廳..看著她穿著熱褲、擺著擺著的大屁股,一雙長長的肉腿,還有從後面看、己經看到奶側的巨乳,雞巴便偷偷硬起來拉!來之前我己把昨晚,我和她女兒、我妻子的幹炮影片傳了給她,所以外母完全知道,我是來幹甚麼,我卻興奮的挑逗她:「怎樣,有沒有在想念我?」



「咯咯咯..」外母開門見到我,不禁反了一下白眼,沒好氣的說著:「阿當,進來吧..」她關了門後,我便跟著她走到客廳..看著她穿著熱褲、擺著擺著的大屁股,一雙長長的肉腿,還有從後面看、己經看到奶側的巨乳,雞巴便偷偷硬起來拉!來之前我己把昨晚,我和她女兒、我妻子的幹炮影片傳了給她,所以外母完全知道,我是來幹甚麼,我卻興奮的挑逗她:「怎樣,有沒有在想念我?」

「認真嗎?認真的,你怎麼覺得我會想見到你?」「我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意為我真的很蠢嗎?是你離間我們兩母女的感情..」「那又怎樣?」「那又怎樣?你答應了我甚麼,記得嗎?你要是拍我女兒的影片,要是我給你打個嘴炮,你還記得嗎?」「我記得..我」「這是一個契約」「我是沒有拍性交片,你女兒只是替我口交和夾腸..對不起,但我覺得這是兩回事」「你己經騙了我一次、射得我一臉都是,結果隔了一個星期,現在你又來撤賴,你還說這不是慌話?我要來一個了斷,完完全全的了斷」

「你知我真正想要甚麼,你幹了我真正想要的東西,或者我會刪除掉影片呢!」「你想插我的嘴?」「對,我想插你的嘴」「你喜歡插嘴巴,我可以給你插嘴巴,但你現在就要取消,我女兒的影片:用你的耳朵聽好了,永遠永遠再不要,拿我女兒來威脅我!」「所以,你現在要含我的雞巴了嗎?」「對,我會含你的臭雞巴」「那你還不跪下來,吸我的臭雞巴?」

她迫於無奈的走到我跟前、一臉厭惡的跪在我跨下,口中唸唸有詞的罵道:「發情豬」,手卻不得以為我解開皮帶、拉開褲鏈,從褲檔中掏出大雞巴..她捉住我的雞巴,強忍著怒火的、吞了一下口水,便用力的替我吸啜,爽得我不禁大叫:「幹得好,小淫娃」「我才不是小淫娃!」她吐出雞巴的反駁,說完又吞了回去,我一時興起,一邊把她的頭顱按下來、讓雞巴插到喉嚨裡,一邊興奮的罵著:「閉嘴,你以為自己在做清談節目嗎?下?」

「嗚嗚嗚..」被雞巴塞到喉嚨裡、外母雙眼馬上就泛紅了,我才高興的放開手..外母立即吐出雞巴、「咳咳咳」的,說著:「正一大變態」,卻又馬上吞回雞巴、「啜啜啜」的吸起來了~看著以前尖酸刻薄的外母,憤憤不平的、被迫吸著我的雞巴,我真的興奮極了..

「你看來好喜歡雞巴吧..」「我沒興趣和你討論這個」「但你吸得很賣力呢」「這只是為了我女兒做的交易」我聽到這裡,便站了起來的說:「替我脫下褲子!」她乖乖照做、口中卻說著:「正一發情豬」「我是豬嗎?」「對,你就是一隻發情豬!」見她目露兇光的,我便插回她口中、一邊叫著:「快點吸吧,發情豬~」「不..你才是發情豬..」趁她含著雞巴、話說到一半,我立即捉住她頭顱,瘋狂擺動腰支、不停抽插著她的小嘴拉!「嗚嗚嗚..」雞巴再次塞到喉嚨裡,只見外母辛苦極了,雙眼馬上流下淚水、雙手拍著我大腿,向我苦苦求饒呢..

我抽出大雞巴,外母掛著兩行眼淚、「咳咳咳..咳咳咳..」咳得辛苦極了,我卻更加興奮、性緻勃勃的命令她:「脫掉那他媽的上衣、奶罩吧,我要操你的奶子拉!」她也沒有辦法,唯有乖乖除下奶罩~噢,那四十吋過外的巨乳啊,我急不及待衝了上前、把雞巴挺到她兩奶之間,「給我一點口水」她迫於無奈,向奶溝「吐」的吐了一啖口水,我立即擠著她的雙乳、抽插起來拉!

外母強忍怒氣、側過頭來,眼睛卻仍盈著淚水、侮氣的說著:「現在這樣,你開心了吧」,我一邊擺著腰支、「集集集」的抽插奶子,一邊又說著淫語:「外母的奶子好舒服啊,心口被雞巴這麼插著,小穴會不會有點癢?」「就憑你這根牙籤?門都沒有呢」

「外母的巨乳,怎麼遺傳不到給凱莉?搞得我都沒法跟她玩夾腸..我唯有玩她屁眼拉」「幹!你這個瘋子,是變態的嗎?」看她怒氣沖沖、青筋暴現,我便更加亢奮呢,大聲命令她:「給我含吧!」外母只好吞下雞巴,被她憤怒的吸著,真的舒服極了..我忍不住繼續挑釁她:「啊,我忘了告訴你,我這星期都未沖涼,雞巴幾天沒洗過呢」

「收聲,你做愛的時候就不能不說話嗎?十分鐘都不可以?」「對呀,我做愛時真的不能不說話啊..」我耍著賴皮,手搖著雞巴、拍打著她憤怒的臉旁,外母也沒我辦法、只好繼續吸著雞巴,看她不爽的樣子,我就爽極了..「望著我!」我命令著外母,她立即狠狠的盯著我,我淫賤的說著:「哈哈,你真的活像憤怒鳥呢!」她舉起中指的回敬我,我卻更興奮呢!我一手抓著她的頭髮、擺腰插著她的鐵嘴,「你越是這樣、我便越喜歡呢,來吧,繼續含吧~」

我捉她頭顱、不禁就抽插起來,外母忍不住怒火,大罵:「你是性無能嗎?不能快點射出來嗎?」「你少癈話,賣力點吸我不就能快一點射嗎?」我這樣回嗆她,沒想到真的激怒了外母,讓她拼命吸啜起來..看她盛怒的雙眼、怒極的紅臉,搖頭晃腦的吸著雞巴,我不由想騙她更賣力一些:「啊..用力一點吧,我就快射了!」

「啜啜啜~」她吸得我太舒服了,爽得我不禁又戲弄她:「啊,外母吹功好厲害..一定身經百戰、吹過好多男人吧」「怎麼樣?這支沒有洗的雞巴,是不是特別好味?」「吹功這麼好,怎麼不教教凱莉?她吹功太遜了..我想給她口爆,她都沒能吹爆我呢,害我每次都要中出她」

「噢,看看那淫賤的外母,怎樣吸著女婿的雞巴吧~」她聽得怒火中燒,馬上吐出雞巴、破口大罵:「我完全他媽的不喜歡,我只是他媽的挽救我女兒、他媽的挽救家庭,只是一個交易..只是個他媽的交易」「來吧,來完成那他媽的交易吧!」我完全不理她的指罵、雙手捉住她的頭顱,把雞巴硬硬的插回去,隨即「啪啪啪」的抽插起來拉;雞巴不停插到喉嚨裡,看她痛恨而無奈的眼神、盈著淚水的眼眶,我就不禁興奮極了~

「不要動啊,婊子!」我大聲喝令外母,自己一手執住她的頭髮、一手對準她的打手槍,她緊緊合著眼睛、緊閉著嘴拉!雞巴忍不住要發射了,直射到她眼窩,精液慢慢流過臉蛋、嘴角,再流到大奶子上..外母一邊急急吐著口水、用手抹走眼窩的精液,一邊就在大叫大嚷:「呀..呀..現你完事了拉?!立即滾出我屋企,立即!」趁這個時候,我己經偷偷拿出了相機、用無聲功能,為外母拍了幾張顏射寫真拉~我一邊穿回褲子、一邊回答她:「OK,我走吧」,看著這幾張「得意杰作」,我便心滿意足的離開大宅拉..

我回到家裡時,都己經下午兩點了,凱莉剛剛起床、手摔著惺忪的眼睛:「這麼早,你去了那裡?」「去了找你媽媽麻」「你又去搞我阿媽呀?你這個大變態..」說著,她爬了起來、從後抱著我的,在我耳邊淫淫的說:「那..你有沒有拍下好東西回來給我看?」「這當然有拉..」我隨手把手機給了凱莉,她看著外母的顏射照,既興奮、又故作厭惡,手己經摸著小穴的說:「咦..媽媽好低俗啊、真變態呢!」

「外母那有你這個女兒變態?你看,淫水都流出來了拉」我一轉過身來,便劈開她雙腿、埋首在兩腿之間,「啜啜啜」的,吸啜她的小穴拉..「啊..啊..我們有這張相,以後..就可以要脅媽媽要錢了嗎?」「只是顏射照不足夠呢,下次最好拍下影片」我一邊說、一邊爬了起來,準備插進她的小淫穴,她卻淫縻的笑著說:「還是你這個變態,又想搞我阿媽?」

過了一個星期,我又性致勃勃的,來到外母的大宅拉..「咯咯咯..」外母過了來開門、見到是我,忍不住怒氣沖沖的叫著:「幹..你又他媽的想幹甚麼?!」「你沒有頭緒嗎?」我淫淫的笑著說,她不客氣的一句:「沒有~」「我有些關於凱莉的有趣東西」「天啊..我都猜到了,你一定會做這些三流技倆,來威脅我..」她一邊反白眼的罵著、一邊卻無奈的打開大門,讓我進去呢~

「好了,告訴我..你他媽的到底想幹甚麼?」我們剛走進大廳,外母己經按耐不住,厲聲迫問我:「前幾日,我和凱莉搞了個性派對,我們玩了3P,向凱莉顏射、口爆,她最後還吞了精..」「那關我屁事?」聽到這裡,她便怒氣難平、反嗆過來的說,我卻無賴的回應:「我只是想告訴你..我當時己經校好了攝錄器」「你就是這種只會講大話的人渣,我他媽的就知道,知道你就是不守承諾的人,你答應過我甚麼?」外母怒不可揭拉,不停指罵我..

「我沒有說謊,我上次承諾的是..」「我不理,我上次說的是撤底了斷,你答應了、現在又來撒賴,不是說謊是甚麼?」「哈,可能吧..但是,我過來是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可以做些甚麼來服待我,讓我決定刪走這段影片呢」「當然、當然,你就是為了這個而來,你腦子只會想這些,想要插我的嘴、要我含你的蠢屌,再射到我一臉都是」

「那開始吧!」只見她不服的跪了下來,一臉不爽的解開我皮帶,再解開鈕扣、拉開拉鏈,一手掏出我長7吋的大雞巴..「正一豬屌」她唸唸有詞的罵著、卻要一口吞下雞巴;我立即按著她的頭顱,把整支雞巴挺了進去,「嗚嗚嗚..」看她狠盯我的眼神,我便興奮得擺起腰來、插到深喉裡去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