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風間是個溫泉旅館的老板娘,自從亡夫死後,就一直獨自經營下去。話說這溫泉旅館,本來就是位處山腰的小旅館,要不是賞花季節到來,帶來一大班旅客,一般情況下,就只會有偷情的小情侶來呢~在經營上,風間沒甚麼新的思維,仍是傳統那種服務就是王道的想法..



風間是個溫泉旅館的老板娘,自從亡夫死後,就一直獨自經營下去。話說這溫泉旅館,本來就是位處山腰的小旅館,要不是賞花季節到來,帶來一大班旅客,一般情況下,就只會有偷情的小情侶來呢~在經營上,風間沒甚麼新的思維,仍是傳統那種服務就是王道的想法..有時她也會主動到「女湯」那邊,和客人聊天、替她們刷背等等。事實上,也因為這樣,風間的溫泉旅館,在行內也算是有點口碑呢~

風間是那種豐腴的身材,手臂上有一點傲肉、也有個小肚腩,是有點肉感,但看上去依然是很美。她對男顧客都很討喜,不過風間本身沒向他們發浪,加上和女顧客都很聊得來,所以女顧客不至於因此杯割她的旅館..

有一次,因為旅館有地方要整修,就請了幾個技工過來,而旅館就在山腰,所以風間都留了他們在旅館,過了幾晚。其實這班也不是專業的整修技工,是開工不足的碼頭苦工來兼職,這樣的價錢比較平宜,始終旅館的旺季,只有二十多天,其餘時間幾乎都在虧本呢。

每日白天,他們就替旅館整修地方,口中的話題,一直是那誘人的老板娘;到了晚上,他們就會開過火窩,吃吃喝喝的,玩一整個晚上。剛好,風間又是個貪吃的女人呢!每晚當他們開始時,風間都會黏過來,和他們一起吃火窩呢~其實風間的性格大而化之的,很快就和他們混熟了..

這晚也是一樣,風間做完了手上的工作,又走到他們的房間了。「不好意思,我又來打擾了~」風間說著,他們見風間來了,急急的說:「不用客氣~」「來來來..坐下來吧~」於是,她便坐在那幫男人中間了。風間馬上就開動了,打開啤酒、吃了幾塊牛腩,便開始和他們猜拳,東西南北的聊起來了~「那一次,我最後一秒拔出來,爬到她臉前,射到她滿臉都是..那婆娘還把精撥到口中,說好好吃呢~」他們甚至就在風間面前,談起性事來呢~

「真的嗎?是那女人看上你吧~」風間也附和的談起來。因為有溫泉在,旅館的氣溫本來就高一點,現在吃下又一塊塊滾燙的肉,加上一杯二杯的啤酒..房間的幾個人,包括風間在內,身體都好熱呢~那些男人們一些已經打開心口,一些爽性脫了上衣,繼續吃下去。風間也不經意的拉開了領口,露出大半夥奶來了..

「牛肉就是這樣放在窩內烹,才夠野味!」風間叫著,其中一個不禁的說:「你真敢吃啊,不怕肥嗎?」「怕甚麼?女人要有點肉才美麻~」。風間說話就是這麼大度,所以男人都好喜歡跟她一起呢~看著風間一口口的吞下肉塊、不停喝著啤酒,她的身體已經泛起微紅了。看一看鐘,原來已經吃了三個多小時,都快到十二時了~

他們的肚子都差不多了,其中幾個便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這裡只剩下馳田、松島和風間三個..「喝到一肚子都是水..我先去過小便~」松島說著,便走出房了。偷偷瞄了風間很久的馳田,忍不住要出手了!

「啊..你在幹甚麼?」風間突然被馳田從後胸襲,雙手抓著碩大的奶子,不停肆意搓弄、手指隔著衫撩玩著乳頭。風間想拉開他的手,但這時酒精發生作用了,說她拉著馳田的手,倒不如說手按到他手上..她連反應都遲緩了、身體也有氣沒力的,卻仍冷靜的叫著:「放手..放開我!」,只是肉在針板上,馳田那會放過她?他掐著風間的嘴、擰過來的,就一下吻上去了~

風間根本無從反抗,任由他吻著雙唇、讓他的舌都伸進口中。風間滿口還是牛肉香,奶子也是軟滑無比,整個人都秀色可餐呢~他越吻越激烈的,一邊吻著、一邊纏著風間的舌,手也不斷在奶子上搓弄..這一吻,吻得風間都軟掉拉,加上身體的撫弄、微勳的酒意,風間的反抗意識,都慢慢沒那麼強烈了~

「..你們在幹甚麼?」松島已經回來了,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救我..」「呆甚麼?快來參一腳吧,預了你的份拉~」松島呆了幾十秒,但看著馳田享用著美極的風間、任意的舌吻搓弄,那副享受的樣子,最終讓松島的慾念戰勝了理智!

他立即撲下來,狂吻風間雙腿了~他一時大腿上吻著、一時伸舌的舔,越吻越上的,舌頭由大腿內側,不停的游走,游到小穴了!風間本來就只穿浴袍進來,現在都被他們瓣開了拉,碩大的乳房、圓潤的屁股、可愛的小肚腩,全都一覽無遺了..對著肥大肉厚的小穴,松島更是著迷的狂舔呢~

「噢..不要、不要..停手..」舌不斷在肉縫撩動、舔啜著陰唇,讓風間下陰很有感覺,弄得她得全身都騷軟~馳田的舌也伸到耳窩,不停在她耳內亂舔,風間受不了,連連不自控的顫動著身..這時,他還有一雙手玩著奶子,松島一邊狂舔著小穴、一邊在屁股上亂摸,完全覆蓋了風間的敏感帶,她僅憑著最後一點點理智,作精神上的反抗~「讓開吧,我要來真的拉~」馳田說著,便把風間的屁股拉了過來~

他雞巴對準小穴的,準傋要插進去,風間忍不住的罵:「禽獸、死淫蟲!」,馳田卻淫笑的回答:「好,我是淫蟲,你是淫婦~」聽到風間耳中,不知怎的竟沒半分怒意,反而有幾分興奮呢!馳田把雞巴插進來,「噢~」的一聲,陰戶就被雞巴填滿了拉..

十年沒用過的小穴,第一次遇到被充實的感覺,甚麼反抗的意志,都煙滅雲散了~雞巴每下進入、抽空,感覺都觸電一般,刺激極了!「呀..」「噢~」風間不停的浪叫,看她輕皺著眉、張著嘴的樣子,就讓馳田更受不了拉..他架起風間的腿,讓雞巴可以插得更深,自己傾前身的,整個人便壓在她身上~

馳田一下下的撞下來,雞巴直衝到體內,深深的捅著小穴..「果然是淫婦,就讓我好好幹你吧~」馳田一邊叫著、一邊大力搓弄著奶子,身體不斷被撫弄,加上淫語不停的挑逗,風間完全陶醉在淫慾之中了!看著風間樂歪了、紅透頂的臉,在旁邊的松島也忍不住了,他走了過來,把風間的手握到雞巴上,就開始套弄起來拉~

馳田越幹越激烈,「啪啪啪啪~」聲輕輕響起,不斷撞到屁股上..奶子、手臂、小肚腩,風間全身的脂肪,都隨著抽插,亂晃起來拉!不停撞擊的感覺,弄得風間燃燒起來似的,讓情慾更加高漲了~松島見風間桃紅著臉、「嘿、嘿..」喘著的,一幅慾罷不能的樣子,按耐不住的,雞巴便往她的朱唇頂了..「噢~」,風間竟然含著雞巴,主動的吸起來呢!

風間用力、晃著頭的吸著,松島爽歪歪了..馳田更是莫名的亢奮,捉住風間的腰,就不停的挺腰狂頂!雞巴「啪啪啪啪~」的,不斷撞進風間體內,風間「啊啊啊啊~」的叫,氣都喘不過來,臉蛋、粉頸都被幹得通紅了~跨下重重撞到肉感的屁股,碩大的巨乳激烈搖晃,松島越看就越興奮了..

看風間吸著雞巴、皺著眉,「嗚、嗚..」的叫,馳田不禁越插越急的,急速的擺動著腰,「啪啪啪啪~」的,雞巴不停衝擊小穴,風間被他弄得死去活來了..他抽插了千多下,終於「啊~~」的一聲,便拔出雞巴、推開松島的,走到風間面前,就在她臉上發射了~

「啊,好久沒有這麼激烈了~」馳田邊說就邊穿回浴袍,就這樣的離去,房間內便剩下松島和攤在地上的風間了..「呀..呀..」風間發出夢囈般的聲音,手不自覺的摸著下陰,另一隻則輕撫著心口,好像慾求不滿似的~

看著風間佈滿精液的臉,彷彿有著另種的美感,讓松島看得沈醉的。他拿了毛巾來,一邊替她抹乾淨臉旁、一邊手開始不安份的,肆意在風間豐腴的身上,不停亂摸..摸著摸著,他還是忍不住了,伏在風間的奶子上,既瘋狂的搓弄、又放肆的吸啜,風間被他弄得「咿咿」的叫、好不舒服呢~他還劈開風間的大腿,就埋首在兩腿之間,又開始品嚐風間的小穴了..

嘴貼在肥嫩的「肉鮑」上,雙手瓣開陰戶,舌便激烈的舔著嫩肉、「啜啜啜~」的吸啜~風間不禁顫了一下,小穴都流出汁液來,松島卻照舔無誤的,不停舔食著;下身傳來酸酸的感覺,風間「啊..啊~」的,雙手都亂抓起來了..

見風間難受的樣子,松島便不由自主的,把手指都跟著插進去了!手指插到陰戶深處,「集集集集~」的,急速的挖動起來,不停挑撥著敏感的嫩肉、刺激著快感神經~這讓風間受不了拉,拼命搖著頭、緊緊夾著大腿,「不要、不要..」的叫著,雙手想捉住粗壯的手臂..

看她越有反應,松島就越亢奮了,那會肯就手?!他加速猛力的挖,弄得風間脹紅著臉、「啊啊啊啊~」的亂叫,不到十幾秒,風間便全身抽搐起來,淫水都一洩而出了~風間彷彿一下就暈倒了,無力的攤在地上,身體卻一下下的抽動,口中「啊..啊..」的叫著..松島終於肯放手了,手卻已經濕滴滴的呢~

正當風間還迷醉在高潮中,身體卻整個被人拉了下去!松島自己就爬上前的,騎到風間頭上,硬把雞巴塞到她口中~迷迷糊糊的風間,竟也自己吸起雞巴來呢..她一口就含住雞巴,搖著頭、晃著腦,「啜啜啜啜~」的吸啜起來,手還自然的摸到松鳥身上、摸著屁股。噢,這一下彷彿讓角色都調轉了~看風間閉上眼、陶醉的吸著雞巴,他都禁不住擺腰,要抽插著風間迷人、性感的小嘴了..

他捉著風間的頭虜,就一下下的擺著腰支,不停插進嬌嫩的口中!風間「唔唔唔唔..」的,皺著眉的抵受著插抽,手卻把松島的腿抱得更緊,繼續賣力的吸啜..風間苦苦的吸著雞巴,松島實在太舒服了,他不禁按著風間的頭,「啊、啊、啊..」的,就瘋狂抽插起來,肚子都撞到臉旁了~

這太爽了,他再不拔出來,就要射了!松島拔出雞巴,劈開風間肥美的大腿,把雞巴按到陰唇上,便挺腰進去~「啊..」風間身體縮了一縮,咬著手指、輕皺著眉,這可愛的意態,已經夠松島衝動了..

他捉著風間的的手,馬上就吻到她唇上,舌都伸到她口裡亂纏~意亂情迷的風間,忍不住回吻過去,兩舌糾纏在一起,身體都纏綿起來了..松島不斷擺腰、抽插,手不禁搓到巨乳上,舌又舔到耳窩~風間被他舔進耳窩,舌濕濕的舔著,熱氣噴到耳背上,整個人都軟掉了拉..

他一邊舔著耳窩、一邊擺動身體,雞巴不斷「啪啪啪啪~」的,撞進風間體內..「呀、呀..呀、呀..」風間醉紅的臉,隨著抽插輕輕哼著。松島越吻越下,吻到粉頸、鎖骨,他再托起風間兩臂,就舔到她腋下了~風間一邊被舔得癢癢、一邊被雞巴不停充實,身體好難受啊..看著她難受的樣子,松島就更興奮,他大力猛擺著腰、狂插著風間~「啊啊啊啊~」,風間抵受著一輪猛轟,全身不禁抽搐起來、狂吞著口水,又一次高潮了!

松島快要射了,他拔出雞巴,爬到風間身上,對準風間臉蛋,準傋給她一個顏射..被幹得糊里糊塗的風間,竟一口就吞下雞巴!「啊..」松島忍不住了,把精液都射到她口中,她竟也「骨~」的一聲,把精液都吞掉了~

這對松島來說太快了,他既手足無措、又莫名的興奮..他急急忙忙的,替風間整理好衣衫,手又不自控的搓著巨乳,但看風間卻是微笑著、很享受的樣子~「老板娘,我先回來了,你好好休息吧~」說者,見風間點點頭的,他便急急腳的回房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