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話說嗰一隻雀仔飛離香港



 
 
小鳥飛返回國,在歸途中認出一港人,此乃著名商人,亦曾為朝廷命官。
 
那人曰:「吾正趕路,舉家遷往外島。」
 
小鳥問:「何解?吾聞香港正處危急存亡之秋也,何去之?」
 
那人回答:「然,吾乃港人,亦是英吉利人,吾女乃美利堅人也,此為中上流社會之常事。」
 


「若然,為何要離開?汝不愛港乎?」
 
「非也,港吾甚愛之,亦憐之。只是遷移乃常事⋯⋯汝不知港史耶?」
 
「吾拙,請賜教之。」
 
「正所謂香港古來皆移民,避禍不想誤入墳,
皆因國共殺錯民,戰爭無眼好嚇人,
先祖急忙逃來港,帶住資金盡開廠,
一二三四五六七,多勞便會有多得,


獅子山下創精神,賺錢方為真靈魂,
此為小島真歷史,喬居賺錢暫留此。
 
所以說,我祖遷於此,皆只為錢,非把香港視作家。」
 
「我看,這只是老一輩的想法,不少新一代土生土長的年青人深愛這土地,你也不是說愛港麼?」
 
「愛!香港乃是福地!賺錢之福地,所謂:
 
巧踫發展新機遇,小島一夜變富裕,


工業發展天天上,金融市場亦稱強,
紐倫港銜非虛名,天下太平經濟榮,
昔日亞洲四小龍,東方之珠真威風!
只可惜⋯⋯」
 
「可惜什麼?」
 
「福地不再。」
 
「何解?」
 
「人道是:
黃金發展二十年,盡是炒賣房產錢,
投資實體創科研,無人願意真可憐。
床位學位皆逼爆,大肚婆請向廁位靠。


昔日旺角小店佈,小食精品好路數,
今日藥房彌敦道,「黃金處處」兼金舖,
公屋綜援被盡掃,真正窮人打地鋪。
填鴨教育為洗腦,盡造考試高分奴,
毫無創意無新思,只懂背吟國語詞。」
 
「此話何解?我雖為禽,亦知人類社會當中,科技乃強國之本,大益於經濟,何以視作無物?」
 
「吾放資於科研,不知賺蝕與否及回報之年日。吾今買一房子,明日賣之,卻必賺好幾手!」
 
「我看你也明白問題所在,你曾為官,為何不解決?」
 
「吾身不由己也,所謂:
港府不是由港人,港人治港是空聞,
對上仲有話事人,我本只是個奴臣,


上有政策壓下來,下面奴才怎變改,
何必為民得罪神,當官只是為金銀。
月月十萬落入袋,埋沒良心要忍耐,要忍耐!
把香港弄得再亂,我還是可以舉家移往外國,沒關係沒關係。」
 
「那官家看香港還有前途嗎?」
 
「無也,皆因:
朝廷國策護富家,齊將窮人壓成渣,
隨他恁般小喇叭,直把罵言作〈蒹葭〉,
成本上漲無有怕,轉嫁純良百姓家,
朝中有人好辦事,壟斷行政與議事,
法律盡靠富人度,公司買樓慳錢好,
虛虛渡渡數十年,漸入冬寒如夏蟬,
炒炒賣賣終歸無,虛無虛無剩哭嚎,


香港前途黯如夜,落日疾如下陂車,
法治自由不再有,何必在此島死留,
有言生於斯兮長於斯,我道天涯何處無芳草,覓得真錢才是好!
舉家盡向西方移,勿再留於此濁池!        
此乃良禽擇木而棲,怪不得我也,何必與此土地共存亡?」
 
說罷,那人就繼續帶着全家上路。
 
小鳥心想:「良禽雖擇木而棲,尚愛惜其居之樹,不忍其枯之。
 
我回去的尚可叫家,他回的可稱為「家」?」
 
想到這裏,牠又拍翼歸家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