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等人,測驗週終於過去了,之前幾天,我都和阿彤一起溫習,當然,最後我倆都獲得了可觀的成績。

我也在限期前遞交了參加歌唱比賽的表格,這個星期五,就要和阿彤一起比賽了。

「你—」阿彤指着我,從上而下打量着我。

「點啊?」我坐在音樂室的某張椅子上問。

「識唔識唱普通話歌?」你想了這麼久,只是要問我這個嗎?



「呃,聽囉,好少唱。」我答。

「咁...你唱兩句嚟聽下。」阿彤要求。

「吓......」這...不太好吧。

「怕咩醜喎,唱兩句啫,一係咁啦,唱首《ABC》俾我聽,再睇下你唱到咩歌啦。」不...不是吧......

「ABCDEFG......」



「哈哈哈哈哈哈......」阿彤捧着肚子,不斷取笑着我。

「你真係唱㗎?」她問。

「......」

「早知就錄低佢啦。」阿彤笑着說。

......我快被阿彤氣死了......



「講笑咋,不過,頭先聽你唱歌把聲都唔錯,不如,我哋就唱喱首歌吖。」阿彤打開手機,在我面前播放着那首歌。

「喂,學校俾開手機咩?」我疑惑地問。

「我信你喎,咁你唔講我唔講,又邊個會知喎。」阿彤用信任的眼神看着我。

阿彤選的那首歌,我早前也聽過其他同學在學校裏唱,但說實在,我也不算是聽過呢。

「咁...不如你今晚返去聽,之後我哋再練啦。」阿彤提議。

「好啊。」

我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後,便準備離開學校。

「等陣。」阿彤把打算離校的我叫停。



「做咩?」我問。

「唔記得鎖門啊。」她答。

如是者,我便站在學校大門前等阿彤了。

「行得。」阿彤領着正在發呆的我回家。

「喂—」我問:「點解學校音樂室會係你鎖門嘅?」

「哦,咪就係因為之前我喺澳洲個面音樂方面不嬲都好好,爹哋媽咪唔想我喺香港喱半年會因為冇練習而生疏,預先就幫我申請定,放學之後留低練琴,然後校方咪俾埋鎖匙我,叫我順便鎖門。」阿彤說。
~~~~~~~~~~~~~~~~~~~~~~~~
「阿哥,乜你參加咗歌唱比賽咩?」芷妤問。



「係啊,做咩?」我反問她。

「冇,只係見你平時都唔會參加活動,突然覺得好神奇。」芷妤說。

「咁係因為......算啦冇嘢。」我覺得,芷妤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係咪因為,嗰個女仔?」芷妤又問。

「......」反正答不答結果都一樣。

「唉唔洗喇,我都知一定係佢。」芷妤搖搖頭,失落地說。

「你就係唱喱首歌?」芷妤指着我的電腦熒幕,問。

「嗯。」我答。



「我唔阻你練歌喇,早抖。」芷妤伸伸懶腰,回到自己的房間。

「早抖。」

這天晚上,我大約聽了那首歌五十多次吧,反正我很閒,到了一時左右,就已經把歌詞背得滾瓜爛熟了。

「Dededede...」鬧鐘鈴聲把我從幻想國度中拉回現實這個殘酷的世界,其實也不算得上是殘酷,至少,我在這個世界,身體是健康、完整的,有帥氣的臉蛋,聰明的腦袋,還有身邊的家人和朋友。

「早晨啊。」阿彤向我打招呼。

「早晨啊,我琴晚背哂啲歌詞喇。」我說。

「嘩,好叻叻豬啊,駛唔駛獎勵你啊?」阿彤笑着問。



「好啊,多謝姐姐。」我也開玩笑說。

「咩喎,我細過你㗎,我十一月生日㗎。」阿彤說。

「話唔定我細過你呢。」我說。

「你明明就大過我......」後半句就聽不清楚了。

「係呢,你想我點獎勵你啊?」阿彤問。

「......我講笑咋喎。」我抓抓頭。

「我當你講真㗎。」阿彤真誠地看着我。

「咁...你要唔要以身相許?」我裝作認真地說。

阿彤害羞地說:「其實,都可以㗎。」

「講笑咋,咁認真做咩喎,你睇下你,塊面紅哂喇。」其實,我的臉也開始有點發燙的感覺。

「你...你塊面都係咁紅啫......」阿彤說。

「快...快啲返學校啦,就嚟遲到喇。」說罷,我便一馬當先往學校跑去。

「唔知我跑咗之後,佢有冇跟住呢?」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自言自語道。

想着剛才的情景,我竟又不自覺傻笑了起來。

「喂,阿恆,喱排做咩啊,成日都傻笑,食咗春藥啊?」杰仔拉開我前方座位的椅子,說。

「冇,測驗成績幾好嘛,咪開心囉。」說罷,我的手還很不自覺摸了摸好像還隱約發燙的臉。

「超,你成績不嬲都好㗎啦,同埋,你隻手已經出賣咗你喇。」杰仔奸詐地說。

「嘻...嘻。」我傻笑着。

「喂呀,你...你可唔可以唔好喺我面前放閃啊,話哂我都係你好兄弟喎。」杰仔掩着雙眼。

「呵,sorry 啊,嘻嘻。」我傻笑着往洗手間去。

「唉,真係冇你收。」杰仔搖搖頭說。

「嘻嘻嘻...」我對着洗手問的鏡子傻笑着。

我..是不是真的對阿彤有了好感?

不不不,我怎麼可以理會別人的閒言閒語?

我可是要努力讀書的啊。

對啊,我怎麼會去想這些談情說愛的事情呢,幸好我沒有被樂宜拒絕我這件事情影響自己的心情,否則我的成績不就會一落千丈了?

「你諗緊咩啊?」阿彤問。

「冇啊,你繼續練琴啦,唔洗理我㗎,我坐埋一邊聽你練就得㗎喇。」我說。

「好啊。」阿彤燦爛地笑着。

------------------------
符映彤視角

大約練了三個小時鋼琴後,我才想起,阿恆一直還沒有離開呢,要他坐在這裏這麼久,還真是辛苦他了,無論我彈得如何,坐在這裏三個小時不斷重複聽同一首歌,應該也算是折磨吧。

我走到阿恆身邊,看到他伏在桌子上,看來已經睡着了,果然,他等了我很久呢。

我伏在另一張桌子上,凝視着阿恆,他睡得很甜,很舒服,真好,他就像六年前一樣,看到他過得那麼好,我就放心了,即使可能他永遠也不會喜歡我,但知道他過得安好,我也安心了呢。

開始有點累了,不如小睡一會兒吧,反正阿恆又沒有醒來,就讓我睡一會...一會就好了......

~~~~~~~~~~~~~~~~~~~~~~~~
「我喺邊啊?」我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問。

「喱家七點喇,仲喺學校,返緊去。」阿恆背着我呢,好開心。

「點解你......會孭住我嘅?」我問。

「咁你瞓到咁晏,連校工都嚟巡樓喇,你又瞓得咁霖,邊忍心嗌醒你喎。」他答。

不忍心呢。

「定係你,唔想我孭住你?」阿恆有點害羞地問。

「唔係...點會喎。」我緊張地答。

「咁行啦。」我又閉上雙眼,安心地讓阿恆背着我。

「喂,咪瞓住,有冇帶遮?」阿恆問。

「冇...冇啊。」我答。

「咁就弊喇,要落雨喇。」阿恆驚慌地說。

的確,我感覺到有冰冷的雨點打在身上。

「有冇帶外套?」阿恆又問。

「都...都冇。」

「女仔人家,點會唔帶外套㗎?學校冷氣咁勁,好易冷親㗎。」阿恆就好像大哥哥一樣責怪着我。

「你落嚟。」阿恆把我放在路邊的椅子上。

「俾件外套你遮喇。」他把外套蓋在我的頭上。

「...咁你呢?」我問。

「唯有行快啲啦。」阿恆無奈地說。

「不如算啦。」我打算將外套取下來。

阿恆帶點兇惡地看着我:「我係男仔,體力一定好過你,你聽話好過啦。」接着,他又把我重新背起來。

我沒有見過阿恆這個表情的,不過我也知道,這是出自他對我的關心。

而我,當然也是乖乖的讓他背着。

看着阿恆純白的校服一點一點的被沾濕,我既憂心,又痛心。

「我驚你會病啊,你不如唔好孭我,自己跑快啲啦。」我說。

「我孭住你,雖然跑得慢啲,但係你唔會病,如果我唔孭你,你跑得咁慢,你咪都會病囉。」阿恆說。

既然阿恆這樣說,那麼我還是閉上嘴巴,讓阿恆儲點力氣吧。

在阿恆的背上,聆聽着他的一呼一吸,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

「你送到喱到好喇,快啲返去沖個熱水涼,件外套我幫你洗完聽日再俾返你啦,Bye bye。」說罷,我便步入管理處。

原本我想頭也不回重霸氣地進入升降機,但最後我還是不爭氣地轉身打算偷看阿恆一眼,但想不到阿恆也在看着我。

我靦覥地揮了揮手說:「聽日見。」

阿恆也微笑着揮了揮手:「聽日見喇。」

然後我便尷尬地進入升降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