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突然從我的身後「偷襲」我:「小恆,我肚餓啊,不如我哋去買嘢食吖。」

「阿恆,我煮咗早餐俾你食啊。」Apple 說。

此時,彤彤、杰仔、Apple 和另外那五個湊熱鬧的「花生友」同時看着我。

「呃...彤彤,我哋去食嘢啦,呃...Apple 啊,杰仔佢仲未食早餐啊,不如......」我為難地說。

Apple 垂下頭,悶悶不樂地說:「好啊,阿杰,你攞去食啦。」說罷她把麵遞給杰仔,便往沙灘走去。



對不起了Apple ,但很可惜,我有女朋友了。

「Apple!」杰仔把準備跑開的Apple 叫住了。

「小恆,我係咪唔係做錯咗啲咩啊?」彤彤牽起我的手,一臉無辜地問。

「冇啊,我哋大家都冇做錯啊。」我安慰她。

「係呢,彤彤你想食咩啊?」我問。



「我都唔知啊,一係我哋求其搵間茶餐廳去食嘢啦。」彤彤答。

最後,我和彤彤只是隨便在茶餐廳吃了一個多士。

「大家,我哋今日嘅行程都已經安排好,今日午膳之後我哋就會踩單車環繞大嶼山兩個鐘,之後就食Dinner ,然後夜行上山紮營,聽朝早啲起身,睇完日出之後落山。」杰仔說。

「好啊,我冇意見。」我說。

「我都冇。」



「我都冇啊,安排得好好。」大家紛紛和應。

「咁我哋朝早就喺沙灘玩啦。」Jason 提議。

「Let’s go!」

大家統統脫下鞋子,跑到沙灘上。

「啊!!」吳雪淇和Jason 一同跑到沙灘上大喊。

「哈哈!」然後他們二人一同相視而笑。

。。。。。。

果然是瘋子吧。



「好,我哋都去啦。」林卓忻說,但在我眼中,就好像是林卓忻在命令阿Ray 和她去般,而且阿Ray還要不太情願的。

彤彤牽在我的手,走到沙灘的中央,說:「小恆,你企定喺度唔好郁。」

然後她用手指圍着我不斷在沙子上畫着不知道甚麼。

「登登,攪掂喇。」彤彤滿意地說。

「喱個係一個咒語,媽呢媽呢空。」她說。

。。。。。。

看得我一頭霧水。



「哈哈,你走唔甩喇,你已經被詛咒一世都要同我喱個恐怖嘅女人一齊喇,哈哈哈哈哈。」彤彤邪惡地笑着。

......

「我太驚喇,因為...我一早已經決定咗要一生一世同你喺埋一齊喇。」我說。

「你...真係唔後悔?因為等待住我哋嘅,會係漫長嘅Long D......」彤彤一臉憂心地說。

的確,還有不久彤彤就要回到澳洲了,不知不覺間,我和彤彤已經認識了三個月。一直以來,我們到底都幹了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