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閉上雙眼,我仍能感覺到今早的陽光格外刺熱,甚至有一種悶熱的感覺,鼻子也癢癢的...

「嘩!搞乜!?」

母親放大的臉把我嚇壞了,她竟然在探我的鼻息,還壓着我半邊身體,怪不得這麼熱!

「我叫左你好多次喇,一啲反應都冇,驚你死左啊!有冇唔舒服啊?」

「琴晚訓唔好姐,依家幾點?」



「七點半喇,再唔起身真係遲到㗎喇。」

我立刻起床,鏡中的少女比昨天好看多了,一頭清爽的秀髮節省了不少梳洗時間,我正式宣佈:以後可以多睡15分鐘。

8:00 a.m. 
安全達陣。

踏入課室,全班看着我,鴉雀無聲,然後——

「嚇死人咩,以為係梁sir啊!」


「我未做完grammar in use啊,有邊個識做?」
「收數學簿!後面快啲傳上黎!」
「學校旅行回條傳比我啊!」

我好像從未存在過一樣,時間再次運行。

看到允健和清清一起坐,我才想起調位的事。我的新座位在中間近窗那行的第三排,同桌是全班最肥的肥仔,姚卓行。

卓行絕對不是惹人討厭的死肥仔,他是個有個性的肥仔,人稱冷面笑匠,還是個有問必答的學霸。



肉肉的雙頰是我對他最深刻的印象,絕對是一眾姨媽姑姐看到後便不能自拔、愛不釋手的臉。肥仔十分整潔,他每天都會帶體育服更換,好讓他在午息時可以盡情打籃球。更厲害的是,肥仔眼界神準,身手出奇地靈活,同學都爭着和他組隊,可謂打出了一片天。這是昨天肥仔親口告訴我,還得到前方謙少的認證。

我是很相信他說自己整潔的部分,至少昨天一整天也沒看過他大汗淋漓拿着泛黃小手巾擦汗的樣子,午息回來後依然很清爽,沒有汗味。

仔細看他的臉,會發現他的眼睛很美,外雙眼皮下偏啡色的大眼珠,好像會說故事一樣,是真誠的目光;雖然鼻頭肉感十足,卻意外地擁有高挺的鼻樑;一排亮白的牙齒藏了一對小虎牙,所以我會說他很可愛。

所謂潛力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