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終於到喇!」

謙少跑到肥仔面前,一手拿走環在他左手手腕的兩大袋肉,而他的右手,居然拿着籃球。

居然還能回覆我。

「嗰到無籃球場㗎喎~」

「比你打㗎,打多啲籃球高得快啲。」



「下話。」

我白了他一眼。



旅遊車上同學們興奮不已,歌聲媲美胖虎的男班長禁不住獻唱一曲,惹得全班大笑,梁sir也被我們感染了,看着男班長偷笑也不加以阻止。

「還記得櫻花正開~還未懂跟你示愛~~
初春來時彼此約定過~繼續期待~


人置身這大時代~投入幾~番~競技賽~~~」

張敬軒聽到都要哭了吧?實在是慘不忍睹,只好來一個全班大合唱,希望能蓋過他的魔音。

「曾分開~曾相愛~等待~
花蕊又跌下來~
才洞悉這是戀愛~~」
「Wuuuuuuuuu~」

坐在我身旁的肥仔唱得非常投入,深情的模樣配在他圓圓的臉上顯得有點滑稽。



「肥仔,睇唔出你係歌王黎,哈哈!」

「有聽下軒仔啲歌,咪識唱兩句。」

「識貨!你最鍾意邊首先?」

「酷愛啦緊係!你呢?」

「嘻嘻~聽住喇——

我沒有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你沒有共我踏過萬里不夠劇情延續故事~」

「咩歌黎㗎?聽都未聽過喎,軒仔唱嘅?」



喜歡張敬軒的人會未聽過春秋嗎?除非——

除非這首歌尚未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