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二時半,天晴,微風輕吹,落葉數片,秋意盎然。

集體遊戲時間,肥仔的籃球終於大派用場。

「數字球,大家識玩㗎啦,圍圈,報數!」

「我先!1!」
「2!」
「3!」




我們組了大概二十多人,開始了瘋狂的遊戲,尖叫聲和笑聲,此起彼落。

「15號!」

男班長大叫,應聲拋起籃球,人群四散。

對,根本沒有人在意出面的人叫多少號,走為上着,是玩數字球的生存之道。籃球孤單地在草地上翻滾,直到15號同學忽然想起自己是15號,拾起它——

「停!唔準郁啊!停啊!」



總有幾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九丈遠。

「1~2~3~」

15號跳了三大步,還是用跳遠的方式來跳,離他最近的清清大叫犯規,其餘的人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還有人躲到樹後觀望。

甚麼規矩,從未存在過。

「Yeah!中左!」



可憐的清清,拿着籃球,思考着——

「6號!」

允健一個箭步,衝向籃球的方向,彷彿能預知清清會叫他一樣,完美接下籃球,跑開的人見狀,又心急地跑回來。

「11號!」

11號,好像是我!籃球在我不遠處,我立刻跑去企圖接住,卻在籃球掉下來之際下意識把它推開了。

「接住個波啊唔係打開啊!蠢!」

肥仔剛好接住籃球,然後拋給我,我立刻大叫:停!



「拿,我比個波你,你唔係諗住掟我啊嘛?」

「睇在你傳波比我份上,嗰三步我豪比你!咁叻避開我個波囉!」

我二話不說,瞄準和我只有五步之遙的肥仔,完美的拋物線,擦過他的手臂。

「面積太大喇你,叫左你減肥㗎啦,蠢!」

我一臉得意地看着他,他竟沉默不語,輕笑兩聲,便叫大家圍過來。

「20號!」

籃球被拋高,有一瞬間遮蓋了刺眼的陽光,我立刻回過神來,不顧一切的轉身向後跑。

啪!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