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運會暫時完結,大家各自踏上歸途。允健立刻找清清,幫忙她收拾物資,並送上午息時特意買的蜂蜜雪梨水;Jessie跟Paula結伴回家,原來她們從小就是鄰居,關係親密得像姊妹一樣;謙少趕着到網吧玩跑online,琪姐居然陪他一起瘋,果然是好同桌。

而我,站在運動場出口,等待他。

人群中,我一眼就認出他笨拙的身影,藍色背包帶跟黃色運動服不太相襯,光滑白皙而粗壯的雙腿正在急步走來我的方向,

「Sor,等左好耐啊?」

「我都係早你兩分鐘姐,行啦。」



我學他一樣撒謊了,因為我想起那段一起上學的日子,還他一個十五分鐘吧。

「去食個tea?有啲餓。」

「你真係,成日掛住食!」

「做完運動特別餓㗎嘛!行啦,去屋企樓下間車仔麵。」

我們走到車站,已經有一大群學生聚集,看來會是漫長的等待。



「話時話,我覺得你呢排,瘦左少少。」

「真係?」

「塊面無咁包,整體望落感覺無咁腫囉。」

「我每晚都有落街跑步嘛。」

「做乜咁神心,日日跑?」



「又係你叫我減肥嘅。」

「咁你真係聽我講?」

卓行輕拍我的頭,一股電流直搗心臟,我有點吃驚,卻還是裝作鎮定,無視他溫柔的舉動。

沒有回應,或者他的行為就是一種回應。

他自顧自說起其他事,有點刻意的轉移話題。我不會追問,免得自討沒趣,這一點我還是很清楚他。

然後我發現,對他,好像怎樣也還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