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

「早啲瞓喇,聽日仲要去玩㗎你,抖足精神啦!」

任故事怎樣改寫,父母永遠是個不變的常數。

「喔!得喇!Goodnight喇!」

我大聲回應,確保在門外的母親聽得清楚。然後,我拿起充了一半電的手機,點進「」的對話。




+852 9377 xxxx

聽日去唱k喎 我book左房喇xd 23:56
ok!幾點啊 仲有邊個去xd 23:57


歡樂時光 2-8
仲有行仔 Edward 琪姐 小君 殷殷xd 
23:58
好多人喎xd 00:01


btw你幾時捨得join上網plan xd 00:04
阿媽唔比join啊-_- 00:05




自己比錢join啦xd 00:06

縱然已經踏入smart phone年代,我還是比較常用sms,因為母親怕我會沉迷玩電話,遲遲不肯讓我轉plan,直到我考完DSE,電話才可以用數據。
你地share網絡比我咪得xd 00:45 


回覆阿寶後,我返回訊息介面,按進下一個對話。


+852 6210 xxxx

聖誕快樂


聽日有咩做啊xd 
00:00
聖誕快樂^^
約左同學唱k啊我xd 你呢? 00:01


都係約左friend食下嘢打下機咁啦xd 00:02
lol?xd 00:02


係啊 你都一齊玩啦xd 00:03
考慮下xd 00:04


等你啊xd 00:04

所謂投其所好,當你對一個人有好感,你會想法子跟他拉近關係,做他喜歡做的事。當我看到電腦桌面有LOL的icon,我大概猜到,原來的我對他不只是好朋友。

我猶豫了,想不出該回覆甚麼。

現在我們並未在一起,那就代表我還有選擇的餘地?雖然我不曾後悔和他發展成為情侶,但若果可以重頭來過,我希望我們能永遠當好朋友。很矛盾吧?



在失去以後,我才知道擁有過更痛苦。
哈哈xd 00:48


我只能苦笑。



最後,我終於回覆了所有訊息,亦稍微掌握了狀況。清清仍然有跟我聯絡,她和允健還在一起,偶爾她會約我在週末逛街,有時候又會跟我說着允健的壞話。不過,我跟允健則減少了對話,對上一次發的短訊已經是一個月前,我們只有在一些節日裡彼此祝福,寒暄幾句,大概不想讓清清誤會和呷醋吧。

跟我在高中才認識的殷美珊(她說自己的名字不好聽,所以讓我們叫她殷殷),是我現在最要好的朋友,我們每天都會發短訊給對方,偶爾互相傾訴一些戀愛煩惱。正如我的推斷,我曾經跟殷殷說過資逸的事,覺得他是個不錯的對象,或許可以發展一下。另外,她也問過我跟卓行的關係是怎樣,我卻只回了一句「不知道」,便再沒談論下去。

不知道,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如果只是朋友,我大可大方回答一句「我哋只係朋友」,而偏偏我說出這麼耐人尋味的答案,這句不知道是包含了我對這段關係的疑惑和無奈。

在我收到他的獎牌後,這幾年間有發生過甚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