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遲㗎你地!」

阿寶不再是從前那個瘦弱的小軒子,就比卓行矮一點,說話也不再像女生般溫柔,現在已經變成陽光男孩,開朗外向。

「Sor,係我遲咗!」

我們拿出七張學生證交到櫃台,職員向我們交代時間和價錢後,便帶我們進房。大概是因為假期人太多了,七個人也只分到細小的k房,剛剛好坐滿,連放袋子的位置也沒有。就這樣,我們肩並肩坐,Edward逼不及待開始點歌。

印象中跟Edward中三就同班了,卻沒有很熟絡,直到中四他坐在我前面,才多了接觸的機會。



「大家要咩歌?我點住先㗎喇。」

「我本人!」
「陳奕迅!All ok!」
「有無那些年?」
「說好的幸福呢,仲有稻香,我要練rap。」
「張敬軒!春秋、騷靈情歌、餘震!」

我們一同開口點歌,Edward看着我們想破口大罵,不過最後還是默默點歌。



「記得較埋random啊!」

終於,歌單被點爆了,本日第一首歌,陳奕迅的Lonely Christmas,實在是適合不過。
誰又騎着那鹿車飛過
忘掉投下那禮物給我


派對上,女孩穿梭於人群之中,眾人臉上掛着笑臉,女孩眼底卻閃過一絲落寞。一頭紅髮的陳奕迅終於來到,走在女孩身邊,卻彷如沒有存在。
凝視那燈飾 只有今晚最光最亮
卻照亮我的寂寞


孤單是一種狀態,寂寞是一種感覺。他的視線離不開女孩,寂寞感油然而生,因為他無法牽着近在咫尺的她。人們的歡笑聲,酒杯相碰清脆的聲音,耳熟能詳的聖誕詩歌,只為了襯托他而存在。
Merry Merry Christmas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人浪中想真心告白
但你只想聽聽笑話


Edward和阿寶拿着麥克風唱得興起,感覺是不太Lonely的Lonely Christmas。此時,手機傳來訊息提示,資逸的名字彈出屏幕,因為符號太難看了,我昨晚便把通訊錄的名字全部更改。

我點進對話,他叫我錄一首歌給他聽,我想了一想,回他一句「考慮下」。突然,坐在我右邊的卓行用手肘撞了我一下,我抬頭看着他,只見他專注的看着前方,跟着旋律輕輕擺動身體。

「望住我做咩?」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低聲詢問,音樂幾乎蓋過他的聲音。我搖搖頭。

愛的人跟她告白,都是真心真意的,不愛的人跟她告白,只會淪為派對後的笑話。他懂,所以才裝作不懂。
仍然在傻笑 但你哪知道 我想哭


兩位男生完美走音了,如此傷感的一首歌卻唱出喜感,實屬難得,我們忍不住笑瘋了,卓行看着他的好兄弟,表情像是替他們難過。



水流過臉頰,彷彿那並不是淚水。
明日燈飾必須拆下
換到歡呼聲不過 一剎


一曲終結,歡呼聲此起彼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