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怪怪咁...」

卓行的笑容十分可疑,不就是一首大家都會的歌,還非要問我不可。

「呢個答案係你差我㗎。」

「你講嘢都越嚟越玄。」

「彼此彼此姐。」



就這樣,六小時飛快過去,螢幕彈出「歡迎下次光臨」的時候,亦剛好響起Forever love的前奏,關於點最後一首歌,必定是情歌王和勁歌金曲二擇其一。
愛你 不是因為你的美而已
我越來越愛你 每個眼神觸動我的心


「你鍾意我啲咩?」大概是每個女孩都會問另一半的問題,想知道自己有甚麼吸引對方,如果有一天這些愛的理由都消失了,男孩是否仍會愛她如初。問題大概沒有正確答案,當你在他的瞳孔中看到平凡的自己,眼神多了一分溫柔一分寵溺一分霸道,這就是喜歡吧。

阿寶和Edward站起來投入演唱的樣子尤其滑稽,眼中盡是笑意,三位女孩嘗試與他們對望,企圖演好這齣深情的戲碼,然後一陣笑聲,演不下去。

卓行一如以往的冷靜,微微上升的嘴角想必是在恥笑他的好朋友,他沒有跟着唱,大概是歌詞太雜亂跟不上吧。這樣說來,一整天他就只唱了一首春秋。
你要相信 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


光良的童話,無人不識,卓行終於開口。他的聲線是比較低沉磁性的那種,由他說出口的話,好像很值得相信,很確定很真實,跟他的認真很相配。對於他的歌聲,我不予置評,但我相信,相信他輕輕唱出的一句。



「你仲唔係淨係識呢幾句?」

我笑他,到底他是來唱歌還是聽歌?

「我識好少歌㗎咋。」

「咁有啲歌其實我都仲未知歌名嘅,哈哈。」

「車,咪同我一樣。」



「好似呢首,記得個旋律,但真係唔知咩歌嚟。」
我的心思由你猜


一般人都認為女生很難懂,但以我當了廿二年人的經驗來說,明明是男生比較難懂吧。有些莫名的固執,有些難以宣諸於口的心事,有些猶豫不決,有些獨個兒生悶氣的時候,有些回答不了的問題等等等等。觀察他的反應,解讀他的表情,猜他的心思,漸漸成為我的習慣。

「我都唔知,所以我聽大家唱。」
最怕你把沉默 當做對我的回答


「你嚟唱k真係好晒錢。」

激動地唱了六小時,說不累是騙你的,聲音開始變得沙啞。

「嚟夾下錢姐~」

他坐下了。



「唱k計人頭㗎先生。」

我跟着坐下,拿起面前的熱菊花蜜,唱k必點。

「又好似係喎可。」

「繼續扮無知囉。」

沉默是他的拿手好戲,明明沒在談甚麼特別的,總要把氣氛弄得神秘,然後不明所以的看你一眼,只是裝無知罷了。
若有緣 有緣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


「你哋一陣係咪去食飯啊咁?」

我開始收拾東西,回到家都要八時半了。



「你唔嚟咩?」

「我返屋企食啊,如果你哋會食糖水咪再叫我。」

「喔...我都返屋企啊,一齊囉。」

「我以為你同佢哋去食嘢添。」

「聖誕節返屋企食,年年都係咁㗎啦。」

「喔...」

「做乜失憶咁嘅樣,傻傻哋~」

昨天才發生的事,我又怎會忘記,那是一樣的聖誕節。
從今以後 你會是所有 幸福的理由




大家用力演唱,由甜蜜相戀唱到分手懷念,彷彿一首曲真的可以唱盡一段愛情,直到傳來某歌手熟悉的一句話,這個故事暫告一段落。

「完!走人!去邊食啊好餓啊我。」

Edward拿起背包,站在房門前催促我們。

「薩利亞囉點睇?」
「琪姐好主意,行啦行啦!」

小君左手挽着琪姐,右手挽着殷殷,形成一個凹字。

「我同芯言返屋企食啊,糖水時間再叫我哋。」

「仲以為你哋都食㗎添,咁再電聯啦,我哋行先喇等位實好多人。」



阿寶拍拍卓行的肩,頭也不回就走了。卓行也轉過身來,望向我——

「咁...我哋都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