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啲嘢凍晒喇,快啲洗個手坐低食嘢!」

在我踏入門口的瞬間,母親拿着蒜蓉包從廚房走出來,飯桌已經放滿美食,煙三文魚意粉尤其吸引。

「唔好換衫住添啊,我哋一家人影張相先。」

「有咩好影啊...」

父親穿着居家服,頭髮還未洗,整個人有點不修邊幅的感覺。



「影嚟自己睇,紀念咋嘛。」

父親不情不願的坐下來,被母親命令要「揸機」。從前不是每一部電話都有前置鏡頭,即使有,象素也是低到不行,會起格的那種。父親哪會在看不到畫面的情況下拿捏好角度,為了不讓一桌子的食物真的變冷,我只好出手。

「我嚟啦,望住,一,二,三,笑——」

母親滿意的看着電話,終於可以享受大餐。如昨天一樣,大概半小時我們就吃完所有食物,父親還買了一個蛋糕回來,是母親最愛的黑森林。

「我唔食喇,一陣出去食糖水。」



「切四分一留返比你聽日食啦。係出就快啲出喇,咪搞咁夜啊。」

「等啲同學食完晚餐就會call我㗎喇。」

「係咪真係有人送㗎,我識唔識㗎個同學?再唔係你就叫老豆落去接你。」

「同班同學囉,佢會送我㗎喇,住附近都係。」

「叫咩名啊,等我記住佢。」



母親試探問道,我哭笑不得,一眼就看穿她的想法了。

「做咩要記住佢,同學嚟咋!嗱,send message嚟喇,我出去㗎喇。」

我的確收到短訊,卻是資逸發來的。

唱完k未啊=17.6px 21:30
唱完好耐啦haha
返咗屋企食飯 依家出去食糖水 21:31


咁正 我都想食xd 21:32
諗下好喇xd 21:33


係喎 幾時再去睇返齣戲啊 放假喇喎B-) 21:34

直覺告訴我,我是和他一起看那些年的。
遲啲再答你haha 21:35




好啦咁 我得閒睇吓有咩好戲先xd 23:36
我都出去喇 再講 23:36


我還未來得及思考如何面對資逸,任我在前頭說得多麼輕鬆,前度終究是個魔咒。更重要的是,現在我有改變未來的能力。讓你選擇的話,你會按照原來的情節跟一個最終會和你分手的人在一起,還是在故事未開始前就斬斷彼此的緣份?我好像無法選擇前者,因為現在的我對他已經沒有愛情,難道我要演好這場戲嗎?但選擇後者,又好像世界上只剩我一人擁抱我們一起過的記憶,等於否定了一切經歷,我又於心不忍。

如果我們是分得不愉快,我會果斷選擇不去開始這段感情,而偏偏我們是和平分開,帶着彼此的祝福轉身離開,祈求對方可以比自己更幸福,那樣無可奈何的分開。也許你會說,分手就分手,哪來這麼多身不由己的理由,不過是借口。可能吧,我們不想在感情完全枯萎的時候才厭惡地捨棄,襯着還記得對方的好,在互相折磨之前放手,至少故事結局是淒美的,至少,我們還能當個名義上的好朋友,偶爾問候。

又若果,我們努力一點,會不會就不用分開呢?賭一次,能再次幸福,我有勇氣承受嗎?

這道題,我真的不會解。

鈴——卓行來電。

「喂,阿寶佢哋食完晚飯喇,話依家慢慢行去糖水舖,我哋都行去就差唔多。」

「好,五分鐘後樓下等。」



卓行好像是令這道題變得更複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