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直下,他站在我身旁,遮擋了一點寒風。

「呢次係你第一次穿越?」

我緩緩說出問題,不帶感情不帶起伏,彷彿這是一條問你午餐吃了甚麼的普通問題。

「第三次。」

「三次?都未返到去2018年?」



「我諗我好快會返去。」

「點解咁講?你知點樣返去?」

「唔係完全知道,但每次都係經歷過一啲事件,我就會穿越去另一個時間點。第一次係陸運會,第二次係中三Facebook啱啱面世嘅時候,第三次就係依家。」

「聽落又好似無咩特別喎...」

「第一次,我喺陸運遇到你,改寫咗我哋第一次相遇,雖然你無咩記憶。第二次,係我主動加你Facebook,所以你話我結識你嘅開場白唔同咗。而今次穿越,本來你中四呢一年,就係我哋喺埋一齊嘅一年...」



「所以,依家...」

「依家結局已經定好。我諗,其實我返嚟,只係為咗守住我哋原有嘅回憶。同埋等我清醒掛,有啲嘢,真係只可以留喺過去。」

「如果你真係返咗去,唔知我又會點呢...」

「你會知㗎。」

他報以微笑,似是在安慰我。



其實我心裡大概有個想法,第一次穿越是為了解決清清和允健的關係,他們在一起後按道理我就能回去,只是有一些無法預料的相遇,加深了羈絆...

「夜喇,你要返上去喇,你阿媽實催你。」

「嗯。今次...應該係我哋最後一次見面?」

「我哋未來見。」

「好,咁再見喇...」

他打開雨傘,獨自走進雨中。他的背影比較瘦,黑夜中更顯單薄,我沒有踏前的勇氣,只能看着他消失在路的盡頭。我多站了一會,這種天氣讓我清醒了不少。

來自殷殷:1個新訊息

喂xd
22:16
點啊 見完社長喇?22:17




你又知嘅@@ 22:17
無人唔知囉好無== 22:18


哎唔講呢樣住 我今日聽到好爆嘅料xd 22:19

我大概猜到那是和資逸有關的,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回覆的時候,訊息又來了。

聽講呢 你個師兄好似想喺你生日有啲搞作haha 22:20

我知道,那年,他帶我看日落。
haha我哋無可能㗎喇 22:22


咁突然嘅 唔係仲覺得佢幾好咩?22:23
但係 我哋就係無可能haha 22:24


睇嚟 你已經知道自己想要咩22:25



寒風刺骨,我打了一個大噴嚏,還是先回家好了。在我放下電話之時,又收到了一個短訊。

來自卓行:1個新訊息

我知道,這大概是我不能離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