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電話響起了,上頭有新工作安排。
有人會問,魂界有那麼高科技嗎!?對!魂界的科技高到嚇壞你。
解鎖電話的螢幕,看到一個訊息「1330」。
看一看電話的時鐘「1013」,時間很充裕,我懶洋洋的走下床。梳洗一番後,走到廚房煮早餐,在飯廳慢慢享受自己精心泡製的早餐。
我怎樣都想不通,沒有肉體的我為什麼還會像仍然是人類時的我一樣,會有疲累感、需要食物?算了,反正對我沒什麼影響,這裏豐衣足食得很。
吃畢早餐後,坐在梳化上,工作前輕鬆一下,看看自己最愛的節目「Running Man」,重看一次李光洙連中兩次生雞蛋的那一集,這一幕真的百看不厭。
「嘟!嘟!嘟!」電話再次響起,螢幕出現同一個訊息「1330」。
看來時間差不多了,我坐在梳化閉眼集中精神想像面前有一個白圈,然後那個白圈自動慢慢的移向我。
漸漸地,耳朵開始聽到一些水聲,我慢慢睜開雙眼,看到一條走廊,應該是商場的走廊吧,我站在洗手間門口,門口慢慢打關,一位身形微胖中年婦人走出來。
「小姐,你好!我來通知你的生命尚餘最後二十四小時,請好好珍惜」


那名婦人一臉疑惑。
「不好意思,你是誰?」
「我叫仕午,這二十四小時我會陪伴著你的。」
其實我並沒有名字,只有一個數字 ─ 十五,取兩個字的諧音,便成為「仕午」,好讓我方便介紹自己。
「仕午先生,我姓李,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但請你不要隨便拿這些事跟別人開玩笑,這樣很不禮貌。」
「小姐,你的反應我很理解,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展示一些超能力給你看。」
「不用了!」
婦人完全無視我的說話便走開了,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惜我不能回去,直至婦人死亡。其實我也沒有必要令她相信我的話,反正會發生的就會發生,但她的態度偏偏引起我的好奇。我在後面跟隨著婦人,婦人走出商場,走進商場附近一個屋苑裏,婦人發現了我跟蹤她。
「先生,你再跟蹤我就會報警!請你不要再騷擾我!」
「小姐!對不起!我會離開,請緊記我的說話,明天1330!」


其實你報警也沒用,警察是看不到我的。我唯有記下婦人所住的大廈,明天再打算吧。
第二天早上,我去到大廈的大閘前,等待那位婦人出來。一直到中午,婦人面帶笑容地拖著一位五、六歲的小孩走出大廈,應該是她的孩子吧?孩子手上拿著一個細足球,開心的望著媽媽。婦人看見我立即拉著小孩急步走出大廈,避免跟我有眼神接觸,小孩疑惑地望著媽媽,媽媽報以微笑。兩口子開心的聊天,大概在聊今天的節目吧。
我一直非常非常小心的跟住這對母子,一直走到一個轉角路口,突然一輛單車向路口的另一邊衝向小孩,單車上的少年似是反應不及,沒有立即煞停單車。我下意識將單車停下,單車就在小孩不到10厘米的距離停下。三人眼光發呆,大概仍未弄清發生的事。一會後,少年不斷向母子道歉,然後騎著單車離開,媽媽一臉驚恐的檢查小孩,看看有沒有受傷,就在她在檢查自己的孩子時,她留意到我在附近,我向她點一點頭,伸出右手,擺出一副不用客氣的笑容。我看一看時間,未到1330,我不算違規吧!
母親重新拖起小孩的手,若有所思的繼續向前走,我想她大概開始動搖了,正在思考我昨天的話。母親突然停低,回頭看著我。
「不會是真的吧!?」
我不如開口回答,只是微微的點頭。反正我的答案不會影響要發生的事。也許一輛單車比我的嘴炮更有說服力。
漸漸地,母親對周圍的警覺性提高了,事事小心,就一輛嬰兒車經過都會刻意拉開距離,1330的時刻愈來愈近。母親不斷的注意著手錶,彷彿在想只要捱過1330,一切便會安全了。
忽然小孩的足球不小心彈開了,滾出馬路,小孩下意識地鬆開媽媽的手,媽媽也因為過分注意時間,沒有留意小孩已經走出馬路,一輛大貨車駛向小孩,小孩的個子太小,司機根本留意不到馬路上的小孩,媽媽立即尖叫起來,跑向馬路,想將孩子拉回行人路,可惜車輛一定比人跑得更快,根本不會等待媽媽跑到馬路把孩子拉開。
作為旁觀者的我,根本沒有責任救起小孩。但在危急的時間,身體往往會按你自己的潛意識去行動,和小孩距離更近的我立即抱起小孩放回行人路上,母親看見孩子安全立即鬆一口氣,就在鬆一口氣的時間。她並沒有留意行人路和馬路之間的樓梯,失足跌出馬路邊。
「嘭!」要發生的始終會發生,我看著電話的時間「1329」。


小孩在幾杪之間被一股不知名力量升起再回到行人路,再看到媽媽被貨車輾過,顯然太多事情發生令他消化不了,或許他仍然未意識到媽媽將會永遠離開,貨車停了下來,司機下車一臉茫然望著被他撞到的婦人。
「謝謝!」母親躺在馬路望著我說了一聲,然後凝視著已經安全的孩子,她用盡全身的氣力想伸出手,最後一次捉緊自己的孩子,小孩仍然未回神,對發生的事未能作出反應,我走近小孩,捉緊他的手走向媽媽,就在母子倆互相捉緊大家的一刻,小孩彷佛開始明白媽媽將會離開他,兩口子的淚水不其然從眼裏湧出來。
「媽媽,我帶你去醫院!要去醫院!」小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想將媽媽拉起,可惜他的力量太微薄了,就算他能拉起媽媽又如何?事實是不會改寫的。
母親感覺身體愈來愈冷,身體愈來愈無力,連想跟孩子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嘴巴不斷的顫抖,漸漸連撐起雙眼的力量都失去了,最後只剩下子孩獨自在馬路上「1330」。
我在想,我做對了嗎?我救了小孩,卻讓他永遠失去媽媽。如果我當沒有抱起小孩,貨車撞中他後停下來,還會有媽媽的意外嗎?抑或,一切都在預定之內,我也是計劃的一員。我不知道!
我拿起電話傳送了一個訊息,然後視線慢慢模糊,我重新看見一個白圈慢慢遠離我,我睜開眼便看見自己回到魂界了。我仍然坐在客廳的梳化中,打開電視,繼續觀賞「Running Man」。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