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為生命中的過客留下筆跡



「喂!里汎!放學有咩做呀?」​這是曉​倩與我放學的日常談話。或許,你喜歡我的聲音,放假你總會在閒時來電​彌補當日的說話,而我卻不懂你為何有著無盡的話題。不知不覺下,與你通宵傾談已成為了日常任務。

也許,你知道就算開無數的話題,心與心的距離也不曾拉近一厘米。也許,你知道就算肩並肩前行,中間總會留下縫​隙。

那年是屬於我們的小六,盛夏光年,你總是羞澀地拉著我去有蓋操場的長凳坐,坐著坐著你便會跟我說學習上的事,而我卻不斷談及遊戲,你沒嫌棄我,反而認真地聽完微笑,儘管全部都是你沒興趣的。你也會約我去樓下運動,你苦苦哀求我到體育館打羽毛球,而我卻楚楚可憐跟你說到樓下打兵乓球,你沒拒絕我,儘管盡是你不愛的運動項目。我,亦是你的心事台,你每星期都會向我訴說學校、 家庭、 朋友之間的瑣碎事,而我只是哼、 嗯輕輕帶過,儘管你知道我不曾上心過。

盛夏,我們還小,班上總會傳出誰暗戀誰,而我剛好聽到暗戀我的人是你,起初我還不相信,而你卻順水推舟,靦腆的對我說出我愛你,儘管你知道這個回覆與你的期望相差甚遠。

你以為很親近的人,卻還是感覺很遠,再思念,也只可以友誼永固。以前,我們總是言無不盡,除了電話粥,還有那80字的sms短訊。以前,我們總是有事時第一個想起對方,總是不願閉上嘴巴。如今的這些以前,漸漸走遠。



原來有些界線,一旦越過了,就不再相見。中學有記憶以來,只記得女朋友提及你,女朋友常常問我,問我為何你在女生小聚中從不談及我的名字和事,這,令我十分愧疚。

兩個月前,你媽忽然跟我媽說我讀上了理工大的一年班,我才知道,原來你一直有留意我。

最近,我在​東涌地鐵站看到你,你像以往般的文青打扮,不同的是,你身旁多了一個男孩子。你與我擦肩而過,在眼神交視的一瞬間,你選擇了閉上眼睛,以往的場景、事件、人物環繞在我腦海,熟悉的回憶帶著陌生的味道,熾痛的感覺不斷湧上心頭,我親身明白你當時被拒的感覺,竟是如此疼痛。你漸行漸遠,多期望有一刻你會回首。若不是我一直在回望,那又怎會知道,你從沒有回望過我一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