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開始失眠,慣性的蓋上耳筒,幾晚都聽着那些情歌,很享受對號入座的感覺。

牽掛與失眠是雙胞胎,沒分先後因果,而帶悲傷的旋律歌詞,絕對是涙崩的催化劑,一曲一曲的,要把已沉澱最底層的那段身影,逐一抽出,直至又再清晰記起所有為止。

今晚頗嚴重,享樂過後還是不能睡,沒辦法,唯有把情緒筆錄下來,冀望小身影,可以乖乖返回心底深處。

已天光,很想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