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是令人成癮的咖啡因。

與從前只讀的時候不同,就好像喜歡喝果汁,但不會天天也嚷着要喝吧?

看到窗外絲絲的細雨,冷冷的感覺,知道又到了穿褸的季節,忽然間,咖啡因又在蠢蠢欲動。

現時執筆中的盛夏之夢,是過去發生與未來想像的融合,那黏合劑用上了我的夢魘,不斷寫、不斷悲從中來。

披上褸,又開始品嘗咖啡因。



故事𥚃的昕喬,不知在那一年的盛夏,我可以遇見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