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故事內容是有關追尋怪物,有血腥情節,請注意! /純粹是試驗作,所以內容是隨心而行/ 沒有認真校對 不定時更新,可以的話儘量日更



    還未正式踏入冬季,街道上的人們已換上各式各樣的禦寒衣物。最新款式的圍巾、羽絨和手套以不同的配搭穿在人們身上。「嗨,邁克趕緊接着,不然會浪費掉!」身穿棕色外套的湯姆笑着臉把手上的熱咖啡拋向坐在長椅上的男子。「見鬼了!你這傢伙到底是腦子缺條筋抑或是存心作弄我?」短髮、鷹鼻的邁克雙手快速地接着盛載熱咖啡的紙杯,慶幸的是杯中的液體並沒因此濺出來。他瞧一眼手中的紙杯,嘆了一口氣並說道:「湯姆,這杯子並沒有蓋子。」「嗯啍。」湯姆將雙手張開呈大字狀,露出一副我從不在乎這種小事的表情。邁克單手拿着紙杯,左手伸進外衣的口袋說:「雖然我和你的交情深厚,但是那種感情是否可以抵消這惡趣味的玩笑所帶來的不快?我還真的不清楚,而且今天我可帶着『納甘的小玩意』(左輪手槍)。」湯姆收起笑臉說:「這可不好笑。」「對的。」邁克回應道。
   
    接下來,兩人頂着寒風徑直走往國會大廈......
   
   「告訴我,邁克,你對這回事有甚麼看法?」湯姆帶着鼻音問道。「器量別那麼小,剛才我只是跟你開玩笑,我們之間的友誼不會因一點小事而結束。」邁克答道。湯姆搖搖頭,眉頭緊皺說:「不,不是談我捉弄你的事情。我是在問你對政府邀請我們前往國會大廈進行採訪的事情。」「沒有想法,我是說我對這趟渾水沒有任何想法。」邁克沒有半刻遲疑立即回答並補充說:「我知道的你知道;你知道的我不知道,拜託停止你那無謂的試探,要不然我現在真的會殺死你,湯姆。告訴我到底發生甚麼事情?」湯姆未有直接回應,只是苦笑並望向藍天。未幾,他低下頭,視線再度望向前方,開口問道:「你看見甚麼?」
    
    邁克把手上的熱咖啡整杯灌進口裏,接着四處張望並掐皺紙杯,隨意拋地上:「我看見數名流浪漢,他們衣着單薄,看樣子挺不過這個冬天。噢!今天路上的車輛可真少,連自行車都看不見,只有一輛麵包車停泊在前方,我們還有幾步便能越過它了。你看看,旁邊的大廈有數個窗戶沒關上,難不成會有狙擊手在埋伏?湯姆快告訴我你到底幹了甚麼好事導致我們今天要遇刺身亡!是的,你到臨終時依舊要拉我一把,好讓有人跟你陪葬。」湯姆拍一拍邁克的肩頭示意他停下來:「只有你這位老朋友才能將笑話變得如此乏味,真的不要再調侃我,就此入正題吧。」

   「一個經營小報社的酒鬼和一個放棄警察職位跑去當戰地記者的混蛋到底走着甚麼狗屎運可以走進國會大廈裏頭進行採訪?最重要的是對方發函邀請而不是我們不請自來,你看信中內容還特意註明可以提問任何問題並可任意發布是次採訪的會話內容。」湯姆揮舞手中的信紙叫喊道。「我討厭以問題來回答問題的做法。」邁克漫不經心回答,他不時在四處張望,注意路上的交通狀況。「我的意思是這很不對勁,相信我,這不是所謂酒鬼的直覺。你試猜想如果在採訪中無意得知政府機密該怎麼辦,就像是『總統先生請你回答我有關水門事件的後續計畫』的情況?」湯姆雖不斷抱怨但神色漸悅,他甚至開始在路上整理衣裳。「無期徒刑。」邁克說道。湯姆用手將頭髮梳往後方,露出前額說:「真是惡趣味。我們到了,邁克你就在邊上看我怎樣從只會啃食腐肉的蒼蠅身上搾出世紀頭條。」「那時候我不會替你辦理保釋手續。」「這時候別頂嘴,等着辦吧。邁克。」語畢,二人踏上前往國會大廈的階梯。



    配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全人員攔下他們並以兇惡的態度問道:「你們是誰?出示許可證或其他身份證明文件,不然請你們打道回府或是我讓其他人將你們關進拘留室!理所當然是以涉嫌恐怖襲擊的罪名拘留你們,可別以為叫出好幾個流氓律師便能輕鬆脫身。」「噢噢!我真的很怕,麻煩你注意一下語氣和措詞,不然我們反控告你恐嚇及意圖勒索。」湯姆作狀地往後跳開,舉起掛在頸上的記者証,「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的證明文件,你應該明白在凡事都交由法庭進行判決的美國中可沒有比起採訪記者被政府委任的保全人員恐嚇勒索更能引起大眾注意的案件。噢!我的祖國到底在隱瞞甚麼不可讓無知大眾知道的秘密?是那些侵犯人權的骯髒行徑?姑勿論媒體會如何炒作來煽動社會輿論,恐怕光是那些渴望從中撈一筆油水的流氓律師已經能帶給你們不少麻煩。」邁克對湯姆的行徑嗤之以鼻,而後者只是等待保全人員的發難而已。

    保全人員並無理會湯姆的挑釁,只是逐一檢查他倆的記者証,在按下掛在耳邊的通訊耳機查詢訪客名單後便放行。「地點在眾議院,如果你們擅自偏離路徑四處閒逛,我會不作警告開槍制止。」「真是乾脆,貫徹死人不說話的指引嗎?」湯姆依舊帶着挑釁的語氣說道。「可樂餅前來正門交替,哥基要作領路人『護送』客人前往歌劇院。」保全人員伸手示意他倆先行一步,其後讓別的保全人員帶路,而自己則在後方尾隨他們。「真是一個糟糕的開場,難道他們全是沒情感的機械人,完全不會被惱火衝昏頭腦而擦槍走火嗎?」湯姆沒趣地說道。邁克雙手插進外衣的口袋,昂首跨步:「直到現在你還不放棄挑釁他們?要是你整天打着藉此搞出大新聞的念頭,即是是我也不能保證每次都能把你保釋出來。求你檢點一下好嗎?摯友。」「若是像你那樣子守規則的話,我可不能造出聳動的新聞,屆時我這個小小的報社老闆就無法支薪給你喔!邁克。」湯姆嬉皮笑臉說道。

   「到了記者們。」保全人員說完這句話後便返回自身的工作崗位。「好吧,邁克。」湯姆再次梳理自己的頭髮,「你就靜靜地看着我如何尖銳地向總統先生或行政要員提問。」「我勸籲你最好別這麼樂觀,畢竟訪談地點不是設置在會客室而是相比起空間遼闊得多的眾議院......」「沒問題,」湯姆打斷邁克的話接着說:「別忘記我可是一個酒鬼,世上沒有比我更能引起麻煩的人,這可是小眾報社的生存技巧,好好陪我大鬧一番,學點兒。」「咿——」湯姆用力推開眾議院的木製門扇發出不悅耳的聲音——

    呈放射狀的半圓型的議席上坐有許多在社會上具影響力的知名人士,有政府要員、醫療界龍頭企業的代表和知 名大學教授等,以上僅是湯姆曾有所接觸、涉獵相關領域而叫得出名字的人,在場還有更多不知名但明顯具備專業 知識的學者和全副武裝站立戒備的軍人。
    
   「你看來踢到鐵板。」邁克嘲笑道。「喂喂,你們趕快進行例行檢查好嗎?我們已經等了很久,屁股坐得發疼了 。」這話由身穿西服、頭髮斑白的男子口中說出。不久後,年輕的軍官手持金屬探測儀走到湯姆他倆跟前,說:「請 你們合作。」湯姆罕見地配合對方要求交出身上的金屬製品——直至探測儀停放在他的後背發出「嗶嗶嗶」的警 告音效的一刻為止。「請交出來。」軍官客氣說道。湯姆雙手繞往後背:「難不成你們不允許記者使用錄音筆來進 行採訪嗎?」同時其他正在看守的軍人立刻架起槍械對準他倆。「湯姆住手吧,你心裏有底的。」在旁邊接受另一 位軍官搜查的邁克勸說道,同樣地靠在他後背的金屬探測儀發出警告音效。「噴!」湯姆百般無奈取出藏在褲背的 錄音筆交給軍官,軍官遞手接過後隨即示意同伴解除警戒,放低槍械。「現在到你,先生。」軍官對着邁克說。



    「停止你無禮的舉動,中士,另外我為遲到向你們致歉。」語音自門外傳出,一名穿着軍服的男子正急步前來。 「上校,這樣並不妥當,而且有違指示!」年輕的軍官面有難色,上校走前一步擋在邁克與他之間盯着他說:「不管你 幹甚麼也好,最終只會搜出一把裝彈一發的轉輪手槍,而且不會從他身上找到其他彈藥。」長官這已足已構成威 脅......」「你對這個男人一無所知!他可是從總統手上取過榮譽勳章,我敢以人格擔保他從頭徹尾都是一個愛國 者,請你就此放行。」頓時年輕的軍官支吾以對,一直坐在座位不發一言的國土安全部部長突然插話:「夠了!別再 繼續胡鬧下去,他們不過是為了堵塞法律漏洞而找來的跳樑小丑,無需浪費時間在他們身上,我們還趕着走下一趟的 ,麻煩你們趕緊就座,研討會要開始了。」軍官聽見這話後旋即放行,示意三人就坐。

    「現在可以開始,博士。」部長向站在講台的白衣男子說話,其後博士拉下臨時設置的投影幕並開啟投影機。 「咳咳。」博士清一清喉嚨接着說下去:「各位,一直以來困擾各國的連環殺人犯已經被我們發現及拘禁於我國,然 而其犯案手法匪而所思,為了防範模仿犯的出現及解析行兇動機,我和我的團隊受命調查有關它的一切......然後 得出一個驚人結論。」投影幕上出現許多受害人的照片,當中不乏殘肢的特寫鏡頭「它是人類的瑰寶,而且它並不 是人類——還有它具備知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