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老人家愛想當年,假如當日我不喜歡跳舞,怎會邂逅她? 舞會之上,聞說有人一舞傾情。 而我,與她不止一舞........



偶爾翻看舊相片,發現有很多已褪色,其中一張是捕捉我跳交誼舞的英恣,相片本來已是模糊不清,如今更難辨認相中人。
但我心仍是清晰,還記得這相片拍攝於那一個晚上,學生會主辦的舞會。我隻身赴會,沒有攜同舞伴,因為根本就沒有。
進場之際,音響早已啟動,強勁的disco節拍,不少人已在場內扭動身軀。我慣常地繞場一週,看看哪些是相識的,順道打個招呼,或寒暄幾句。
途中看見有人向我招手,我禮貌地走上前去,她是我宿舍室友的女朋友,正與幾個女同學閒聊。
「怎麽啦?又是孤家寡人。」她趁機揶揄我。
「妳男朋友還沒來,要不要先跟我跳?」
「你省點吧!」她的拒絕已在我預料中。 
「那麽我不打擾你啦!」我正要轉身走開。
「喂!別走!」
「還有什麼事呢?」


「叫你過來,就是要你幫忙,指導一下我的小師妹。」
「小師妹?」此刻我才發現她身旁…
「這位師兄是舞林高手,我讓他當妳的舞蹈老師。」她對身旁的小女生説。
「什麽?」我開始思考她的意圖。
這時,我的室友,即她的男朋友來了,他們隨即走到場中跳舞,只留下我和小師妹,氣氛有點兒尷尬。
耳邊響起華爾滋舞曲,我鼓起勇氣對小師妹説:「妳懂不懂跳華爾茲?」
「我什麽舞都不懂。」小師妹帶點羞澀。
「不要緊,我教妳一些基本舞步吧。」我硬著頭皮開始了。
D J隨機播放Disco 、Waltz、Rumba、Cha-cha、Tango、等等不同樂曲。然而,除了Disco 可以自由發揮,小師妹對其他毫無認識,我就盡量教她各種基本舞步。二人共舞,免不了肢體接觸。但她表現得落落大方,毫無芥蒂。我也表現出彬彬有禮,呵護備至,讓她安心。而為免氣氛過於沉悶,有時我會做一些即興的變化動作,逗她開心。這樣,小師妹就成為我這夜的唯一舞伴。
跳累了,大家坐下來休息,互相認識一下,談笑甚歡。嬌小玲瓏的她是該年度的新生,但我們分屬不同的院系,平時上課難得相遇,而彼此的宿舍也相距甚遠。不曉得是人為因素,還是誰的安排,這夜我們邂逅了!


小師妹來自M埠,與來自H埠的我,兩地原是一海之隔,卻在此地相遇,難道是緣?她的年紀比我小好幾年,但我愛説笑和主動引導話題,總算拉近了距離。
小休過後繼續跳舞,樂曲一首接一首。只是DJ偶有失誤,未能及時接上樂曲,出現短暫「冷場」,我們都會耐心地靜待下一首樂曲。而在這靜待時刻,我們都不經意地兩手相牽。
夜深了,強勁節奏不復再,只有輕柔的旋律,留給僅餘的十幾對舞者。我知道當中不少是情侶,但是,我和小師妹算什麽呢?
在抒情的樂韻下,已沒有人講究舞姿,大都擁抱著對方,輕晃著身軀,或站著不動。小師妹枕首在我襟懷,似睡似醒,看來已疲累。
我對她説:「累了嗎?回去睡覺吧。」
她緩緩地抬起頭,與我對望,但沒説什麽。此時DJ播放最後一首樂曲,她才説:「聽完這首歌吧。」
是Captain & Tennille在當時流行的《Do that to me one more time》,我們陶醉在這歌樂聲中,誰都不願意鬆開緊抱的雙手。
曲終人散,已接近凌晨兩點。我送小師妹回宿舍,但見院外圍牆大閘門已上鎖,不許進出。我手扶閘門,讓她安穩地慢慢攀爬過去。
「我住在二樓,綠色窗簾的那一間。」她安全著地後,隔著閘門對我説。
「好的,我記住了。」


「謝謝你,教了我那麽多舞步。」
「希望沒有把妳悶倒吧。」
「怎會呢?今晚我玩得好開心!」她帶著微笑返回宿舍。
一覺醒來,知覺尚未復原,室友和他女友已急不及待追問我和小師妹的事情。我以個人私隱為由,不願與他們糾纏。
最終我和小師妹沒再繼續,因我沒任何行動。即使在她的生日,我也只簡單的寫了一張賀卡,拜托室友轉交給她。
當時的我即將畢業離校,而小師妹還要繼續學業,我沒信心與她發展「異地戀」。也許,曾經的傷痛影響了我的抉擇。在此之前一年,遠在英國留學的初戀女友提出分手,我無法挽回,只能無奈承受。
畢業典禮結束後,我獨自踏單車遍遊校園,緬懷一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來到女生宿舍,抬頭張望,看見小師妹站在窗前,若有所思。
「小師妹!」我停下來,向她揮手。
「Hi,師兄。」小師妹帶著微笑。
「我要走了,向妳告別。」
「現在走啦?」
「是的,晚上坐船回去。」
「你等一下,我有東西給你。」她説罷,就怱怱的走下來,給我一張相片。
「啊?怎麽我不知道有人拍照?」是當晚舞會拍攝的,但效果很差,勉強看到我倆的舞姿。
「是我同班拍的,這一張已經是最清晰了。」 


「沒關係,我會好好保存。」
「再見了,goo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