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客廳老舊的擺鐘敲下第三聲鐘響的時候,閔玧其終於從忙碌的工作中回到宿舍。最近為了準備新曲的回歸忙到焦頭爛額,他和金南俊也被迫在公司跟PD開會商討曲子的事宜,能夠按時下班的次數根本屈指可數。這不,他在臨走前又被PD拖著校稿曲子的DEMO到現在才有辦法回家。

剛推開大門的時候,裡頭昏暗的客廳僅亮著一盞檯燈。基本上這時間點其他成員都已經會周公去了,他煩躁地扯下系在脖頸的圍巾,隨手扔在沙發上準備回房間睡覺。正準備上樓,金南俊冷不防从房門出來,差點跟閔玧其發生擦撞事件。

「哥?你怎麼那麼晚回來?」
「哦……PD找我修改曲子,忙到現在。」

閔玧其很不擅長與人交流,特別是在這種尷尬的氣氛。更大的主因是他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他喜歡金南俊,从初識沒多久就便喜歡他了。具體的時間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等到自己發現的時候才發覺自己已經陷入那麼深了。對於這份感情他沒有太多想要表述的,他清楚明白自己身為偶像的身份,也清楚自己身為隊內哥哥line的身份,所以他就算知道也衹是把這份感情爛在心裡。



即使自己會很不甘心,在大好的青春裡錯失追求愛的權利。但他也不後悔自己做的決定。在他決定擔起防彈少年團的Suga開始,“閔玧其”這個身份的需求再也不能讓他隨心所欲的支配自己的行為。特別是會危害團体的舉動,他更不能輕易毀了這好不容易成功的演藝生涯。

「哦……。」金南俊迷蒙的睡眼端詳了他一陣,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還帶著倦意的嗓音顯得暗啞「那哥你快睡吧,明天還要早起。我去喝口水,半夜口渴不舒服。」說完,便繞過閔玧其離開,趿拉著萊恩的拖鞋往廚房走去。

在上樓的時候,他隱約聽見在那人倒水的聲音,似乎還有杯子的碰撞聲。關上房門的那刻,他有些洩氣地靠在門板后,閉上眼睛的那一刹仿佛看見了他與金南俊所有的點點滴滴。

他跟金南俊初遇的時候是在八年前的冬天,但是練習室的人都沒人穿著毛衫。在被帶到方時赫面前的時候,閔玧其有些嫌棄的瞥了眼金南俊。卷起來的頭髮像是幾天沒洗頭,那莫名癡傻的笑容讓他聯想到腦癱兒。再看了眼拿土到至極的打扮,他忍著翻白眼的衝動,赤裸裸嫌棄的目光看得金南俊發顫。

「你就是那個地下rapper被敬仰的rapper新星?」


「我看也不過如此。」

他記得,那時候看到瞪大眼睛,原本還傻笑的表情下一秒僵在臉上的金南俊,忍不住嘲諷地勾了嘴角。耳邊傳來方時赫訓斥地聲音,可他還是自顧自的離開練習室,呆在這裡一秒都會讓他煩躁。

直到一次方時赫要求的作品呈現的時候,他親眼看見那個男孩流露的真摯眼神,爆發性的饒舌和那首出自於他本人的曲子後,懷疑他身份這點也為此不攻自破。也在那時候,閔玧其對他的印象有了大轉變,仿佛那個土小孩怎麼看怎麼順眼。

再後來工作上的需要得跟他相處討論曲子,聽著他的理念和共事後,閔玧其才發現這不起眼的孩子就像PD說的擁有非常特殊的人格魅力。在放下對於金南俊的偏見,他更理解PD為何會特別讓金南俊擔當未來團体的隊長。

他由衷相信金南俊是非常適合擔當這個角色的,見識過他的能力後才明白,他比自己所預想的還要有才華,在處理各個事情上都能簡單迅速的解決。甚至在地下Rapper的鴻門宴時,就算感受到他手心泛涼的溫度,卻仍然擲地有聲的反駁那些人偏見,在面對黑粉的質疑只有堅定的說會證明給他們看。



他是情、智商雙高的人,與天俱來的領導能力讓他徹底服氣他所有的決策。

-

閔玧其有些無力地仰著脖頸靠在椅背上,那是金南俊淘汰出來的椅子,他看還能夠用就以回收的藉口拿了過來。當然,更大的心思是因為這是那人坐了幾年的椅子,衹要坐在上面便能感覺到他的氣息,仿佛他就在身邊陪著自己。借由這張椅子,他方才能緩解點自己對金南俊越發強烈的依戀。

在每次煩躁不安的時候,他都能靠著獨屬於金南俊的氣息讓自己漸漸平復下來,就像他每次都用笨拙的詞句安慰自己,急的滿頭大汗卻仍然組織不了語言的時候,自己雖然滿臉嫌棄卻莫名心情大好,在他身上的總能讓他找到慰藉。

唉——。

指尖沒有節奏的敲擊著鍵盤,腦袋呈現空白的做不出任何曲子。或許是長時間僵著脖頸的關係,閔玧其總覺得後頸僵硬難耐,揉捏了一陣卻仍然得不到舒緩。皺緊眉頭緊盯面前一片空白的電腦熒幕上,閔玧其看了半天卻不見任何進展,腦袋思考不出可以讓自己滿意的曲譜和歌詞。

作曲室格外突兀的空調操作聲毫不停歇的刺激他腦海每根神經,襲來的窒息煩悶感生生扼住他的喉嚨,斷絕他呼吸氧氣的權利。他緊緊捏住早已經淨空的水杯任其在手中扭曲,變形。但心中感到的無力和煩悶卻絲毫沒有得到化解的徵兆。

叮咚——



忽然襲來的門鈴聲徹底打斷閔玧其走神的狀態。似乎還有點茫然地轉向門口,被毛玻璃模糊的身影他衹能勉強看到輪廓。在他拉開門扉時,金南俊侷促的表情毫無預警撞進他的眼底。

「哥,你要不要休息下?我看你呆在工作室也一段時間了。」
「哦……沒事,我剛剛有稍微休息了。等下要吃飯再叫我,我跟你們一起吃。」

「好。那……我先去找PD了,你好好休息。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金南俊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希望能夠起到鼓勵的作用。

指尖觸碰到他肌膚的時候,閔玧其身體觸電似的瑟縮一下。出於本能拉好自己的衣領,閔玧其侷促不安的簡單回應后,迅速地躲回作曲室,捂著胸口想強制壓下那躁動不安的心跳。

很可笑吧?壓抑到連他觸碰自己都會反應那麼大。閔玧其苦澀地勾起唇角,自嘲地笑出聲。指尖殘留下的溫度還清晰刻在腦海裡,身子跪坐在地上時還劇烈的顫抖,滿腔的悲鳴似乎快要攔截不住。

包含他對金南俊的暗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