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教師與副校長就怎樣修改《白雪公主》引發爭議……



1
莉莎是美國某高中的戲劇社顧問老師。
一日,她收到副校長的短訊,要求她放學後到副校長室會面。
 
2
「進來。」副校長史密夫太太對門外的莉莎說:「請坐。」
莉莎坐到史密夫太太的對面。
「莉莎。」史密夫太太托了一下眼鏡,說:「下星期的話劇表演,籌備得如何?」
「非常順利。」莉莎說:「所有人都非常棒。他們都準備好了。」
「那就好--」史密夫太太說:「但是我有個要求,不知你們能否辦妥?」


「什麼要求?」
「我想你們更改演出的劇目。」
「什麼?為什麼?」
「我看過你們的宣傳海報--你們將要演出的是《白雪公主》,對吧?」
「沒錯,正是這樣。這有什麼問題?」
「問題就是《白雪公主》這個故事……」
「《白雪公主》到底有什麼問題?這可是個家傳戶曉的經典童話啊……很多人都演出了無數次,迪士尼動畫、迪士尼真人電影,還有芭蕾舞劇、音樂劇、冰上劇場版本等等。我們這次也跟足原著,沒有什麼大改動。請問這到底有什麼問題?」
「嗯,或者讓我講清楚。」史密夫太太說:「問題不是在《白雪公主》這個故事,而是在於演出的時機。對了,是時間出了錯。相信你也知道,我們校長被學生 Me too了。現時很多傳媒、政客和女權主義者都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而偏偏這個時候,你們就要演出《白雪公主》--這個可是格林童話裡面,最多問題的一個……」
「就是因為這種原因,你要我們改劇目?」
「沒錯。可以嗎?距離演出還有大概一星期……」


「荒謬!」莉莎說:「你知不知道籌備一個劇需要多少時間?演員崗位都安排好,燈光、道具也都製作好,就連宣傳海報也印了還張貼到整個校園都見到。天啊!你怎可以說改就改?我們只有不夠一個星期,要全部重新來過怎麼可能?你要是那麼害怕的話,不如乾脆取消吧。但我得告訴你,最少有五十多個同學參與了這個話劇的製作。他們可是非常努力,也非常期待演出。要是沒法演出的話,他們會非常失望,然後他們會告訴自己的家長。那些家長又會去教育部投訴……」
「莉莎,先聽我說,我其實也想過取消的。」
史密夫太太打斷莉莎的話,說:「但這是最壞的情況啦。畢竟這是我校三十週年晚會的表演節目,還要長達兩小時,我也想不到還可以用什麼東西去充撐這兩小時。我當然也不希望你們的心血白費,但若果我最後一個提議你也反對的話,我也只好下令取消演出。」
「什麼是最後的提議?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你改劇本。」
「改劇本?」
「對。」史密夫太太說:「就是在原本的劇本上做點小改動,讓它變得政治正確。這樣你就不必改劇目,我也不必取消節目。我相信這是最好的結果。」
「但要怎樣改?」
「放心吧。」史密夫太太從桌上的文件堆裡找出一張寫著幾個重點的白紙,遞給莉莎說:「我問了幾個左翼朋友的意見。他們覺得《白雪公主》有這幾個問題。你只要按他們的要求修改劇本,大概就可以過關。來,你看看--」
 


問題1:種族歧視,太『白』了。
白雪(Snow White) 這個名字,本身已經夠白。然後王子又是白人,騎的是白馬,七個小矮人也是白人。全劇幾乎所有角色都是白人!
 
莉莎說:「我們的演員裡也有黑人的。」
「他們演的是什麼角色?」
「一個是獵人。」
「獵人?為什麼會有獵人?」
「獵人就是白雪公主的皇后派去刺殺白雪的那個人,那個殺手應該說,噢,你不記得有這一段嗎?皇后得知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是白雪而不是自己,就命令獵人去殺死白雪。但獵人被白雪的美貌和善良感動,最終沒有下手,還告訴白雪皇后要取她性命,要她快點逃走,所以她才逃入森林遇到七個小矮人。」
「是嗎?我記得不太清楚。」史密夫太太說:「總之就是個無關痛癢的小角色吧。這可不行的。主要角色裡面,一定要有黑人--或者黃種人或者拉美裔等啦。」
「主要角色裡也有黑人啊。」
「是嗎?是誰?」
「皇后囉。」
「噢!這就更有問題了!你是在說,一個黑人女人因為美貌不及一個白人女人而心生妒忌,先是派人繼而自己動手去殺掉她……哇,幸好我先聽到這個,才來得及阻止你。我實在不敢想像要是在校慶晚會上演出這個會發生什麼事。總之這個一定要改!一定要改!」
「嗯。我想想辦法吧。」
「是的,你必須要想辦法。」史密夫太太說:「好吧,我們再看看下一個問題。」


 
問題2:殘疾歧視
七個小矮人是赤裸裸的歧視!
 
「歧視?」莉莎說:「但格林童話是這樣寫的啊。況且誰都知道這些侏儒是正面的角色。他們給予白雪公主必要的援助,讓她逃避皇后的追殺,有個容身之所。」
「我也問了相同的問題。」史密夫太太說:「我的左翼朋友卻說,讓侏儒出場本身就是一種嘲笑,是一種帶有滿滿惡意的趣味。觀眾看到這些殘缺不全、不正常的角色會感到放鬆和開懷,本身就是歧視。」
「那你去跟格林兄弟說啊!」莉莎說:「七個小矮人是經典角色,無可能作改動的。」
「所以我再問那個朋友,有什麼方法。」
「他怎麼說。」
「他想了想之後說,不改也是可以的。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一定要用真的侏儒做演員。」
「什麼?」
「他說,也可以把故事裡的小矮人當成關注小眾人士權益去論述。就好像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變性人那樣。幸好小矮人的角色尚算正面,因此劇裡可以表示他們其實是和平又寬容的,只不過世人誤解了他們。」
「這很好--但跟用真的侏儒去演有什麼關係?」


「關係就是台上那些演員真的是侏儒啊!要是台下的觀眾敢嘲笑他們,就是赤裸裸的歧視。但如果你用不是侏儒的演員扮侏儒,你就是在舞台上公開嘲笑他們。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分別。」
「慢著。」莉莎說:「但演戲就是這麼一回事啊。演戲不就是扮演一個跟你原本不同的人麼?為何非要侏儒才可以演侏儒?難道說一定要是同性戀者才能演同性戀?演變性人的一定要是變性人?那外星人呢?演外星人的難道又一定要是外星人嗎?」
「如果能找到外星人的話,也應該由他們去演--我想我的朋友應該會這樣說。」史密夫太太說:「我看報紙新聞不是也常常說有演員為了演活某個角色,故意改變自己的體形嗎?例如三個月增肥40公斤去演邱吉爾,或者為了演武打明星而操練肌肉。我想,某些演員也可以改變自己……」
「那你是要他們鋸掉自己的腿來扮侏儒嗎?要是下一個角色演盲人,演員就得弄盲自己嗎?這也太可怕了吧。你當演員是什麼?」
「我不是說要他們傷害自己的身體,只是說你得想辦法。還有,演七個小矮人的演員是什麼種族?希望你不要跟我說是亞洲人吧。這可是歧視啊。」
「不是。我並沒有犯到這種錯誤。」
「那很好。」史密夫太太說:「讓我們要看看下一個問題。」
 
問題3:性別歧視
為什麼《白雪公主》裡,所有好人都是男人。而女人要麼不是壞人,就是軟弱無能、身不由己的人?女人的形像不應該是這樣!
 
「但主角白雪公主就是女人啊!」莉莎說:「她的美貌和善良感動了獵人,也為七個小矮人帶來了生趣。這樣也不夠正面嗎?」
「但她是無力的。」史密夫太太說:「女權說的是女性自主,即是女性不是一種靠討好才生存的附庸,而是一個個獨立自主,有自己感情,有自己的主見並且有能力去實踐自己的生命體--我的左翼朋友是這樣說的。」
「即是說,要白雪公主做點大事對嗎?」
「可以這樣說,而且這些大事還得是會影響到她自身生命的重要決定。」


「這個很困難……」
「所以你得想辦法。」史密夫太太說:「幸好,問題還只剩一個。搞定了它就可以公演了。我們再看看--」
 
問題4:未得同意進行性侵
王子親吻公主,喚醒公主之前並未得到公主的同意。這是乘人之危,屬於性侵害!公主可以 me too控告王子。王子的行為是意識不良!
 
「什麼?」莉莎驚叫:「這可是全劇的高潮所在。而且當時公主因為吃了毒蘋果,完全昏迷,王子根本沒有可能得到她的同意啊!」
「這就是問題。」史密夫太太說:「有任何身體接觸之前必須得到對方的同意,這是一個文明人最基本的原則。王子這個行為,基本上是不道德的。」
「但劇情需要,不親吻公主的話就不可能讓她甦醒啊。」
「但親吻她之前,必須要得到她的同意。」史密夫太太說:「就像剛才說過,現在是敏感時期,其他地方改得馬虎些也可,但這一場戲必須要改得合符規定,否則我們就會被千夫所指,說我們縱容性侵害女性。」
「我們並不是這個意思啊!」
「但人們就是會這樣說,而我們也沒法辯解。因此,這部份無論如何王子也得先要取得公主的同意,才可以進行接吻這種親吻的行為。」
莉莎聽後連連搖頭。
她盯著這張紙上的4 個重點,覺到頭腦快要爆炸。
--按照這樣更動的話,還是白雪公主嗎?


「噢,莉莎,還有一點。」史密夫太太叫住了莉莎,說:「一個小小的要求。我的左翼朋友說,如果你想故事好看一點,就加入多幾個正面的同性戀角色吧。他們看到會很高興。」
「哦。」莉莎已經無力反抗,說:「我盡力而為吧。」
「我期待看到你的新劇本。」
 
3
白雪公主(修正版)
大綱:
很久很久以前,某個國家的皇后誕下了一個女孩。因為女孩的皮膚非常黑,所以她被命名為「黑炭」(Charcoal Black) 。
黑炭公主 (原本飾演皇后) 的母親在生下她之後不久就過世了。國王於是另娶了一個美麗驕傲的白人女人當新皇后。(原本飾演白雪公主)
又過了不久,國王病死了。整個國家由新皇后管理。新皇后的房間裡,有一面魔鏡。魔鏡能知道天下的事。皇后經常問魔鏡:世上最美麗的女人是誰?
魔鏡總是答:「就是你,皇后陛下。」
皇后每次聽到這個答案非常滿意。但直到有一日,魔鏡忽然回答:「皇后陛下,世上最美的女是你的繼女--黑炭公主。」
皇后聽到後氣得瘋了。她命令獵人 (原本飾演王子) 去殺掉黑炭公主。但獵人被黑炭公主的美貌和善良感動,最終下不了手。她向公主坦白,表示自己是收到皇后的命令來殺死公主。他最後勸公主逃入森林,好讓誰也找不到她。
黑炭公主在森林裡迷路,飢寒交迫,昏倒地上。剛好有七個礦工經過救了她。七個礦工 (4男 3女,有兩個是同性戀者) 將公主帶到一間林中小屋,讓她住下來。公主替礦工打理家務,又替他們成立公司、接生意和安排工作,還幫他們管理財務,最後更替他們的公司上市。公主自己成了行政總裁。
另一邊廂,皇后又再問魔鏡誰是世上最美的女人。魔鏡回答說,是黑炭公主。皇后大感驚訝,問魔鏡公主不是已經死了嗎?魔鏡如實告訴皇后,說獵人並無執行任務。現時黑炭公主和七個礦工在森林的深處成立了一間上市公司,公主是行政總裁。
皇后於是決定親自動手。她化妝成一個農婦,來到森林的小屋,拜訪黑炭公主,說自己非常仰慕公主白手興家,想跟她做個訪問。訪問之後,她給了公主一個毒蘋果,聲稱是自己種出來的,想用這個蘋果創業,希望公主可以給她一點意見。公主吃下毒蘋果後立刻昏迷。送到醫院進行搶救也只能勉強保住性命,公主變了一個植物人。
七個礦工每日輪流照顧公主。
有一日,一個騎著白馬的王子 (原本飾演獵人) 帶著隨到醫院探病時,發現了昏迷的黑炭公主。王子被公主的美貌吸引並且愛上了她。他想親吻她,但因為王子心知有任何身體接觸之前必須得到對方的同意。正當王子陷入兩難之際,王子的隨從裡面有一個婦人,原來是個靈媒。她點燃了一根白蠟燭,又拿出了一塊通靈板 (Ouija board,註:即西方人的碟仙),作法請白雪公主的魂魄到來。王子誠懇地問公主可否親吻她。公主的鬼魂透過通靈板表示同意。
王子得到公主的同意後親吻了她。公主得到王子一吻後醒過來,兩人墮入愛河。王子娶了公主為妻,兩人自此以後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完。
 
「嗯。莉莎。」史密夫太太放下手上的劇本大綱說:「我得承認,你改得非常好!」
「多謝副校長。」兩眼有著深深黑眼圈的莉莎說。
「這比我想像中還要好,坦白說,我從沒想過《白雪公主》可以這樣演的--」
「多謝副校長。」莉莎仍是有神沒氣的樣子,說:「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回去做事。我還有很多工作要跟進。」
「不,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副校長說:「那個通靈板--有點奇怪。」
「奇怪?有什麼奇怪?」莉莎怒道:「要得到一個陷入昏迷的人的同意才能親吻她就不奇怪嗎?這已經是我想到最好的點子!你還想怎樣?」
「即是說,可不可以改成,唔,譬如說,王子問公主可否親吻她時,公主短暫回復意識,彈起來說願意?然後王子就親吻她……」
「你傻的嗎?公主要是已經醒來,那還要王子吻她幹嗎?還是你想說,公子其實一直在裝睡逃避工作,等到王子才醒過來索吻?」
「那麼,可不可以像器官捐贈那樣?即是公主事前簽了一張同意卡,在我陷入昏迷的時候,我同意讓任何一個王子把我吻醒?」
「這不是更不合理嗎?誰會知道自己將陷入昏迷?誰又會知道接下來有個王子將要吻她?要是我給你一張這樣的卡片,你也不會簽吧,對嗎?」
「是嗎?」史密夫太太說:「但那個通靈板還是有個問題。你也知道我們學校的校監有天主教背景。他看到學生演這種東西始終不太好。你可以再想想辦法嗎?」
「那改成天主教儀式就行了嗎?譬如有個神父出來,用闔眼查《聖經》的方式取得公主的同意就可以嗎?」
「呃……還是不太好……最好是不涉及宗教議題的,因為說到底這也是很敏感的。要是讓人以為我們偏向某個宗教立場就不太好。」
「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既要顧及種族,又要留意歧視。我實在不懂得怎樣改了。乾脆取消演出吧!反正無論怎樣演都會有人覺得被冒犯,不演就最安全不是嗎?那些嘴巴嚷著要平等的人,壓根兒要的才不是什麼平等。他們只想著自己;他們只是想要勝利;他們只是想把敵人狠狠地壓倒。這就好吧。我就如他們所願,什麼都不演了,你們全都贏了,這樣滿意嗎?」莉莎崩潰地哭著說。
「慢著。」史密夫太太說:「你說出了重點--噢,我好像想到怎樣改了。這次很簡單的。你一定辦到。而且改動非常少。你一定做得到的--唉,為什麼你不早點說出這番話呢?要是你早點說出來,我們就不必走這麼多冤枉路……」
「你……你說什麼?」
「放心吧,很簡單的,聽著--」
 
4
演出日: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王子 (黑人,原本飾演獵人)被國王父親 (白人,原來飾演王子) 妒忌,因為父親有一面魔鏡,魔鏡說王子是世上最英俊的人,於是國王就派出一個女殺手去刺殺王子 (黑人,原本飾演皇后) 。但女殺手本性善良,她下不了手,於是向王子坦白是他的父親想要他的命。王子聽後大驚,逃入森林。飢寒交迫之下,他遇到七個礦工(當中有兩個是同性戀)。礦工救了王子,並讓他住在自己的小木屋裡。
有一日,國王問魔鏡誰是世上最英俊的男人。魔鏡說是王子,又透露王子並沒有死,現時與一群礦工住在一起。國王大怒,於是親自變裝成一個老伯伯,到林中小屋去找王子。他找到王子後,送了一個毒蘋果給他吃。王子吃了毒蘋果後陷入昏迷,礦工搶救無效,把他丟到森林的路旁。
又有一日,某國的公主(白人,原本也是飾演公主) 路過森林見到昏迷的王子,走過去吻了他一下。王子就醒過來,然後公主就帶著王子離開。從此兩人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完。
 
 
 
參考資料:
1三谷幸喜,《笑之大學》
 
2為何新版白雪公主那麼 “白” ?
https://jezebel.com/5858448/why-are-the-new-modern-interpretations-of-snow-white-so-white?fbclid=IwAR0ze_0LkdZQc9QRj6RBW2Rsxdk8doPdbANh3FlROQr7MCTz9UvuQ1eEXLk
 
3 飽受爭議! 史嘉蕾喬韓森辭演《Rub & Tug》
https://www.ptt.cc/bbs/movie/M.1531510204.A.471.html
 
4《唐明:不經同意,不成童話》
http://www.cup.com.hk/2018/11/16/tang-ming-love-requires-consent-in-the-age-of-leftist-suprem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