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夜. 找回記憶 ( 5.3 七人同心-第一關卡 ) 

「好!出發吧!」 

我們進入何杜森的房間,打開他的雪櫃,赫然發現雪櫃的門後,裡面原來狹長的通道。 

我們逐一通過了通道,通道的盡頭是另一間全白的密室。 

房間的牆上用紅色油漆寫著: 



「關卡一:每人持有一張卡牌。」 

在另一道門的前方放著一張桌子,桌上放了七張樸克牌。 

分別是梅花四,桃心四,葵花四,階磚三,階磚Q,葵花A,JOCKER 

「就這樣簡單?」哥哥不敢置信地問。 

「會不會卡牌上有毒?」王度問。 



「也有這樣的可能……」陳老師答。 

「那……我們該怎樣拿卡牌?」我問。 

大家都沉默了下來。 

「那麼…老規矩吧!」冬至提議。 

怎麼是「老規矩」?



大家都帶著怪異的目光看著何杜森,他的表情盡是驚慌。 


「不不不不不要!」他大喊。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王度笑著說,指了指自己的牙齒。 

何杜森顫抖著,馬上蓋住自己的嘴。 

「這次可是會死人的……」他含著淚說。 

王度笑了笑,挑眉看著何杜森,他的眼神好像在說著「與我無關」四個字。 

我沒有作聲,只是默默的觀察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他無助的四周張望,眼神對上了我的。 



「現在應該不是我,是她……」何杜森正想把手指向我,但手指還沒完全伸出王度就一腳踼向他的肚子。 

何杜森被踢得倒在地上,王度上前,向何杜森的臉上扇了一個耳光。 

何杜森的嘴角流下了一行血。 

與此同時,君尋伸手摟住我的肩,以俯視的角度冷眼看著地上的何杜森。 

「你該知道怎樣做了吧?要麼被他打死,要麼你先拿張卡牌。」冬至拍拍他的頭,溫柔的說。 

我靜靜的看著一切……這就是他們所說的「老規矩」嗎?以武力讓一個人屈服? 

可是我對這「規矩」一點記憶也沒有。 



那時的我也親眼目睹這種事嗎? 

我越來越確定我忘記了有一部分重要的記憶。 

我依舊沉默,盤算著該如何向君尋旁敲側擊,找回我的記憶。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