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 by 汪先生
第七夜,生存遊戲 (7.3)

陳老師一個耳光摑向我,向我喝令:「給我站起來!要是不再站起來我就打到你站起來為止,要是再在畏縮我就先殺掉你,取掉你所有內臟,然後殺死所有人!」 

一巴掌摑在我的臉頰,使得我整個人站在原地動彈不得,連眼淚也止住了。 

「程瑤,清醒了沒有?」陳老師大聲喝我。 

我驚慌失措地點點頭,一手按著自己熱辣辣的臉,我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臉上一定留著他的指痕。 



頭頂的計時器顯示恰巧過了九分鐘。 

「砰」、「砰」二聲,第一聲是槍聲響起的聲音,而緊接著的是氣球破掉的聲音,可是誰也沒有發出聲音。 

「該死的!真的來了!」陳老師低聲說。 

我轉過頭,看了看我們架上的氣球──一個也沒有破。 

「不是我們。」我說。 



「我們現在不知道是誰的氣球破了,也不知道氣球內的是要求要怎麼器官。」陳老師嘗試仔細的側耳傾聽,可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問問不就好了?」正當我打算大叫的時候,陳老師又把我按著。 

「不,等其他人問。」 

「為什麼?」 

他反了一反白眼,輕聲解釋著:「假如你現在問了,會多給其他人一個機會知道我們的底牌,他們不知道我們的氣球有沒有破掉,所以可能還會忌我們幾分。」 



我們以戒備狀態拿著槍支,向著各個牆壁的轉角,同時整個室內持續靜默著,只有緊繃的氛圍和我們沉重的呼吸聲。 

「是誰的氣球破了?」終於王度的聲音劃破寧靜。 

「不知道,不是我們。」陳老師大喊。 

「也不是我們。」君尋也說。 

「怎麼可能三個區域都沒有氣球破掉?明明我就聽到槍聲和氣球破掉的聲音!」王度生氣的說。 

「我也聽到啊!」君尋回答。 

「那他媽的到底是誰的氣球破了?」冬至也很氣憤的問。 



「氣球破了就承認啊!怕怎麼?」陳老師一邊說著,一邊警戒的看著每個轉角。 

「我們的盟約還在的吧?不破壞大家氣球的那個盟約?」冬至問。 

「當然!那王度呢?你還遵守的吧?」陳老師回答。 

「當然啦!」王度回答。 

「既然只是一個氣球,也只是一個內臟而已,而且時間只過了九分鐘,無論是誰的氣球破了,我建議他都不要太輕舉妄動,否則只會引來一場超過半小時的惡戰。」陳老師嘗試從另一角度入手,說服那個未知的敵人。 

「對,那樣比利就可以看35分鐘的好戲,看我們自相殘殺!」君尋說。 

「是的,不要讓黃雀有機可乘。」王度說。 

而陳老師悄悄的在他們說話的空隙告訴我: 



「你小心一點,腳步輕一點,去他們的區域看看誰在撒謊,小心不要被發現,在九分鐘內回來。」 

我看了一眼天花的計時器──00:33:01。 

「真的要這樣做嗎?」我問。 

「不想死就快去,不然就到比利來取我們的氣球了。」 

我深呼吸,拿起沉重的槍支,踏出我的第一步。 

我轉過了第一幅牆,發現在那個等邊三角形的位置立起了為數不少的牆,根本就認不得一開始的路了。 

我拿著槍支,不斷告訴自己:現在的世界經已改變了,變成了真正的弱肉強食的世界,即使是情人也可以輕易把關係拋諸腦後。 



程瑤,快暫時忘記掉昨夜的纏綿吧。 

距離下次攻擊還有4分鐘。 

「我提議,我們各派一人到三角型區域找比利!再這樣坐困愁城根本不是辦法!阻止他在待回兒向我們攻擊還是比較實際。」君尋提議。 

「我贊成!」王度說。 

「好的。」陳老師也說。 

「我派冬至出來找比利,王度你們區域誰出來找比利?」君尋說。 

「我!」王度回答。 

「那我派程瑤出來。她現在就會出來找他的了。」陳老師說,看來是想為我爭取時間。 



我拿起槍支,加快速度,繞過一幅又一幅的圍牆。 

看看牆上的計時器,距離下一輪攻擊還有2分鐘。 

腦內突然閃過了一絲可怕的念頭,要是他們全都看準這個時機,故意在尚餘4分鐘時提出這個建議,然後明知其他區域的拍檔一定趕不及在九分鐘內回去,故意削弱某一區域的防守的話,制做空檔…… 

那就會有二組人對我的區域有所覬覦:剛才氣球被打破了的那區域和比利。 

「糟了,陳老師被騙了!」 

我顧不得沉重的槍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回我的區域。 

拜託,請讓我趕得及回去! 


-------------------------------------- 

雖然唔係特別長,不過我要繼續同死線玩遊戲, 
所以今日就黎到喱道,聽日見 〔聽日傍晚再更新〕 

------------------------ 
CHECK IT OUT @新文字革命  
http://heydoggywtf-blog.blogspot.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