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夜,內奸 (8.4)

然後挑了挑眉,問道:「要找何杜森出來迫供嗎?」
 
君尋搖了搖頭:「不,這樣只會打草驚蛇,他對你的介心最低,因此我更加想你跟他單獨說說話,旁敲側擊,看看他與比利有怎麼關係。」
 
「好的,明天我會去找他談談。」
 
「時間也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他轉身準備離去。
 


我叫住他,問:「那個……今天晚上,你還想要繼續前晚的事嗎?」
 
當日我只是因為看到冷冰冰的屍體後,在眾多精神上的衝擊之下,出於不安才會想渴求一點溫暖。
 
那只是單純的以圖透過生理上的接觸,達到心理上短暫安穩而已,只是像走獸一般的發洩,談不上愛,也毫不享受那個過程。
 
也許是覺得上一次,有愧於君尋,所以今次想好好的彌補他。
 
他失笑,說:「好。」
 


君尋坐到床上,揚手叫我坐過去,然後他壓在我的身上,與我熱吻,雙手不安份的遊走著。
 
「君尋,你愛我嗎?」我問道。
 
他輕輕笑了,並褪去了身上的衣服,隨即進來了我的體內,並看進了我的眼,笑著說:「當然。」
 
他懸在我的身上抽插著,汗珠滴到我的身上,我呻吟著,視線隨著朦朧起來。
 
他的汗珠滴到我的臉上,滑過我的臉頰,同時君尋的身影在一瞬間扭曲了……
 


 
「最後還不是乖乖聽話了嗎?」
 
 
「啊啊啊啊啊啊!!!!!」我尖叫著,用力的推開了君尋。
 
君尋被我突如其來的尖叫弄得不知所措,驚慌的看著我,問:「怎麼了?我弄痛你了嗎?」
 
我驚慌失措的推開了他,縮在床頭一角,緊緊用雙臂摟著自已。
 
「不……不……」
 
我看沿著君尋裸露的身體看上去,那個朦朧的身影又消失不見,只有君尋被我嚇壞的樣子。
 
「……我……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我不知所措的哭了,我不清楚我哭的原因,也不清楚剛才發生怎麼事了,只是覺得非常害怕。


 
「程瑤……你沒事吧?」他拍了拍我的肩,卻讓我顫慄不已,下意識的躲開了他的手。
 
「不………不………今天時候不早了……你還是早點回房間吧……明天我會去找何杜森的了……」我哭得一塌糊塗,用被單卷著自己的身軀。
 
「好的,那你早點休息了。」他也不好意思在留在我的房間,只是淡淡的說道,穿上衣服並關門離去。
 
「抱歉……抱歉……」我一直止不住眼淚,可是卻無從得知到底自己為什麼在哭。
 
我真的很失敗,明明想要取悅君尋,卻無故的讓他受驚。
 
我一直不斷的哭,哭得一發不可收拾,直止眼淚止往後,我才看到我的茶几上放了個迷你自動販賣機,裡頭放著的正正就是比利所說的海洛英和香煙。
 
它們均是讓人逃避現實的消耗品,我一直都對香煙和毒品嗤之以鼻,但對現在崩潰的我卻是有著無比的吸引力。
 


我伸手指向了那包海洛英,正當我準備按下按扭的時候,心內最後一分僅餘的理智把我拉了回來,讓我按下了香煙的按鈕。
 
「噹噹」一聲,一包香煙從販賣機中掉了出來。

我拿起販賣機旁的打火機,燃起了一支香煙,雖然第一口讓我咳得要命,可是適應了過後,卻是異常地沉迷,我讓自己吸了一口,再噴出一個個煙圈。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