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夜,內奸(8.5)

我進去後,只見房間內一片狼藉,地上滿滿是玻璃碎片和雜物,就連牆壁的牆紙也剝落變得破破爛爛了。

「坐這兒吧。」何杜森徑自盤起雙腳坐到還算整潔的床上,並示意我坐過去。

我關上門,向何杜森咧嘴一笑,告訴他:「不要再裝模作樣了,我一早知道你和比利有非比尋常的關係。」

他看來十分無 ,一臉無奈的看著我說道:「我沒有!為什麼會跟比利有關係?」



「你是故意裝傻嗎?我聽到你在任務完結時跟比利說的話。」

「怎麼?」他雙眼睜圓的看著我,不敢置信的問道。

「你在殺掉王度後跟比利說你做到了,全部都被我聽到了!」

「我跟比利沒有任何關係!」他駁斥。

「那為什麼你要這樣說?」



「我沒有說過!」他站起來,然後彎身在凌亂的地上找東西。

「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我?。

「我們從來都不是朋友。」他在地上找張廢紙和筆,一邊回話一邊在紙上寫字。

「你說話時不可以看著別人嗎?」我有點生氣的?道,走到他的身旁,打算扯起他的衣領。

「對不起。」



他在紙上寫了這三個字。

「怎麼?!」我驚訝的問道。

他蓋上我的嘴巴,在紙上繼續寫字,並一邊?道:「你還真是天真,你是裁判我的人,我對你恨之入骨,怎會是你的朋友?」

而紙上則是寫?:「不要激動,我的確是『他』的幫手,可是『他』已經改變了。」

「你的意思是?」我問道。

他?:「即是字面意思,我討厭你們!恨不得你們快下地獄!」

然後在紙上寫下:「我會告訴你的,下個任務我們要在學校玩捉迷藏,我到外面去再告訴你。」

我問,似是回答他的話,亦是真心的想要詢問他:「你這樣討厭我,我還該相信你嗎?」



他大聲喝道:「你娘的!那就不要相信我好了!」

紙上面寫上:「請你要相信我,這是我欠你的。」

然後他在地上撿起我上次給他的那盒禮物,把它扔回給我,說:「給我滾!我不需要這盒禮物!你們早晚也會像王度一樣被我殺掉!」

他用盡全力把我推出他的門,我連再次詢問的機會也沒有就被推出門外。

「何杜森!何杜森!開門!」被推出問後,我不斷敲著他的門,扭動把手,想再打開他的門,卻徒勞無功,他用重物倒在門後,阻止我打開門。

我一臉傻掉,明明比利的幫手就在我面前,為什麼我下不了手?

我回到房間,一股腦兒的躺到床上,把身軀埋在軟軟的床舖之中。



一聲推門的聲音,我知道是君尋到來了。

他問道:「怎樣?」

「沒辦法,他怎麼也沒說就把我推在門外了。」我把頭埋在枕頭之中,沒有看?君尋,就怕他從我的謊話中找出偽端。

但腦海中所浮現的滿滿是何杜森的話。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在紙上寫的與他所說的要這樣不一致,卻直覺地相信著他。
-------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