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阿拉伯難民是焦點,福利部門至少要照顧一下,但另一班難民就不同了--他們是阿富汗難民。侯賽恩一家也是阿富汗人,他們一直經過伊朗、伊拉克,入土耳其最後到希臘。爸爸因為戰火傷了眼睛、原本溫婉嫻淑的媽媽,來到希臘竟然跟男人跑了..才十八九歲的侯賽恩,被迫成了一家支柱。也因為侯賽恩的一幅臉孔--深邃的大眼睛、英挺的鼻樑、性感的鬍子,克里絲第一眼就看中了他,所以才把他們一家收留下來



敘利亞內戰打響、伊斯蘭國牽起大屠殺,中東不知多少千萬人流離失所,上百萬的難民,一心奔往憧憬中的歐洲。但歐洲呢?除了東歐的拒之門外,就是德法兩大國般,口頭接收,卻遲遲不打開通道,最終也僅僅收容了十來萬難民..絕大部份難民都留了在希臘,但希臘也不是比較善心,因為他們看準了,歐盟發給難民的人道救助金。在歐債危機下,經濟緊縮的日子太苦了,就祉望救助金,來為希臘舒緩一下拉~

而當中獲利最豐的,就要數到直接面對難民、也是最黑暗的福利部門了..就是在他們的爭取下,原來經濟大好的希臘,福利開支越見巨大,最終釀成歐債危機~當時,一個窮人家庭可免費入住達45平米的房子;一對失業夫婦,連同一對子女,每月可獲救助近2萬港元的援助,以至他們也不主動找工作;如果女朋友懷了孩子,男朋友往往就會離開,因為一旦進入了單親媽媽的身份,能獲得的補助,也遠遠大於他們一起撫養孩子..更重要的是,他們還發明了「殘疾人士」!

在窮人家庭的孩子,要是學習成積不好,民企就會想辦法、夥同甚麼醫療機構,證明他是學習障礙、說他們是殘疾,好讓他們家庭可以拿得補助,民企也可從中獲利。那孩子呢?從此改了上殘疾學校,也葬送了他們的一生..雖然現在希臘經濟倒了,但這班福利部門,卻大可繼續抽難民的油水~

而且「人道救助金」說白了,就是歐盟對希臘的賄賂,根本無人監察救助金去向,他們更可以肆意花費呢..好像克里絲這樣的中女,雖然保持得還不錯,只是胖了一點(有點像風間悠美),但在美女的國度--希臘,她己經是隻敗犬了。不過,由於掌握救助金、救援物資等等的發放,克里絲還是很容易的,便吊到難民中的小狼狗呢!今次也一樣,她便收留了侯賽恩一家拉..

阿拉伯難民是焦點,福利部門至少要照顧一下,但另一班難民就不同了--他們是阿富汗難民。不是敘利亞、伊拉克般的產油國,他們一直被忽視,但自阿富汗戰爭後,當地就一直在內戰之中..侯賽恩一家也是阿富汗人,他們是塔利班一派的,當時還算是小富之家;後來,北方聯盟取得了政權,卻反過來迫害他們了~

他們一直經過伊朗、伊拉克,入土耳其最後到希臘。爸爸因為戰火傷了眼睛、原本溫婉嫻淑的媽媽,來到希臘竟然跟男人跑了..才十八九歲的侯賽恩,被迫成了一家支柱。也因為侯賽恩的一幅臉孔--深邃的大眼睛、英挺的鼻樑、性感的鬍子,克里絲第一眼就看中了他,所以才把他們一家收留下來~中東孩子很早就當家,侯賽恩雖然才十八九歲,成熟的程度,卻連三十多歲的希臘男人,都自愧不如,克里絲對他也越來越有興趣呢..

那天侯賽恩的弟妹,一早便上了難民的兒童班,克里絲照常弄好了早餐,就和侯賽恩、爸爸一起享用。而餐桌之下,拗著雙腿的克里絲,便開始搖著小腿~小腿搖著搖著,幅度越來越大,「察..」細到幾乎聽不見的,腳丫輕輕的,擦到侯賽恩的小腿拉!侯賽恩全身為之一震,她固作沒留意的,繼續吃著早餐,卻偷偷瞄了侯賽恩一眼..可憐的侯賽恩,已經被她弄得臉紅耳赤拉;「察..」克里絲肆意的磨著小腿,侯賽恩嚇得一慓,克里絲卻對他報以淫淫的微笑,搞得他更加不知如何是好~

「真不小心,這也能丟了叉子呢~」克里絲刻意把叉子、丟入桌底,隨即竄了下去..不到兩秒,一隻手便搭到侯賽恩大腿、另一隻手也搭了上來,她的頭顱,就從兩腿之間慢慢竄了上來!侯賽恩嚇得心都跳出來拉,他緊張的望著爸爸,爸爸並未察覺一切,克里絲卻越摸越上,直接撫摸跨下的雞巴呢~侯賽恩的褲子,剛好是用鈕扣的,她便一粒粒鈕的解開,侯賽恩想阻止、卻心怕被爸爸發現,完全不知所措..

她解開了鈕扣,便用著偷看的眼神、慢慢拉下內褲..「哇」她裝作叫出來的,把七吋的雞巴掏了出來,一口便吞下去了;克里絲用力吸著雞巴,侯賽恩那忍得住?他實在坐立難安~「怎麼突然停口?」爸爸說著,侯賽恩立時一震,馬上呼衍的回答:「我吃..」..克里絲那會放過他、越吸越賣力,這活克里絲是老手了,一邊搖頭晃腦的吸啜、一邊淫淫的望著侯賽恩,卻出不了絲毫聲響;侯賽恩雙手抓緊褲管,張開口的、盡量不出聲的喘著,身體便不禁抖震!呀,他忍不住把所有精液,都射入克里絲口中拉~

侯賽恩既年輕又健壯,一泡濃濃的精液射進口中,「骨~骨~骨~」克里絲要幾口才吞得下..品嚐了這種人間美味,她還意猶未盡的舔著嘴邊,看到餘震的龜頭,愛不惜口的便一口含了下去~這下實在太騷軟拉,侯賽恩受不了,「支~」的一聲、立即彈了起身!「你怎樣了?!」爸爸被他嚇了一跳,侯賽恩只好急忘編個借口:「我..我內急,要去廁所!」克里絲看他逃跑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心裡卻在盤算,要怎樣吃掉這口小鮮肉..

這天,克里絲又來到阿富汗難民工作的工地,假意要來了解難民們的工作待遇,其實還是來找侯賽恩。那時,侯賽恩正不停打碎大石,把石堆一次次搬到工地另一邊,汗水不停劃過他俊俏的臉蛋,頭髮、鬍子、眉毛都沾滿了汗珠,恤衫更是濕得滴出汗來,連一雙健壯的胸肌、六塊巧克力,甚至是乳頭,都完全透了出來,看得克里絲更是心癢難當呢..

侯賽恩不想成為歐洲人口中白吃白喝的無賴,更想賺多些錢給弟妹、給老爸醫好眼睛,所以一直工作到旁晚7點,等其他人都走了,他才肯打卡下班。他拖著疲累的身體,走到工地的浴場..其實就是空地的一個花灑頭,想好好洗乾淨才回家。正當他洗得七七八八,赫然發現克里絲竟就在旁邊!「啊..」侯賽恩本來就成長在塔利班家庭,那想到有女人會走進來,看自己洗澡?!他急忙轉了身、雙手掩著小弟,尷尬極了的問:「姐姐..幹甚麼來到這邊?」

「難道你要洗澡,我就不可以嗎?」克里絲笑意淫淫的說,隨即己經解開腰帶~侯賽恩看見更害怕,便急忙說:「那..我先回去了」「不,我還要找你刷背呢~」克里絲這麼說,侯賽恩只好停住了腳步,看著她在自己面前脫下裙子、解開鈕扣,直到完全赤裸..她在花灑前沖了一會,便叫著:「還不過來替我刷背?」「是..」侯賽恩唯有聽話的過去,把沐浴液塗在手中、抹到她的背上~

克里絲雖然30多歲,背部肌膚卻非常滑溜,侯賽恩剛摸上去,便不得矣臉都紅了..洗了兩分多鐘,她又叫著:「也替我洗洗大腿吧~」侯賽恩唯有跪了下來,完全不敢看她那又圓潤、又肥美的屁股,只管低著頭洗著雙腿~啊,克里絲的大腿肉感得來,卻無比彈手呢,那是侯賽恩受得了的呢?這時他的雞巴,己經硬得快爆炸拉..

侯賽恩呼吸越來越重、心臟「砰砰」的跳,她便興奮的轉過身來,掐著侯賽恩的鬍子,把他提了起來~「你真的好聽話、好可愛呢~」她突然就抱著侯賽恩、奶子都壓到胸膛上,一嘴便吻到他口中..侯賽恩也嚇呆了,過了兩秒才懂推開她,不可置信的掩住嘴巴;克里絲卻擦著口水,就像想吃掉侯賽恩一樣~

她挨在牆上、勾引著的說:「你不是雞巴硬得好難受嗎?來和姐姐玩那天的遊戲吧~」「這樣..這樣不可以的」「你不是很想入籍希臘嗎?但看你這樣,完全融入不了我們的文化,我的報告很難寫呢..不能入籍,要是政府難民政策一改變,你們很可能被驅逐的」..這下聽得侯賽恩呆住了,雞巴也軟掉了一些;克里絲見他呆了,便牽著他的手,把他拉到牆邊、笑笑的說:「也不用害怕,你今天表現好一些,我包保你可以入籍呢~」

「姐姐..這是真的嗎?」「真的,來挽著我的腿吧~」她手撫著結實的胸肌、腿也提了起來,飢渴的勾住侯賽恩大腿,侯賽恩在猶疑之中,挽起她的大腿、把雞巴插入小穴之中~「呀,雞巴真的好熾熱啊..」克里絲一手把他抱入懷中,另一隻手便肆意的搓弄屁股,貼著他臉旁、在他耳邊叫著:「大力點..操我,大力點操我,來操死我吧~」..克里絲的身體既柔軟又溫暖,現在臉貼著臉、胸壓著胸的,甚麼塔利班的教條,他都己經管不了拉,屁股不受控制的自己擺起來拉~

被年輕、火燙的雞巴抽插,克里絲舒服極了!她突然跳了上來、雙腿鉗著他的屁股,「啊..」侯賽恩冷不提防,只顧抱緊克里絲,老司機的克里絲,卻拉住他的手、托到自己屁股上~克里絲蜘蛛精般纏上來、小穴緊緊箍著雞巴,侯賽恩再不可能逃脫拉;克里絲緊抱著他、鉗實他的屁股,怕他離開一點點似的,嘴巴一邊浪叫著:「操我吧..啊,好舒服啊..」,一邊伸出舌頭、餓狼一樣舔著侯賽恩的耳朵呢..

「姐姐..不要叫得這麼大聲..不遠就是小路了」「要我不叫也可以..你用嘴巴堵住我吧~」聽到這要求,侯賽恩不禁望著克里絲;見到他眉高目深、半張的嘴唇、滴著水珠的鼻樑,克里絲更加按奈不住拉,一手抓著他的頭髮、飢渴的強吻上去~克里絲就像一隻女吸血鬼,連舌頭都伸到他口中、「啜啜、啜啜..」的吸他的口水,身體越纏越緊,甚至屁股也懦動起來呢;面對克里絲洶湧的愛,侯賽恩終於把理智拋低,只管把她壓在牆上、狗兒一般瘋狂扭著屁股,卻就是不敢撞上去,生怕發出一點點聲響~

「姐姐..我要射了..」「就射在裡面吧」「這..不是太好吧」「不射進去..我就不讓你入籍..啊..」聽到這裡,侯賽恩嚇得拼命抽插,「啪、啪、啪、啪..」的、用力把雞巴撞進去,克里絲馬上受不了,她緊皺著眉、全身顫抖,腳丫都爽得弓起來拉;陰道緊緊的收縮,侯賽恩也受不了拉,把雞巴插得最深,身體一下猛震,火燙的精液便灌滿了子宮,甚至滿瀉得滴了出來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