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一月十六日晚上十點嘅時侯喺邊?」

「喺街。」

「自己一個人?」

「嗯。」

「咁你識唔識呢兩個人?」



「唔識。」

「咁嗰晚喺街你有無見過呢兩個人?」

「我晚晚都見到好多人,點樣認?」

「收到……問題已經問完,今次純粹係請凌先生協助調查呢單離奇謀殺案,凌先生唔使緊張。」

我從來就無緊張過。



房門打開,另一個便衣警察拎住杯咖啡行入嚟。

「請你飲杯咖啡。」

我莫名奇妙接過杯咖啡,之後嗰兩個警員離開審訊房,但無閂埋門。

初頭我仲以為發生咩事,點知原來係警方佢哋查廢校嗰晚件事時,發現我曾經去咗附近。

但按道理成件事好明顯係非人所為,佢哋無可能唔知,仲將單案定為謀殺案,叫埋我返嚟飲咖啡。



估唔到我終於有機會嘗試TVB嘅老土情節。

「凌寧壹先生,咖啡好唔好飲呀?」一道相對纖柔嘅身影行入嚟。

「你拎雀巢嚟敷衍我,會唔會仲衰過Starbucks?」

「囉囉嗦嗦,我仲特登沖香滑畀你,除返開香滑貴過普通幾毫子㗎!」

「但你手上拎住杯Starbucks。」

行入嚟嘅人就係啱啱嚟學校拉我嘅皮褸女人,亦係呢個幾兩個月嚟不斷Whatsapp煩擾我嘅人。

今日終於有機會介紹呢位小姐,佢叫霍靜,煩嘅程度不下白寧,為人仲十分堅挺,係個男人婆。

雖然某角度嚟睇係幾堅挺。



砰—!

霍靜坐落嚟嗰下一嘢拍落張檯度,皺起巴頭,神情不悅咁話:「你都避得我幾開心,我搵你咁耐,你就足足避我咁耐!」

「你知我規矩,我唔會接你委託。」

「咁都唔使block我十個電話號碼㗎!」

「我同你三唔識七,唔通要同你得閒飲茶?」

佢俾我激到紅都面晒,咬住嘴唇但又反駁唔到。

「屌!」



佢一手搶走我手上杯咖啡,另一手又放咗杯嘢飲喺我面前。

「拿!畀Starbuck啦,你唔介意我飲過嘅!」

我無言望住我。

「凌先生,我真係求下你,呢單案真係好嚴重,單憑我哋特警部係處理唔到。」

「原來仲有名,叫特警部。」

「呢個月嚟已經有好多人受害,我知你身手高強唔怕死,但如果你再唔幫手,下個死嘅或者會係你同學,或者係你身邊嘅人。」

Shelly、阿瞳、浩然……仲有傻妹。

眼前浮現起呢四個人嘅樣。



「有幾多個人受害?」

「初步至少三十個。」

「七百萬人一個月死三十個唔係好多啫,你哋警察一直以嚟都係咁做嘢㗎啦。」

「以我哋科技根本追蹤唔到對方,更查唔到對方係點樣行兇。如果再咁落去,會愈嚟愈多人受害!」霍靜企起身,九十度鞠躬,「我求下你,幫幫我手。」

「你熄咗錄音同CCTV先。」

「啊?」霍靜一臉疑惑望向我。

「你知我規矩,唔好要我重覆第三次。」



「喂!」霍靜雙手猛然揼落張檯,震到Starbuck同雀巢兩杯咖啡都倒瀉晒,「我都低晒頭求晒你,你仲同我拘泥咩警察身份啊!。」

「我話,委託人同驅魔師之間嘅嘢係要保密,你唔熄點保密呀?飛埋線畀你阿頭好無?」

「啊……」霍靜而家先明我講咩,一臉尷尬喺度笑。

我發現個天真係鍾意玩人。

明明臉容悅目,身材緊緻,但偏偏腦袋裝草,骨子裡粗魯過男人。

但總好過平胸嘅Heidi。

蠢材(霍靜)抹完檯面同地下嘅咖啡之後,就拎出幾件文件,坐喺我對面。

「大概三個月前我哋連續接鑊幾單離奇死亡案件,全部都係離奇猝死案件。初頭我哋以為係個別鬧鬼或者妖魔事,但後來我哋發現所有事原來係有關連。」

我邊飲霍靜叫手下從出面專誠買返嚟嘅咖啡,邊細心聆聽。

「死者之間有共同特徵——佢哋都係喺啲人煙罕至嘅街道後巷突然猝死,死亡地點接近,而且表面無任何傷痕,就好似唔知情情況下被殺。」

「咁最多都係連環殺手,法例又無規定林過雲先可以做雨夜屠夫。」

香港有七百萬人,假設有隻怨靈一日殺一個人,一年最多咪殺三百六十五個人。

單論殺害人數佢絕對值得冠以殺人魔之名,但佢未必受讚訟。

重點係死者身份,而唔係死亡人數。

即使街邊少咗一百個乞衣,依然唔會有人在意。

所以警方先竭力隱瞞妖魔鬼怪嘅存在,就算解決唔到靈異事件,至少有能力壓抑社會輿論。

因為,人類就係生活於蒙蔽真相嘅世界。

亦因此,霍靜對一個僅殺死三十個人嘅兇手咁緊張,係十分唔尋常。

「我哋唔知兇手身份,亦唔知佢行兇手法。我哋知道妖魔鬼怪有各種奇招殺死人類,但呢種死法我哋都係第一次見。」

「……猝死唔係應該你哋最常見嘅死法咩?」

但霍靜搖頭。

「唔係猝死。」

喔?啱啱又係你話猝死。

「我哋都以為係猝死,但猝死絕大部分都係心律不正,少數由腦死亡同窒息引起。」

「嗯。」

「但所有死者驗屍後都無呢個徵狀。」

無呢個徵狀……?

即係肉體根本唔存在任何致命死因?

「你有無查清楚?」我反問。

「我哋就算無你咁熟驅魔,但至少醫學技術係無容置疑。」

莫非……意識離開肉體後消逝?

的確存在呢個例子,就係沉睡後意識進入夢境時被殺,無法返回肉體,自然就會死亡。

霍靜拎起呢一張紙,繼續講:「而且死者嘅死亡位置亦好離奇,經我哋查過後當中涉及到一個幾何定律——」

「等等。」

喺張紙上面跌咗幾張相落嚟。

「喔,呢啲就係死者嘅相片。」

唔撚係掛……

我即刻拎起其中一張相,睜大眼睛仔細咁睇。

無錯……我無睇錯。

呢條屍體……

係嗰日馬路邊遇到,要我幫佢喺鎖羅盆村搵返佢個女嘅中年男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