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斷踢落道門,但大門依然紋風不動!

點好……仲有方法!

我喺褸袋拎出最後一粒燃爆彈,點著之後掟落大門門鉸!

門鉸位轟一聲鬆脫,穆爾泰再用短劍將螺絲挑出嚟之後,一腳踢開大門!

就喺呢刻,灼熱嘅氣流直擊背脊。我轉身一望,熊熊火海如同海嘯向我哋湧過嚟!



我左右手抱起阿瞳同阿堯,喺火海湧嚟前一刻跳出屋外!

蓬——



「凌寧壹先生,你上次身體未做詳細檢查就偷偷地逃離醫院,今次帶住新傷舊患返嚟,真係頂你唔順……唔該你愛惜下自己身體先得,好多人想健康都健康唔到,你就好似等唔切趕住去死咁樣。」

上次負責我嗰位醫生再次企喺我面前,邊望住報告,邊喋喋不休咁長篇大論。



「鼻骨骨折,後腦挫傷兼腦震盪,全身多處擦傷瘀傷同埋二級燒傷……加上之前嘅肌腱撕裂,角膜受損,你唔瞓返一個月都咪使指擬走。」

「連自己身體都唔好好睇住,咁樣做驅魔師遲早無命。」一道嘲諷從隔籬床傳嚟。

「穆爾泰先生,你身體都唔好得去邊,膊頭同手臂七處利器插傷,六處利器鎅傷,全身多處擦傷瘀傷同埋二級燒傷,你都要瞓返半個月……話說驅魔師係咩職業?神父嗰啲?」

「詭修女嗰啲。」瞓喺病床上嘅我望住天花刺眼嘅白燈答。

「原來係特技演員……喂,依家拍戲唔使咁搏嘛?咁樣搏法有錢都無命使……」醫生搖頭嘆氣一聲,「一陣會送你兩個做詳細檢查,特別你早有前科,今次我會叫多幾個護士睇住你。」



「麻煩到死。」我忍唔住講咗聲。

醫生走咗之後,我問穆爾泰:「件事最後點?」

「警察嗰邊霍靜幫手搞掂嘅事,應該掩飾成煮嘢食失火事件。」

「教會權力真大。」

「教廷底下有二十億信徒,有咁嘅勢力先叫正常。」

「嗰個叫阿笨……Ah Puch嘅神靈點?」我不經不覺學咗白寧啲壞習慣,「你無搵到有關瑪雅古神嘅召喚儀式?」

「瑪雅文明喺中世紀消失得一乾二淨,搵唔到。」穆爾泰搖頭,「不過神殿被毀,洗腦解除,失去信徒,就算未消失都無信仰去繼續支持存在。」

「你都認為神靈係需要信仰先能夠存在?」



呢個係我之前同白寧討論嘅前提,神靈係咪要透過吸取以信仰形式傳送嘅能量去維持自身存在。

「你有無諗過,本來係咪真係有神靈存在?」穆爾泰反問我。

「咩意思?」

「造神思維,喺古代科學未發達時代,人類將無法解釋嘅自然事件形容為神明人為造成,並加以崇拜。當崇拜唔存在嘅靈體,信仰無法抵達正確嘅靈體,但人類依然透過信仰釋放出微弱嘅能量。」

「於是日積月累,呢啲能量聚合一齊,化成神靈。」我明白穆爾泰嘅話,幫佢講埋下一句。

「無錯,造神思維唔係單止人類創話神話,而係人類創造神靈。」

「既然係由人類信仰創話出嚟,咁失去信仰之後就自然會消失。」



「睇嚟你個腦未蠢到一塌糊塗。」

「呢個係合理解釋之一,咁就可以解釋點解基督教興起之後,咁執著去摧毀各地嘅神話。」

過於相信虛假嘅妄想,最後創話出似真似假嘅事實,就係古代人嘅愚昧無知。

「咁點解,Ah Puch喺瑪雅文明摧毀之後並無消失?」我疑問。

「就算係虛假,佢都係『神』。擁有強大神通嘅古神,總會有一啲方法去避免自己被消滅。」

「你認為除咗Ah Puch,仲有其他古神以某種形式存在喺現實,或者其他高維空間?」

「鬼知。」

除咗我哋之後,阿瞳一家人都被送到醫院。



聽講佢哋醒返之後,唔記得發生過咩事,記憶保留喺變成狂信徒之前,除此之外並無大礙。

唯獨阿瞳爸爸,佢嘅右腳作為祭品獻畀神明,結果永久失去知覺,就連醫生詳細檢查完後都搵唔到結果。

不過,至少佢哋平安無事。

總算完成委託。

檢查完之後,我慢慢行出急症室。

「小凌!」

白寧好緊張跑到我面前。



「你無事啊嘛?你無事啊嘛?」

「成身包到一舊一舊,唔通我貪得意拎自己嚟包壽司?」

「小凌係衰人,係都要人擔心!」

「又無人要你自作多情。」

白寧鼓起臉腮,紅都面晒咁話:「小凌你——」

「多謝你。」

我拍一拍白寧個頭。

「我,返嚟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