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如雨,一名十六歲的高中生,主張慢活的少女,對社會的競爭,學校的壓迫無所適從。 一天,世界分裂,成了三個互相交錯的空間—茫間,廷界與臾界。大部分人失蹤,唯獨如雨和少數人倖存。究竟竭力掙扎,能否打破命運的枷鎖? 這不僅是一個科幻故事,也是一個愛情小說。





「叮噹」下課的鐘聲終於響起。久久趴在桌子上的我,微微張開眼睛,睡眼惺忪地看著窗外。滴答、滴答,一滴滴剔透的小水點悄然落下,驟然變成一絲絲細線,一條條流砫。本來的漫天紅霞倏然化成一簇簇闃黑的濃霧,莫名充斥着一種危險的氣息。

「噠、噠噠」這是甚麼聲音?課室空無一人,喧鬧不再,只有一片寂靜。靜得耳邊只有風蕭蕭略過的呼聲,靜得連一根銀針掉落的聲音也能聽得見。現在不是放學時間嗎?氣氛為何如此怪異?看向手錶,鈔針,倏然靜止不動了。「噠噠噠噠」怪聲再度傳來,從小至大。從遠......至近。我不自覺地握緊衣袖,只感手心一片儒濕。心中一慄,我揹上沉重的背包趕緊離開。

深吸一口氣,打開門,我一鼓作氣地迅速下樓。不經意一瞥,只見一抹黑影在走廊的轉角位瞬間閃過。「嘎...嘎」逃離似的,我奔到校門前,打量四周,沒有人。幸好。也很不好。處處渺無人煙,使我暗生疑惑。雨未央,流如砫。傘,在課室,逃走時竟忘了拿,使我不禁在心裏暗罵一聲。驀然,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把傘遞到我眼前。抬頭一看,一個貌似十七、八歲,眉目清秀的少年正目光深邃地默默凝視着我。憂鬱的雙眸,高挺的鼻子,薄薄而緊抿的嘴唇,無一不彰顯出他此時複雜的神緒。似是尷尬,他別過頭,移開了目光。「謝謝。」我把傘接過,輕聲說道。正欲跨過門檻之際,他把我的手腕緊緊握住,凝重地道:「你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

「甚麼?」不解其故,我貌彰唯諾。
「你沒注意到嗎?那片濃霧。」


儘是荒謬,可確實,從課室到校門的寥落,天氣的極端轉換,這個空間的怪異我多少還是能感覺到。
見我不語,他看向我。
對視半响,我支支吾吾地道:「那......這是甚麼情況?」
他神色冷峻地説:「世界分裂,成了三個互相交錯的空間—茫間、廷界和臾界。你本來身處的世界,已不復存在。」
督到我眸裏一息間的錯愕,他接着説:「你正身處臾界。」
突然接受到這竉大的訊息量,我神思飄渺地問他是何人。
似是想起甚麼,他嘴角微翹,淺笑道:「我叫千樹,是誰,你往後便會知曉。」

這裏是臾界—一個只有黑夜,永無白晝的世界、一個只有謊言,善良泯滅的地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