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是家凡嗎?」似乎深山野人的造型還未討她厭。

  「嗨!是的,我是林家凡。你是Kaho小姐吧,很高興認識你!」

  「不要這麼見外,叫我Kaho就可以了。家凡你是在晶力強半導體科技公司的香港總部工作嗎?」

  「是的,在這家公司工作都已經一年多了。聽平井說你以前也是在日本分公司工作的,對吧?」

  「是的,我在晶力強也工作了一段時間。晶力強的確是一家很出色的科技公司,那段日子我真的學到很多有用的知識,不論是技術層面還是待人接物方面。可是去年家父生病,要回來福岡幫忙打理家裏的生意,所以不得不辭掉東京的工作。真懷念當年在晶力強奮鬥的日子呢。」她和我差不多時候入職,但比我更早離開,一年左右的時間被形容到好像把整個人生都投放在這公司,真的好誇張,很明顯她是在說客套說話。



  「對呢,Daniel和強都好嗎?很久沒見過他們了!」

  「你認識他們?他們都安好。」在公司裏橫行無忌當然很好:「Daniel正忙著幾個公司的重點項目,強就負責智能筷子第二代的研發,我則跟著強做事。」我想說我的職責其實是斟茶倒水,但英文不好不知怎說。

  「很好,跟著Daniel和強能學到很多東西,加把勁呢!」年紀她跟我差不多,在公司的經驗又比我還要少,怎麼感覺她像個前輩在訓示後輩?這讓我感覺有點不爽。

  「聽平井說,Kaho小姐家是經營餐廳,沒錯吧?」

  「明太子,有聽過嗎?我家從我曾祖父那一代就開始經營明太子的產品加工及銷售,但直到十年前家父才在福岡天神區開設了第一家餐廳,一直都是由他打理。現在他行動不方便,餐廳就由我來接手了。」跟著她傳來一張圖片,似乎是個平面廣告。圖片上有兩條淡紅色,形狀如膶腸般的物體,相信就是她所提及的明太子。圖片右上角用古典的字體寫著「宮崎屋」。



  「好厲害!Kaho小姐家的公司涵蓋的業務很廣泛,是大企業呢!」

  「哈哈,誇獎了。其實也只不過是一所食品加工廠和一家餐廳而已,絕對不是甚麼大企業。但老實說,我的確充滿決心想把公司的業務拓展一下。當時回到宮崎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強產品的宣傳,試想想一家百年老店在九州竟然名不經傳,實在太可惜了。」不敢想像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她已經是個老闆,而且滿腔熱血。相反我對自己的事業仍感到相當迷茫,似乎我倆是不同層次的人,再聊下去會被她發現我是如何的低等。

  佳穗是我第一個遇到事業心那麼重的女性,往後的日子跟她聊的話題總離不開她公司的營業額和發展方針。我真的由衷佩服她,二十來歲的一個小女孩竟有如此雄心壯志,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都是同期入職,她卻比我學到更多。跟她聊久了,漸漸感染到我也應該要抱著積極的態度為事業拼搏。但到底,我仍對她的話題沒太多興趣,甚至有時厭倦得不想回覆她,可是看見她那閉月羞花的美貌,就忍不住想跟她繼續聊下去。

  我和佳穗不是每天都聊天,可是一聊就至少來一個小時,有次更聊到三更半夜。而通常都是她主動找我,這讓我有點驚訝,被平井形容為萬人傾慕又高不可攀的女人,竟然主動跟我這個窮酸醜陋聊天,更何況大家都素未謀面。難度香港男生有甚麼魅力可以吸引到日本女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