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頭文在課堂上,心中想著Helen那個笑容。可惜Helen是個飛機場,我絕對不會愛上Helen的,青頭文對大波妹的牽掛是無窮無盡的。這節作文課,是作一篇名為談敵人的作文。青頭文感到可笑,青頭文是個忠誠的毛澤東主義信徒,當然要寫階級鬥爭,持續革命之類的廢話,所謂的敵人,就是階級敵人,例如托派,蘇修狗腿,中修狗腿之類的。用新聞的說話來說,青頭文已經踩了紅線。青頭文的靈感不錯,還舉例毛澤東思想如何輸出外國,引導無產階級革命。當然要提及他最喜愛的日本赤軍,還有青出於藍的紅色高棉。這些組織,利用毛澤東思想殲滅一切敵人,無論是外部還是內部。青頭文這樣一寫,不知道老師要怎樣評改。
    青頭文很快就寫完了,望住窗外,欣賞美麗的女同學。平時總不覺得她們美麗,可是用心一看,還是能找出她們美麗的地方。青頭文又陷入毛澤東思想的迷思了,通識課令他愛上了看新聞,可是新聞中,他發現中國政府是以無產階級為敵。這樣,鄧小平就是中修狗腿了。中國人忘記了毛澤東思想嗎?雖然天安門還掛著毛澤東的照片,可是把毛澤東思想拋之腦後。這個耐人尋味的政治問題,沒有令青頭文討厭政治,反而愛上了這個充滿謊言的世界。
    謊言,無錯,就是謊言,青頭文頓悟了,他追求八婆May失敗,就是沒有說謊,沒有做戲。女人真是麻煩,總是喜歡看男人像猴子一樣做戲給自己看,特別是May這樣的八婆。青頭文笑了,而且是個猥瑣的笑容。紅好彩,大波妹,全部都要。青頭文笑著望住自己緊握的拳頭。如同大波妹,紅好彩,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放學之後,同一個公園,青頭文點起一支紅好彩,深深吸了一口。Helen看見紅好彩,就知道青頭文對八婆May沒有死心。
    「你沒有放棄追求八婆May?」Helen問
    「沒有,我已經有辦法追求八婆May了。」青頭問說,
      可惜Helen沒有興趣知道青頭文的辦法,只是覺得他還是會失敗一次。Helen吸了一口煙,深呼吸,然後用鼻再把煙噴出來。青頭文看見Helen幼稚的吸煙手法,表演一個大迴龍。可惜紅好彩的濃度很高,青頭文咳了。 
     「你駕馭不了紅好彩,還能媾大波妹嗎?」Helen說,可惜青頭文回不了氣,反駁不得。
     「看我表演多一次。」青頭文說。可惜還是表演不了大迴龍。
       Helen把煙頭掉了,用腳踩熄,再點了一支紅好彩,在青頭文面前表演一次大迴龍。


     「紅好彩,大波妹,我全部都要。可惜沒用青頭文份。」Helen說完,還把煙放在舌頭上,把整支煙放在口腔內,鼻孔不斷噴煙。Helen表演了一輪,才正正經經食煙。青頭文技不如人,甘拜下風。可惜無用於打擊青頭文追求八婆May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