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青頭文故弄玄虛追求第二女神時,Helen已經忘記青春的遺憾。青頭文借了遊戲機給Helen,Helen迷上了黑魂這個遊戲。無論是沉默的防火女,開朗的太陽騎士還是不停死亡的不死人。都是Helen喜愛的事物。在這個冰冷虛擬的世界,就像家一樣溫暖。
  Helen砍過石像鬼,在病村迷路,在塞恩古城發怒,到了王城的喜悅。為大狼希夫和狼騎士流淚,在灰燼湖發呆。最後Helen傳火了,不過這一切是個騙局。傳火原來是個騙局,爆機之後,Helen感到無盡的空虛。假如傳火是個騙局,社會一切賦予人的目標,奮鬥目標也是個騙局。像不死人一樣,被人欺騙去傳火來延續這個時代。Helen落街買煙,不知不覺買了紅好彩,是青頭文最愛的煙,只是自己無緣無故買了青頭文的愛煙。Helen已經不依賴煙草,而是依賴青頭文。
  Helen內心空虛,寂寞。點一支煙,呼吸出來的,還是寂寞。Helen覺得自己已經愛上了青頭文,這是個可悲的事實。青頭文愛大波妹,可是自己是個飛機場。再吸一口煙,在尼古丁的作用下,Helen好過了一點。青頭文是個on9仔,自己絕對不會愛上這個on9仔的。Helen內心是這樣想的,可是欺騙自己是很難的。Helen不停吸煙,想內心平靜下來。彈走煙頭時,Helen笑了。就像自己的青春留下遺憾,都是無可避免的事實,自己要像青頭文一樣開朗面對。好似遊戲中的不死人一樣,面對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
   神愛Helen,甚至把青頭文賜給Helen,叫她得以堅強。這時的Helen,已經變成和青頭文一樣on9的人了。可是他們是快樂的人。
   一日之後,同一個公園,Helen和青頭文又再食煙。青頭文一邊吸煙,一邊說要戒煙,因為第二女神不喜歡他食煙。Helen笑著說:「戒吧,這是你的王道征途。」
  「戒煙易,戒女難。」青頭文說。
  「 到時你無煙又無女,就是個柒頭皮了。」Helen說。
  「我還有你。」青頭文說完,Helen臉紅了。
  「神愛阿文,不是將八婆May賜給我,而是把Helen賜給我。」青頭文繼續說。
  「可惜,我不愛on9仔。」Helen說。


  「又不一定是愛情,我們之間,是一種微妙的關係。」青頭文說
  「你還是愛大波妹的。」Helen說
  「對,你對我來說,是高於大波妹的存在。大波妹常有,而你是唯一。」青頭文吸了口煙繼續說。
  「我是你女神?」Helen問。
  「不是,我的女神,還是大波的,我叫她作大波女神。」青頭文答
    Helen聽完這席話,覺得青頭文真的是一個不能再on9的on9仔。果然,Helen的青春,註定要留下遺憾,就像青頭文這樣的on9仔也不會和自己產生愛情。看來飛機場在青頭文眼中,和男人沒有分別。
    Helen彈走煙頭,讚賞青頭文是個可愛的人。青頭文對象Helen笑,那個笑容,也是很溫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