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中,吸煙的只有May和Helen,青頭文還未放棄第二女神,和她去開無聊的政治會議。Helen一直渴望能像May一樣擁有豐滿的胸部,可惜她沒有。她提出大膽的要求。
「我想摸下你對波,因為我,我無,所以想摸下。」Helen尷尬地說。
  May解開鈕扣,扯高了運動內衣,示意Helen。
  Helen終於摸到了她渴望的巨乳,那種手感實在太美妙了,是一種很溫暖的感覺。Helen忍耐自己的慾望,把手收回。說「夠了。」
  May整理好衣服,若無其事地食煙。可是Helen冷靜不下來,摸過乳房的手不停抖動。她用左手按住了右手,可惜連左手也一起抖動。Helen吞了口水,阻止自己回憶那種美妙的感覺。她噴一口煙,把手放在自己的胸上。只感覺到心臟劇烈地跳動,難道,這是青春,初戀的感覺。無錯,這絕對是初戀的感覺。雖然Helen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她吸一口煙,回憶自己那個關於牛仔的浪漫幻想,可惜,現在她的腦中,只有May,就連那個英俊的牛仔,把帽子除下,卻是May。
  May吸煙的側面很美麗,可惜Helen不停壓抑自己,不去欣賞這個美麗的側面。
  兩人沉默地吸煙,只是Helen無法平復她激動的心情。
  青頭文在無聊的會議中,睡著了。他發夢,夢見和第二女神相擁,談心。可惜好夢不長,大中華膠把他叫醒了。他說在討論第二次佔領運動的路線問題,青頭文竟然睡著,實在可惡。
「路線問題反正都是內定了,有用的你不肯去做,無用的你不停討論,有用嗎。你那個永續基本法,可行嗎?」青頭文問。
「可行。」大中華膠答


「可行就不用講這麼多廢話,中國文化沒有法律精神,沒有契約精神。當年鑄造刑鼎的時候,孔丘不是反對嗎?所以華夏和憲法是不可共存的,就連毛澤東也說過憲法只不過是欺騙人謊言。」青頭文說。
「中國會進步的。」大中華膠說。
「進步還進步,野蠻人以前用棍殺人,現在用槍殺人,也是進步。中國進步不會是你想的那種進步。」青頭文說完,拿起了筆記看了一眼。
「我雖然不讚成的你主張,不過大家信你,投票通過也沒有辦法,我無論理解與不理解,都會執行通過的議案。」青頭繼續說 。
  大中華膠的提議自然失敗了,青頭文繼續發夢。第二女神發言時,青頭文跟本沒有留心她說什麼,就算留意,也很難理解什麼叫自決,爭取更大自決空間。不過對於青頭文來說,第二女神就是他的紅太陽,第二女神的說話,青頭文更是「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
  這個無聊的會議,青頭文想起了鳳歌笑孔丘這句詩,鳳除了笑孔丘,還笑青頭文。笑他們這些渾水揸波狐群狗黨,鳳不會和貓頭鷹爭老鼠,青頭文也不會和大中華膠爭權力。只不過大中華膠太過無聊,以為青頭文這個好色小子會和他爭。青頭文食香口膠,恍惚食竹實一樣。
  青頭文,繼續在會議中發呆,心中想著《毛澤東思想》。想起中國歷史是一個個的謊言,這個謊言,是由孔子作春秋開始。孔丘作春秋,亂臣賊子懼,可惜亂臣賊子不怕,至少毛澤東不怕,當年還叫紅衛兵挖了孔家的墳,紅衛兵把那些頭骨當足球踢。毛澤東喜歡看資治通鑒,自然不會被孔丘作的春秋嚇到。到底人有多愚蠢,才相信這些鬼話。青頭文看著大中華膠,在想,到底愚蠢到什麼地步,才相信這些鬼話。不過換個角度思考,能被春秋嚇怕的,都是亂臣賊子。不懼春秋的,就是不算是亂臣賊子。青頭文想到這一點,笑了起來。通識教育的多角度思考,還是很有趣的。看來毛澤東這個不懼春秋的人,還是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