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頭文繼續看守物資,新到的物資有點特別。特別沉重,木箱還用釘釘好了。這到底是什麼,青頭文絕對要打開一看。可惜他沒有工具,青頭文走去勇武派的地盤,用大量能量棒換了一把瑞士軍刀,還是用來野餐的那款。青頭文把刀藏在褲袋中,等待機會來臨。終於到了夜晚的造勢大會,所有人跑了去大台那邊。青頭文很快起出釘子,發現木箱中竟然有左輪手槍。青頭文繼續拆開木箱,還是左輪手槍。可是子彈并不多。這時青頭文終於明白K先生的意思。這是一場屠殺,青頭文和集合的群眾被出賣了。顯然,這些數量的軍火,并不足以對抗,只是一個屠殺的藉口。青頭文推出彈倉,看見入面是填滿子彈。青頭文收好手槍,向大台走去。他一心想叫第二女神離開,因為第二女神和自己不值得死在這裡。可惜第二女神在台上發言太久,青頭看手錶,已經是十一點十五分了。他還要用時間跑去碼頭,終於,十一點二十分,第二女神講完廢話了。青頭文就跑上大台,叫第二女神跟他來。青頭文故作鎮定,說要和她去碼頭看風景。
   第二女神以為青頭文是個浪漫的人,可惜,她不知道,自己被出賣了。兩人走到碼頭,已經十一點二十五分了。
  「還有五分鐘,船就來了。」青頭文說
  「什麼船?」她問
  「如果有多一張船飛,你會否跟我走。」青頭文說。
    第二女神看見青頭文如此浪漫,就臉紅了說「願意。」
    這時船來了,K先生站在船頭,看見青頭文,露出難過的表情。拿出步槍,對住了青頭文。青頭文立即撞跌第二女神,自己趴在她身上。這時K先生開火了,雖然沒有射中兩人,卻射死了隱藏在黑暗中的大中華膠,他手持的槍撞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跟著,大台的方向傳來了槍聲。
   登船之後。K先生說要去會合印度的毛派游擊隊,在東南亞展開共產主義革命。船上除了K先生,還有來自日本,中國的毛派分子。他們要展開王道征途,毛派革命。青頭文站在甲板上,望住燈火璀璨的集合廣場點起了煙,而第二女神則不敢相信這場屠殺,坐在甲板上一言不發。船關了燈,隱藏在黑暗中,在黑暗中航行。
   「你為什麼要救我。」第二女神問。
   「因為我,我不知道,當我知道這是個局時,我第一時間就想起要救你。」青頭文說。  


     這時,青頭文在外套摸出一罐偷來的咸牛肉,他同第二女神走入船倉,和那些革命同志一起分食。第二女神也食了一口。這時,船上的人都食過咸牛肉,大家都是同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