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死了!」張玉玲用手托著頭,抱怨道。「這星期沒有案件發生嗎?賴警官又不委託我。」
近來,張玉玲的第二人格經常出現,還煩著我。

「很悶啊!」

「那麼......」

張玉玲望向我說:「啊啊?你這小配角給我滾開,姐姐沒空給你糧食。」

你是什麼意思?把我當成貓狗寵物嗎?而且你明明有空!



「不,我是說既然今天也沒有委託,不如快點找出你哥哥吧。」

語音剛落,事務所的電話就響了。

張玉玲馬上接電話道:「你好,這裡是張俊文偵探事務所,請問有什麼事?」張玉玲的人格切換速度快得驚人,我被她嚇了一跳。

「原來是賴警官......嗯......好的,我馬上過來。」只聊了約30秒就掛了電話,真快。

「怎麼了?」



「有案件發生了,死者是一名就讀區內名校的女生,被發現陳屍在小巷。」張玉玲邊穿上外套邊說。

我歪了歪頭。「唔?近來這類案件挻多的,好像已經有三宗了,加上這次是第四宗。」

「嗯,就是這案件,好像是和之前的那三宗是同一犯人。」

就在趕到案發現場的途中,我問了張玉玲這個問題:「你是從何時開始有第二人格的?」

「好像是先天性的,所以我小時候就要吃藥控制。有一次我忘了吃藥,把哥哥打傷了。但他沒有生氣,更沒有討厭我,反而比以前更關心我呢!」



「喂,你該不會是喜歡你哥哥吧?」

「是的。」

沒有拐彎抹角,只是率直地回答我的問題,偵探們都是這樣的嗎?

「到了,就是這裡。」張玉玲指著前面的後巷說。

後巷躺著一名少女,死因是後腦受到硬物重擊。而賴警官和十多名警員正在調查和搜證。

現在氣溫只有攝氏13度,而屍體沒有穿很厚的外套,現在的女生都不怕冷嗎?

「所以,有可能是隨機殺人。」賴警官正在和張玉玲說明他對這案件的看法。



「不。」張玉玲快速否定道。「這不是隨機殺人事件哦!」
#
「為什麼你會這樣說呢?」賴警官好像有點生氣,可能是因為再次被張玉玲否定吧?
「其實......這很明顯吧?這些受害者(死者)都是這區的有名女校學生,而且是同一間學校。」這次不只有張玉玲,連我也否定了他,好像有種火上加油的感覺呢。

「不好意思,我想打個電話。」張玉玲向後方走了兩步,就拿出手機,說:「好久不見了,有空一定要聚一聚呢!不過我今次打電話過來是想找你的女兒的......」過了一會,她就回來了。「不好意思,賴警官,我有事要和李博坤先走了。」她鞠躬致歉。

「嗯,本來希望你能幫助我們呢!」

「不,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什麼?」賴警官瞪大了雙眼道。當然,我也感到十分驚訝,但沒有表現出來。

張玉玲轉向我說:「我有東西要買,可以陪我?」



「當......當然。」

買東西?約會?!不不不......她喜歡的是自己的哥哥。而且,現在正在工作中。

我們到了附近的百貨公司。張玉玲要買假髮、橡皮筋和眼鏡。話說......她買這些要幹什麼?不過她戴上眼鏡的樣子也滿可愛的,能更凸顯她的文靜和有禮。

買好了東西後,她就說要探望朋友。她的朋友有個十多歲的女兒,和事件中的死者就讀相同的中學,難道是朋友嗎?

「下一個,是我。」她好像叫陳靜,品學兼優,是全級第五名。「陸可宜說下一個是我!」她抱頭跪在地上,豆大般的淚水從眼睛掉下來了。張玉玲馬上上前安慰她:「放心,你只要詳細地告訴我事情發生的經過就可以了,我會幫你解決的。」

陳靜坐好後開始把事情慢慢說出來。事情是這樣的:陸可宜是陳靜的同班同學,她的父母十分嚴格,要求女兒考獲全級第一名,但她一直只考到第七名。有一次,她想到了一個辦法:只要前面那六名女生消失了,她就可以成為第一了。之後她就傳訊息給那六名女生,並邀請她們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出來一起溫習,然後殺死她們,如果她們不受邀,就說會聯合整班欺凌她,所以初時大家都受邀。但後來,大家都知道她幹的事,所以她就說不受邀者的家屬會被殺,報警者也是。而明天正是陳靜的死期了。

「放心吧!我有辦法。」張玉玲站起身說。「不過,我需要你的校服。」
#
陳靜走進臥室後沒多久就出來了,她手上拿著一套整齊的校服。



「謝謝你,我會先洗乾淨再還給你的。」張玉玲接過校服後說。

「拜託你了。」

「嗯,放心吧!我會解決一切。」

離開了陳靜的家後,我們就回去各自的家了。

而第二天,我在事務所內見到的是一個女生,不,是「偽裝成女生」的張玉玲。

「早上好!」

「你......你......」因為她戴上了昨天買的假髮和眼鏡,還把假髮束成馬尾的樣子十分可愛,令我無法好好說話。



「抱歉,嚇到你了嗎?」張玉玲露出了有點擔心的樣子。

「沒......不,真的嚇到我了。」為了掩飾早已可以把生雞蛋煮熟,紅得像蘋果的臉,我馬上把視線移到左邊的牆壁上。

「沒事嗎?你的面很紅呢,發燒了?」說著說著,她就走到我前面,用手觸摸我的額頭。

我馬上退後一步(還差點撞到門),說:「沒事,沒事!我很好,謝謝關心!」就向右走到沙發上坐下了。

「一會我要出去,你也要一起嗎?」

「出去哪裡?」因為面還有點紅,所以我沒有望向張玉玲。

「去捉那個殺人犯呢!」

我馬上恍然大悟,說:「當然要去,只有你一個,萬一發生了什麼事就糟了!」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張玉玲的笑容還掛在面上。

「你是笨蛋嗎?」我站起來,走到張玉玲面前,捉住她的肩膀說:「你要面對的是個殺人犯,不是個平民啊!為什麼你還可以笑容滿面,用一會兒去玩的興奮心情跟我說去捉那個殺人犯啊?你不關心自己,但別人會擔心你的!」

「一起去吧。」張玉玲低著頭說。

我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大力地捉住她的肩膀,我馬上放手道歉。

「沒關係,我也有錯。每次要去捉犯人時,我也會忘記『危險』這個詞。」張玉玲望向我,她的笑容消失了。「對不起。」她鞠躬後就回到工作桌,收拾一下要拿的東西後就走到門前說:「出門後不要和我距離太近,而且遇到犯人時也不要出來,要乖乖躲起來。在適當的時間才出來。」

我點頭說:「明白了。」

到了目的地後,我就躲在雜物的後方,靜心等待陸可宜的到來。

過了十分鐘,她在張玉玲的後方出現了。她慢慢接受張玉玲,然後用手上的鐵棒揮下去。同時,張玉玲快速轉身,並用手上的雨傘擋著陸可宜的攻擊。

「什麼?」陸可宜十分驚訝,並退後兩步。看清楚張玉玲的樣子後說:「你不是陳靜,那麼你是誰?」

「啊啊?從來沒有人敢問本小姐的名字,哈哈,雖然我也不知道你是誰,但你應該就是那個殺人犯吧?」

張玉玲的第二人格......出現了。

「嘖,算了,你快告訴我陳靜在哪?」陸可宜火冒三丈道。

「陳靜?我不認識。但......」張玉玲用眧不起別人的眼光說:「既然你剛才打算偷襲我,那麼你就是我的敵人了。」語音剛落,她就衝上前用雨傘揮向陸可宜的頭,陸可宜沒有退縮之意,用鐵棒接著。

「嘖!」張玉玲退後半步又上前襲擊陸可宜,陸可宜當然可以擋住雨傘,但是張玉玲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腳踢中陸可宜的腹部。陸可宜不是格鬥家,這一腳就足以令她昏迷。

「李博坤。」

「在!」我伸出頭回應她。

「叫賴警官過來。」

「明白了。」我拿出電話打給賴警官。

 過了一會,就有一群警員把陸可宜帶回警局。

「事件終於完了!」我伸了個懶腰道。

「不,事件才剛開始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