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是個每天可以令對方忘記一件事的超能力,女生因為向心儀同學表白失敗,尷尬的她於是幾經波折找到可以令人失憶的超能力販賣店…」發言的是美國大型動畫工作室Ola的新任動畫導演丹尼爾貝克(Daniel Baker),「…得到能力後,所有尷尬的事都可以隨意消失,她決定每天都向男同學表白一次,每次失敗又會向對方施展能力,令對方失憶…」

會議中除了有公司的管理層,還有幾個項目助理,其中一個正是珍妮。珍妮很想立即打辭職信,離開這個玩弄感情的丹尼爾,但這是自己爭取多時的助理工作,作為經驗不多的助理,她給自己至少三年的時間。

會議完結,丹尼爾再次投入他的創作故事,辦公室內總會放幾支酒,好給丹尼爾刺激一下靈感。由於珍妮的設計能力極高,她於是被安排負責人物的外觀設計,由主角少女各種可能的造型,到其餘角色及神秘反派的造型,還有故事的場景,管他最後有沒有這個角色,管他最後用不用這個場景,能令管理層相信故事,喜歡故事的東西都要畫,這也是珍妮的工作。這是丹尼爾第一個負責的項目,故事發展初期丹尼爾特別需要珍妮,亦因為這個原因,令兩人的相處時間大增,過往在兩人交往的三個月裡,珍妮覺得這是天下間最好的安排,但現在,珍妮恨不得被投閒置散…

「將所有管理層的回應都做一個報告,明天早會前交給我。」丹尼爾一身酒氣,在車子上解開自己的領帶,外邊下著大雨,風也有點大,丹尼爾只想早點回家。



「這不是唐納負責的嗎?」珍妮愕然,駕著的丹尼爾的車子,她今天最後的「任務」是幫飲醉酒的丹尼爾把車子駕回住所,自己再搭計程車回家。

「唐納負責甚麼?」

「…他負責每次早會的…」

「要是他負責甚麼到你管,那你就負責他,不是我負責他吧」丹尼爾冷語,「你負責我叫你做的事,不是負責八卦誰負責甚麼工作。」

珍妮氣結,沒有作聲,車子內只有他們兩人。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但我不會因此而優待你…」丹尼爾繼道,「…安份的做好工作,你好我好…風大雨大,大家已經同一架車,離開對你也沒好處吧…」

丹尼爾沒有因為被珍妮拆穿偷情而畏懼了她,雖然這對正在上位的導演而言絕對是醜聞,但處理三角戀他駕輕就熟,如果珍妮向公司投訴,甚至向記者公開,丹尼爾事業短期內或有損害,但相對珍妮亦一樣,因為沒有人會敢起用她,一個有桃色背景的助理。

泊好丹尼爾的座駕,那是架高性能的房車,丹尼爾的最愛。珍妮撐著傘子,登上一架計程車就回家,她沒有去睡,直接把管理層等人的回應做成報告,天很快就亮。珍妮當然有一秒想起過病君,也有想過到天台,但她當然沒有,因為病君早就走了。病君用韋凱恩(Kane Wai)的名字向珍妮介紹自己,那是他這趟旅程用的假名,珍妮心血來潮,在網上搜尋著韋凱恩的名字,「怎麼這個人連Twitter,Facebook和LinkedIn 都沒有…」,珍妮是這樣想著。

午飯時間,丹尼爾又醉了,珍妮又要駕著丹尼爾的車子出去執行「任務」,這次是入油。

同一個晨早,病君再次到一個紐約市的高樓上看日出。他沒有等到自己的右大腿痊癒,他大約一星期左右就離開英雄聯盟總部,因為那裡根本沒甚麼好做的,萊利先生仍未承認自己的能力,所以不會安排他做任何事,再者,萊利先生不準他離開隨意走上地面,那是因為對基地位置的保密理由,這對病君是個重大的事情,因為他不能看到每天的日出。



由他離開基地後,每天都會到不同,但又在附近的高樓天台看日出,雖然帶傷的他要偷入天台是有點困難,但他仍然堅持這個習慣。從那次之後,他總會留意有沒有人在天台向自己呼叫,更準確是在八十八層高的那一個天台呼叫,那當然沒有,因為在珍妮眼中自己已離開紐約。天很快就亮,病君有一秒也想起過珍妮,望著珍妮工作的那座大廈,這天她工作怎呢?病君心血來潮,在網上搜尋著那座大廈,能通向天台的公司就只有Ola動畫工作室,「她負責甚麼呢?」,他是這樣想。

此時,病君發現自己生病了,他身體的一種傳導物質突然變低了,那是血清素(serotonin),這是甚麼病呢?強迫症,焦慮症的一種。

下午到了,病君又在百無聊賴,那幾個金屬生命體怎樣呢,萊利不再讓病君得知消息,就是怕病君偷偷去了解。病君想得入神,此時一架車子使至,差點把病君撞倒,那是丹尼爾的車子!?

丹尼爾的車子花了,病君沒有事,但見步出來的竟然是珍妮。

「你沒事嗎?凱恩…」

「沒事,對不起,你的車子…」

「不緊要,不是我的。」珍妮一笑。

病君訛稱自己因為腳傷而延遲了回港的時間。兩人這次終於交換了電話,珍妮趕著駕車回公司,兩人道別。病君忍不住回頭,車子已經轉了彎。噢,血清素又低了。



病君想著,原來愛情,像強迫症。

第九章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