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Sir 響台上嘅反常舉動, 令到台下嘅工作人員正在緊張萬分, 偉哥不斷打住手勢同揸住對講機, 正命令所有工作人員都要隨機應變, 「改 rundown 呀, 停咗個音樂去先!」 強勁音樂開始慢慢停下, 而現場觀眾亦開始察覺到楓 B有啲唔妥咁。
 
楓楓 Sir 呆呆咁向前行到台邊可可面前之處, 二人正響台上台下對望住之中, 一時之間可可即時成為全場嘅焦點, 就連可可身邊嘅 Carrie 同洛儀都大感不惑, 洛儀問住可可, 「喂, 做咩楓 B 行過黎眼定定咁望住妳嘅?」
 
楓楓 Sir 開始攞起個小提琴就拉, 一輪淒怨嘅小提琴樂聲之後, 楓楓 Sir 跟住就響可可面前嚥住喉咁清唱住。
 
「風柔柔, 伴著我回頭, 倦眼光, 暗暗的濕透, 窗台旁, 輕輕叫喚妳, 期望妳……向我揮手……..」
 
台下嘅偉哥正在激到爆炸, 「呀楓又發咩癲呀? (嗌對講機) 呀 Sam 熄哂全場啲大燈去, 同我開盞射燈照落呀楓度先!」
 


楓楓 Sir 繼續清唱住, 「小提琴, 又在奏著愁, 像妳心, 對我的追究, 想從前, 這曲我在奏, 今天心只感惡受………….」
 
台下嘅可可, 知道此刻嘅楓楓 Sir 正響台上唱緊佢嘅心聲。
 
「寂寞地奏, 寂寞地奏, 劇烈地掀起心悔疚, 憂怨琴聲正如舊, 我在停留無退後, 期望妳再次接受, 總不想戀愛沒以後………….」
 
工作人員正好緊張咁問住偉哥, 「點呀偉哥? 我哋 cut 唔 cut 呀楓呢 part 表演先呀?」
 
偉哥望住個台再同個工作人員講, 「唔好停住, 就當係表演一部份咁繼續落去先, 不過大家要執生, 而家同我再開多盞射燈照埋落 A28 位條女度先!」
 


射燈開著咗, 剎時之間, 全場就只得兩盞射燈正照耀住楓楓 Sir 同可可兩個人身上, 而天頂上四個屏幕就正播放住二人淚流滿面住嘅場景。
 

 
「寂寞地奏, 寂寞地奏, 默默讓心抑鬱變奏, 憂怨琴聲更難受, 我在停留無退後, 期望妳再次接受, 不要讓心愛溜走, 不要讓心愛………….」
 
楓楓 Sir 正掩住塊面痛哭緊, 跟住喊咗一陣就再嚥住喉咁唱埋最後果兩個字……
 
「溜……走…….」
 


全場所有觀眾都已經靜哂, 但就只有零星少女正大聲嗌住楓 B 嘅叫聲, Carrie 同洛儀望住中間同樣喊到收唔倒聲嘅可可, 而可可跟住就喊住咁同佢哋講, 「嗚…. 楓 B係我男朋友黎架…..嗚…嗚…嗚……」
 
台上嘅楓楓 Sir 已經放低咗個小提琴響地, 但見楓楓 sir 突然一吓用力嘅後空翻動作之後, 偉哥見到咁, 即時再嗌咪就話, 「即刻開燈起音樂!」 全場大放光明之後, 強勁音樂同時亦再度響起, 楓楓 Sir 跟住就開始照原定嘅表演項目黎使出渾身解數。
 
現場氣氛再度熾熱, 而偉哥亦見楓楓 Sir 嘅演出簡直就超乎想像地咁好, 工作人員埋黎同偉哥講, 「偉哥不得了嘞, 呀楓呢 part 嘅收視爆升呀!」

台上勁歌熱舞緊嘅楓楓 Sir, 超凡嘅演出水準果然震攝住整個紅館, 台下嘅人正睇到如痴如醉之際, 好快楓楓 Sir 嘅精彩表演就要完滿地結束。
 
但台下三條女之處, Carrie 同洛儀就不斷遞住 tissue 比仲喊緊嘅可可, 洛儀扁住咀黎講, 「呀妹妳唔好咁啦, 我條仔而家無端端變左做妳條仔, 其實想喊果個應該係我至真!」

Carrie 又再講, 「搞到咁揚, 妳聽日實做硬 A1 頭版都似嘞!」
 
隔離有隻手正遞住包 tissue 過黎, Carrie 同洛儀望吓究竟係邊個咁好心, 原來係質奇黎呀。
 
「佢喊得咁犀利, 妳攞多包 tissue 比佢用住先啦!」


 
仲係喊緊嘅可可, 突然一個起身就發足狂奔逃離紅館現場, 全場人靜哂咁望住可可離開, 而Carrie 同洛儀就正唔知點算好之際, 跟住二人就再同時望住隔離果四個靚仔。
 
四個靚仔見倒咁就對佢哋咁話, 「快啲追去睇住妳哋個 friend 先啦!」 「唔好諗嘞, 去啦!」
 
Carrie 同洛儀點個頭之後, 但跟住又輪到隔離果個黑超佬同佢哋講, 「我以前, 曾經都試過響台上亂咁講嘢, 但跟住之後…..」
 
但洛儀正衝住要走咁回咗佢一句, 「唏, 你去搵 Leslie Danny 同呀妹佢地唱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