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快速地做訪問同影相過後, 監制偉哥正大力拍住手黎向眾人講, 「各位記者大哥大姐, 而家我哋要先出發去慶功宴度先, 一陣到左酒店之後, 大家都仲有大把時間黎做訪問架!」
 
眾人聽到之後, 正開始陸續移師到停車場準備上車去慶功宴, 偉哥同旅遊巴司機講, 「成哥, 一陣 0030 前要去到酒店, 你預番 03 左右就要響番酒店門口度等啲人上車走, 我而家先揸車落沙田凱悅度跟跟個場先!」
 
合作無間嘅成哥比左個 ok 手勢偉哥之後, 偉哥跟住就自己獨自揸車先行離去, 而其餘眾人就正陸續上緊旅遊巴士準備出發, 齊人之後, 眾車跟住就要開始陸續駛離紅館停車場之處。
 
而旅遊巴上嘅楓楓 Sir 就依然滿懷心事咁倚住窗邊呆住而坐, 諗起可可響佢得獎之前就已經離座而去, 而楓楓 Sir 望住手中嘅冠軍獎座亦覺沒甚意義。
 
到左沙田凱悅酒店之後, 眾人正魚貫地咁進入會場之內, 見偉哥已經在場內正打點住一切, 但當偉哥見到楓楓 Sir 黎到之後就嗌住, 「呀楓你過一過黎先!」 楓楓 Sir 依舊沒精打彩咁行去偉哥面前, 偉哥跟住就同楓楓 Sir 講。
 


「你唔好成晚都乸口乸面先啦, 一陣班記者仲要同你做訪問架!」 楓楓 Sir 同偉哥講, 「偉哥, 我唔想同記者再提起呢件事, 同……..我已經無心機一陣再做埋落去嘞, 偉哥…..我想……..」
 
偉哥聽到之後即時反應好大地咁話, 「嘩大哥你唔好再搵啲咁嘢搞啦, 今晚你係冠軍黎架, 無論如何你點都同我過埋今晚慶功宴至算呀, 我都已經幫到你盡哂架啦, 咁頭先條女咪就已經坐左響第一行度睇你比賽囉!」
 
楓楓 Sir 再講, 「我知尋晚係妳叫佢黎氹我嘅, (開始有啲激動) 但我唔係要咁妳明唔明呀? 我係要佢真係可以同我響埋一齊呀!」
 
偉哥沉住塊面再指吓隻錶同楓楓 sir 講, 「仲有十五分鐘就要開始, 我話你聽, 你再唔入去補妝嘅話你就必定會後悔, 我唔理你而家點諗都好, 總之今晚你點都要同我做埋呢個慶功宴去先!」
 
楓楓 Sir 仲係呆企住響度, 跟住偉哥就瞪住雙眼好凶咁再講, 「點呀? 你而家係咪要挑戰我極限呀? 你使唔使我搵人押你先至肯行入去咁呀?」
 


偉哥似乎已經出哂真火咁, 楓楓 sir無奈, 跟住就唯有死死地氣咁行入宴會廳旁嘅化妝間度, 行過長長嘅走廊之處, 遠處正傳黎眾人響房內喧嘩住嘅聲音, 楓楓 Sir繼續行入到化妝間內之後, 但突然一個意想不倒嘅情景就正出現住響楓楓 Sir 眼前。
 
「呀楓!」
 
楓楓 Sir 見到可可居然就正響化妝間處嗌住佢, 而其他人就正圍住響可可身邊咁一齊望住楓楓 Sir, 楓楓 Sir正呆左響度之際, 但好快亦正喜出望外咁衝前緊拖住可可對手黎咁話, 「穎穎點解妳會黎左呢度架?」
 
可可同楓楓 Sir 講, 「頭先我搭的士番到紅館落車果陣, 見倒偉哥揸車經過嗌住我, 係偉哥車我黎酒店再叫我留響呢度等你架, 佢仲同我講, 話你表演得咁好都係全靠因為我響度架咋, 佢仲話叫你以後比啲心機去做, 而且佢仲應承話唔會再阻止我地響埋一齊添呀!」
 
化妝間內眾人正熱烈狂呼地拍住手, 「呀楓好嘢!」 「咀佢啦呀楓!」 「錫佢, 錫佢, 錫佢……」
 


楓楓 Sir 笑住同可可講, 「嗱, 係徇眾要求架咋!」 講完, 二人就響眾人掌聲之下正旁若無人咁情深一吻住起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