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TURE」
 
        下雨的夜晚。
        雨水彷彿要把整個世界吞噬,耳邊只能聽到沙沙的雨水聲。
 
        「喵……喵……」
        雨聲之中,能聽到沙啞的貓叫聲,聽起來相當悲哀。
        到底牠在哪裡呢?
        一位金髮的少女無視雨聲,雨水也不能打到她身上。她追縱著聲音的來源,走到了校園的一個草叢邊。
       


        「是妳在呼喚我嗎?」
        少女撥開濕透的雜草,雙手抱起了看起來年紀相當老邁的虎紋野貓。少女溫柔地撫摸著因被雨水沾濕而揉成一團的幼毛。
        老貓好像很舒服的樣子,發出了低沉的嗚叫。
        「貓貓,有什麼事嗎?」
        喵……
        「是嗎……?」少女歪著頭思考著什麼似的。
        喵……
        貓兒回首過來,好像懇求著什麼似的,直盯著少女的雙眼。
        「嘛﹗可以唷。」
        老貓像是聽得懂少女的話似的,從少女的懷抱裡跳開了,在她的腳邊輕蹭。少女一臉高興的看著變得活潑的貓兒離去,然後她的身影亦漸漸消失在白濛濛的雨水之中。


 
 
                「CAPRICE」
 
        「多多支持我們一號內閣﹗風火山林﹗我們是文學系一號內閣,請多多支持﹗」
        又到了一年一度,各個學生組織的宣傳期。在這段時間,每個學生組織的成員都會聲嘶力竭的叫喊著,為求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吶﹗阿傑,你是文學系的同學吧﹗我是JASON呀,是風火山林的財務秘書,請多多支持啦﹗」
        經過某教學大樓的時候,我被這位叫JASON的男同學抓住了肩膀。老實說,我從沒有見過這位一年級生,而我亦不認為他會認識極其不活躍的我。但事實上,他卻能道出我的名字,有夠神奇。
        「哦﹗嗯,你好,好的﹗」我連續吐出了這些意義不明的說話後,便飛快地離開了。


        到飯堂買了一份下午茶餐後,便沿路走回宿舍休息。到宿舍的路,必定會經過一條長長的斜路,我們都稱之為「陰屍路」。可是這條路並沒有任何異靈傳說,其得名只因諧音而已。
        大學的宿舍分為南宿與北宿,而我則住在北宿舍。當初我選擇北宿舍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這兒較為寧靜。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每晚我睡覺的時候,都會有人在走廊踢足球……
        住在宿舍的大學生還是相當活潑,日夜顛倒,所以寧願只是一個傳說。
        而北宿舍最特別的地方……不,應該說整間大學的特色,就是有很多野貓居住在校舍範圍。
        據說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大學靠近山頭,因此有很多貓兒都會跑進來。而且這裡普遍的學生超級有愛心,還成立了「貓社」,負責照顧校園的貓兒。久而久之,大學就成為了貓兒的天堂。
        雖然如此,但樹大有枯枝。總會有些人會傷害校園的貓貓,曾經有學生故意打傷了一些幼貓。
       
        喵……
        「唷,又在日光浴嗎?」我像個傻瓜似的向睡在欄杆的貓兒打招呼。基本上,北宿這邊已經成為了某些貓的根據地,而這隻睡在欄杆的大肥貓,就是其中之一。
        牠的毛色是深啡色的,很近距離看才能看到牠身上的黑色虎紋。牠的身型龐大,而且由早到晚都是擺著一副很睏的樣子。每次我看見牠的時候,都很喜歡走過去和牠聊聊天。雖然牠對我的話毫無反應,但我還是自得其樂。
 
        像我這種沒什麼朋友的人,貓兒是我唯一的聊天對象。
        尤其是在大學裡這些親近人類的貓。
 
        「再見了﹗」我輕輕撫摸著肥貓的頭,與牠道別。可是牠依然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呆呆的看著前方。


 
        我們這間大學沒有所謂的「男宿」和「女宿」,男生和女生都是住在同一棟宿舍裡。可是這種事對我來說根本沒什麼意義,因為我在下課後,都只會第一時間跑回房間玩電腦,而宿舍的活動我都鮮會參與。
       
        要說原因的話,大概是對事物欠缺歸屬感吧?所以對很多東西都是抱著「沒所謂」,「隨便吧」的態度。
 
        為免麻煩,就決定不去參與,一了百了。
 
        另一個原因是我在一年級的時候沒有去迎新營,所以沒有固定的圈子。加上自己的性格較為內向,不太會與人溝通。一般的交流還是可以的,但再深入的交流就會感到疲累。
        「唉……」
        件隨著電腦的開機音效,是我的哀嘆。
        順帶一提,我的樣子雖然不是很好但還不是很糟。
        (好像是這樣}
 
        現在年青人必玩的東西,除了Whatsapp之外,就是facebook。雖然我在大學沒什麼朋友,但我在外面還是有一些死黨,所以什麼facebook呀,whatsapp之類的還是有的。
        我可不是什麼死宅﹗


        唔……由自己來說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
 
        打開facebook後,驚覺有十三個交友邀請﹗
        「嗚呀﹗難道我的春天要來了嗎?嗚哈哈哈,大家都發現了我的魅力所在了嗎?」
        我像個白痴似的,按下了交友邀請的檢視欄,看看到底是什麼美女想和我做朋友。
        心情很緊張﹗
 
        嗚呀﹗很多青春少女﹗嗯?還有男生?喂喂,我可不是「那個」呀……   
        當我細心查看一下他們的檔案後,原來當中有十二個人都是風火山林的內閣成員……
        「可惡﹗你不就是那個JASON嗎?你那麼帥幹嘛?所有少女都被你吸引了啦﹗你很高興吧?」
        我懷著失望的心情對著螢光幕亂叫……
 
        算了,拒絕別人的邀請好像不太好,因此我還是把他們全加為好友。
 
        嗯?好像還有一個人。


 
        他的名字叫「NE。KO」
        很奇怪的名字……中間的句號又是什麼意思?
        現在的年青人取名品味真有問題。
        我一邊吐槽,一邊瀏覽他的個人檔案。
        他的版面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看得到,沒有近況,沒有相片,就像個新開的帳號一般。
        「是惡作劇嗎?什麼NE。KO呀?」
        由於出於好奇心,我還是加了「NE。KO」作為好友。
 
        就這樣,一天我多了十三位朋友了……
 
       
        「FANTASIA」
 
        大學是個非常自由的地方,你可以選擇不去上課,可以選擇不參與任何活動,只要準時交功課,把試考好,就可以順利畢業。


        然而,你必須接受一成不變的生活。
        每天上課後便一個人躲在宿舍的房間上網,看書,然後睡覺。當別人都在快樂的享受著大學生活時,自己卻在品嚐著寂寞,與黑夜和寧靜為伴。
        灰色的,一成不變的大學生活很有可能持續到畢業的那一天。在這之後,別人如果向我問起:
        「喂?大學生活是怎樣的?有趣嗎?」
        「聽說宿舍生活很好玩的耶﹗」
        「參加學生組織聽說是一種不錯的學習吧?是嗎?」
       
        以上的問題我全都不懂回答。
 
        「我……什麼都沒有參加……我什麼都不知道。」
        三年的光陰,被我虛耗掉。除了課堂上的知識外,我什麼都沒有得到。
 
        「唉……」
        嘆氣成為了我舒緩不快的唯一方法。
 
        噹…噹……
 
        電腦發出了我從未聽過的音效。
        我檢查了一些聊天軟件,並沒有發覺有誰聯繫我。接著我花了一些時間才知道這是FACEBOOK的即時通訊功能的通知音效。
 
        「啊……會是誰找我啊?應該是什麼宣傳訊息吧?」我不抱任何期待的打開了FACEBOOK的視窗。
 
        打開了網頁後,竟然看到一個我已經忘記了名字的人向我發出訊息。
        奇怪的名字。
        「NE。KO」
 
        「你好。」
        「你好……請問你是?」我二話不說便查問他的身份。
        差不多過了二分鐘之後,「NE。KO」才說:
        「我是隨便加人而已喔,介意和我做朋友嗎?」
        喂喂﹗這個叫「NE。KO」的人有夠主動啊﹗突然加我好友又對我說想和我做朋友……他都這樣說,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吧?
        「沒問題,不過你是男還是女?」
        我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旨在想知道而已。
        「女吧……嗯﹗我是女孩子。」
        雖然這樣,得知「NE。KO」是女孩子的時候,內心還是有點高興。這就是人性﹗這就是男人啊……
        沒辦法吧……
        「哦……是這樣嗎?可是妳是從哪裡知道我的存在?」
        過了一分鐘。
        「在旁邊的欄目啊。」
        我進去了「NE。KO」的版面。
       
        「0個共同朋友。朋友(1)」
        這傢伙只有我一位朋友嗎?這是惡作劇的感覺揮之不去……
        「妳的FACEBOOK是註冊了不久的嗎?都不見妳有加其他人做朋友的?」
        「嗯……因為平常都沒怎麼用……而且我只想找到某人就心滿意足了……」
        她已經有心上人了嗎?有點失望啊……
        「那麼妳找到了他了嗎?」
       
        「NE。KO」已離線,此訊息將會傳到他的移動裝置
 
        「……」
       
        竟然在聊天途中下線,還真是沒禮貌的傢伙呢……
        可是,她卻給予我一種莫名的神秘感,讓我有點心癢癢的感覺。我懷著這種心情,結束了這一天。
 
 
 
 
        「nocturne」
 
        「阿傑,請你多多支持我們宿生會啊,那麼晚還外出是去買宵夜嗎?」晚上十一時,宿生會的幹事還在大堂裡工作,穿上同款式的襯衣,與不同的宿生搞好關係。對我來說,這種公關的工作實在有夠辛苦,是我的話肯定不會做這種自討苦吃的工作。
        但我看著他們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快樂。他們非常享受著現在的時光,沒有一絲後悔。
 
        「嗯……你們……做這種事會覺得快樂嗎?」我不自覺把心裡的問題說出口了。
        「當然快樂,雖然我們每天都要開會,也要工作到很晚,但是我們都感到快樂,畢竟我們都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嘛……出門小心點啦。」
       
        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就不會感到辛苦。
 
        這種感覺我未曾擁有過。
 
        件隨帶有秋意的晚風,獨自在路上徘徊,更覺寒冷。於是我走到大學附近的小販檔攤,買了一碗熱騰騰的拉麵。
        懷著期待的心情回到宿舍,走到陰屍路的時候,看見一隻貓蹲在草叢旁,朝我這邊看過來。
        在夜晚的時候,貓兒的眼睛像是一顆小燈泡似的,閃閃生輝,漂亮之中帶點妖異。
 
        「啊,這傢伙……好像沒怎麼見過,是新來的嗎?」牠是一隻虎紋貓,毛皮是淺啡色的。我撫摸了一下牠,發覺牠身上的毛都變得有點稀疏了,似乎年紀已經不輕了。
        竟然老貓也會走進來啊……該怎麼辦呢……
        啊,對了,我記得在宿舍的門前有一個「貓社」特意留下來的小屋,好像那間小屋還沒有被其他貓霸佔下來。
 
        我揚揚手道:
        「貓貓,跟我過來啊……」
        我向前走了兩步,牠彷彿能聽懂我的話般,跟在我的腳後。
        「這隻貓真乖啊。」我順利把牠帶到那間小屋裡,然而對牠說:
        「你就睡在這裡吧……我走了囉。」
        這隻小貓緊緊地看著我的臉。
        我像個傻瓜似的向牠揮手道別。
        在別人眼中,我應該是個奇怪的人吧?喜歡和貓聊天多於和人聊天……
       
        因為照顧那隻小貓的關係而耽誤了一點時間,拉麵都變冷了,但我還是照樣吃下去。
 
        噹…噹……
 
        「你好。」
        啊,是那個「NE。KO」
        「晚安,這麼晚還沒睡嗎?」現在已經差不多午夜時份了。
        「早上和中午都睡很多了,現在沒什麼睡意。」
        這傢伙還真悠閒啊。我記得她說過好像是找到「某人」,上次想追問的時候,她就剛巧下線了。
        雖然我有點想知道這方面的事情,但現在似乎卻不好意思開展這個話題。
        「在吃東西?」NE。KO問。
        「妳怎知道的?我正在吃拉麵啊。」
        「嘛……XX大學的學生都很喜歡吃宵夜的啊。」
        的確,因為附近的宵夜攤檔林立,所以宿舍的學生都視之為聖地,每晚朝聖是例行公事。
        「妳是XX大學的學生?」
        「嘛……也算是這樣吧。」
        「哦……」
        雖然這種答法有點曖昧,但我還是不以為然。當我啜著麵條的時候,「NE。KO」又傳來訊息:
        「你喜歡貓嗎?」
        這個話題來得有點突然,但我還是能清楚自己的想法,便道:
        「喜歡,不討厭啊,為什麼這樣問?」
        「沒有,問問而已,我也很喜歡,他們很可愛耶﹗」
        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幅可愛的少女抱著貓貓的景象……
        貓啊……印象中我小時候居住的地方,附近都有很多野貓。當其他小朋友在玩耍,在踢球的時候,我則坐在一邊逗玩著野玩。
        比如說拿著樹枝,引誘牠們跳來跳去。看到牠們的樣子,整個人就像被治癒了一般,感到快樂與安寧,時間亦彷如箭矢般飛逝。
        噹……噹
        「你……對過去的事?還有多少印象嗎?有什麼深刻的事能讓你記到至今嗎?」
        話題又突然變得沉重起來……
        過去嗎?
        回首我的人生,雖沒什麼大風大浪,但也算不上一帆風順。要談到讓我印象深刻的事……
        算是幸運地考上大學吧?
        每年只有四份一考生能考進大學,結果沒頭沒腦地考進了這裡的文學系,應該算是人生中最高興的事吧?
        當年網上收到取錄通知的時候,卻沒有特別高興……只是輕輕說了一句「哦,這樣啊。」,可是母親很高興就是了。
        深刻……
        「沒有。」我冷冷地輸入了這些字。
        「喔……是這樣啊。」NE。KO好像有點失望地說,大概覺得我是一個沒趣的男人吧。
        「妳呢?」
        過了一會,她道:
        「我嘛……我的人生沒什麼特別,只是……」
        「只是?」
        「只有一件事我不會忘記……」
        不能忘記的事情嗎?對我來說,沒什麼事情是必須記住……
        擁有這些珍貴的回憶的感覺是怎樣的呢?甘甜嗎?酸酸嗎?
        「珍貴的回憶?」
        「嗯……」
        回憶之所以名為回憶,是因為它是不可再次擁有的東西,如流星掠過夜空,劃出一道金光,但僅僅一秒鐘,它就會再次被黑夜吞噬。
        「那是怎樣的事情?」
        我抱著一點的好奇心去問,我想她應該不會介意吧?
       
        「NE。KO已離線」
        「……」
        難道她覺得我太煩了嗎?不會吧……
        我蓋上了筆記型電腦,睡覺去。
 
        這晚,我造了一個夢。
        如夢幻般的場景。
        就像收音機般,我只聽到人語聲。
        是我……
        正如與誰對話。
 
        「你的名字呢?」
        沒有回應。
        「唔……真是愛撒嬌的傢伙……我叫傑啊,你的名字呢?」
        我像個傻瓜般自言自語。
        「哇,妳的小手真溫暖耶,很舒服啊。」
        「我們做朋友吧,我有空的時候會來看望妳啦﹗我現在要先回家吃飯囉,再見了﹗」
        整個夢,都只有我一人在說話。
        埋藏在心深處的記憶……
       
        我到底在與什麼人說話呢?
        記不起……
 
 
        天氣變得清涼,一直被投閒置散的大衣終於有派上用場的時候,我裹上純白色圍巾,穿上黑色的大衣,看起來相當醒目。
        這可是我的戰衣……哇哈哈。
        雖然應該沒有人會理會我。
       
        當宿舍的大門打開後,一陣刺骨的寒風迎面吹來,使我整個人打了一個寒顫,像打遊戲被魔法冰住了一樣,釘在原地,不敢向前走多一步。
        「啊……還是回去睡覺好了。」
        打算翹課之際,我聽到一陣沙啞的貓叫聲。
        喵……
        「是你啊……」
        是上次那隻虎紋老貓。我把手放在牠的頭上揉著,牠好像非常享受的樣子,閉上雙眼任我把玩。
        「很冷嗎?」
        喵……牠提高了音量,是喜歡我的表示嗎?這隻貓還真親近人啊,明明才來這裡不久。
        「等我一下。」
        我跑回自己的房間,找了一張厚厚的小毛氈。
        「好﹗」我回到了牠的小屋,把毛氈蓋在牠的身上。
        喵……嗚……
        牠發出了輕輕的叫聲。
        「唔……我替妳改個名字吧?好嗎?叫什麼好呢……」
        我摸著下巴思考著。
        腦海裡突然有個名字一閃而過。
        「叫你做……小愛好嗎?」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個名字呢?
        小愛……
        大概我覺得牠是個愛撒嬌的傢伙吧……
        名字也很可愛,沒問題﹗
        「小愛……喜歡這個名字嗎?」
        喵—
        小愛的尾巴緩緩地搖擺,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我握著小愛的肉球,暖暖的。
        「呵呵,小愛的小手真暖和呢……真舒服。」
       
 
        「Ronde」
 
        嘴巴是用來說話的,如果不說話的嘴巴,還有用處嗎?
        啊……還可以用來吃飯……
 
        連耍帥也錯漏百出。
        嘆了一口氣,然後便用剛才被我厭棄的嘴巴吞下炒飯。
 
        房門被敲了……
        「請進……」
        進來的是風火山林的其中一位女幹事。
        「你好,你是阿傑吧?我是風火山林的幹事,叫阿雪呀。」她掛著招牌的笑容道。
        「哦……你好。」
        「我們下星期會有文學系的週年晚宴,請務必參加喔……」這個叫阿雪的幹事隨即說了一些詳情和派發了有關的宣傳單張給我,我接過了單張後,她便離去了。
        週年晚宴是每個學系與宿舍單位每年都會舉辦的活動。學生們可以在這晚盛裝出飾,裝上一副上流人士的模樣,舉酒碰杯,樂也融融。
        我在新生的那一年,因好奇而參加了。當晚我都是獨自坐在一角享用著自助餐,除此以外,我什麼都忘了。
        像我這種人參加的話,只能說是「給錢買難受」
        所以今年還是不要去了……
        可是……最後一年的大學生活,應該要這樣白白浪費掉嗎?
       
        「有什麼煩惱嗎?」NE。KO傳來了訊息。
        哈,來得真合時啊……她像是會讀心術一般……
        「唔……算是吧。」
        「不介意告訴我嗎?」
        「妳覺得……我應該去週年晚宴嗎?」
        「週年晚宴?是什麼?」
        竟然連這麼大型的活動也不知道麼?看來她比我還要不問世事啊。
        「即是大家穿得很漂亮,然後去酒店吃飯的活動。」
        「可以吃很好吃的東西啊,為什麼不去?」
        看來她是個單純的傢伙……
        「唔……如果沒朋友的話,整晚就會很悶了。」
        隔了半晌,NE。KO道:
        「傑沒有朋友嗎?」
        這個問題實在讓我有夠難回答……可是我也沒有必要對她說謊。
        「在大學沒有什麼朋友……」
        還是第一次對貓兒以外的「人」敞開了心扉。
        「為什麼呀?」
        性格內向
        沒有興趣
        會疲累
        不擅與人溝通
        沒有歸屬感
        其實統統都是藉口吧?
        早在一開始就自己選擇了封閉自己。
        因為覺得自己是與眾不同這種中二全開的理由?不會吧……
        「不知道……」這是我的結論。
        「這個啊……這個我不太清楚,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只是不要不開心吧,我是你的朋友哦,對不對﹗」
        一時之間,我也不懂怎麼回應她……
        朋友……她說她是我的朋友嗎?
        我應該高興還是什麼呢?我雙手放在鍵盤上,卻輸入不了任何文字。到底為什麼呢?
        心情有點激動……
        「謝謝妳。」
        「不用謝謝啦﹗」
        已經忘了多久,沒有聽過這句話。
        「我是你的朋友」
        彷彿是一首動人的歌,撼動了我的內心。
        哈,我真是個脆弱的傢伙。
        早已被孤獨與寂寞擠滿的心,卻泛起了漣漪。
        這晚,我和NE。KO聊了很多在大學的見聞,以及一些瑣碎得令人犯睏的小事,但她依然聊得十分起勁。
        很久沒有和別人聊那麼久了,雖然話題盡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可是我依然很滿足,很快樂。
       
        「小愛,早安。」
        這天上課前,我看還有些時間,便去和小愛玩耍,順道替她添些乾糧。
        喵……
        小愛看見我前來便在我的腳邊蹭來蹭去。
        果然是個愛撒嬌的傢伙呢。
        在我替換食物的時候,小愛靜靜地坐在我的旁邊。
        「小愛,我交到朋友了,雖然只是上網認識的,但我還是有點高興呢……感覺被重視了。」
        喵……喵……
        「哈哈,當然小愛也是我的好朋友啦。」
        小愛很喜歡被我摸頭,每次我摸牠的頭的時候,牠都是擺出一副享受的樣子,十分可愛。
        小動物果然擁有不可思議的魅力,能讓人心境平靜下來……
        「哇,要遲到了﹗我走了啦,小愛再見﹗回頭見啦﹗」
        沉醉於這般快樂的瞬間卻忘了上課……
 
       
        「吶,你在哪裡啊?」
        夢裡的我正找尋著誰……卻屢尋不獲。
        我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焦急。
 
        「啊﹗」
        踏踏踏……
        急促的腳步聲。
        「你們在幹什麼﹗」
        我好像憤怒了,為什麼呢?
        「不……不許你們欺負她﹗」
        欺負誰?
        「哼﹗什麼嘛……關你什麼事?」
        有什麼人在與我對峙著。
        「……總之欺負……欺負小愛就不行﹗你們用石子擲她很過份啊﹗」
        小愛……
        「啊﹗竟然為了這傢伙而與我們這麼多人對抗啊﹗」
        ……
        什麼啊?我到底在幹什麼?
        記不起……
        頭很痛……
        彷彿有什麼重要的事被我遺忘了。
        這是久遠的記憶,沈澱在深海中的寶物。
 
 
        「FINALE」
 
        「過來啊……」
        我跟在他的背後,到底他想帶我到哪裡呢?
        是間小屋……
        很漂亮的毛毛小屋。
        我跳進屋子裡,雖然有其他貓的味道,但很溫暖。
        我很喜歡啊。
        終於又要到你了……我找了很久,很久……
        行遍了很多地方,終於又可以再見到你了……
 
        「怎麼樣……和他說話了嗎?」
        金髮的少女蹲在我小屋的旁邊。
        嗯﹗
        「唔……這是給予妳實現願望的奇蹟,當然這不是沒有代價……你是知道的吧?」
        嗯……我不後悔。
        「為什麼妳會這麼努力?小紗我不明白。」
        眼前這個金髮少女,流露了疑惑的神色。
        很正常,因為妳不是我,妳不明白喜歡著一個人是怎樣的心情。自那天開始,我就很想再見到他。而且我本身擁有的時間也不多了,所以我很多謝妳給予我這個奇蹟
        「……」
        少女站了起來,摸了我的頭。
        「好……有什麼想我幫助妳的話,就儘管說吧。」
        她抹去眼角的淚水。
        嗯……謝謝妳。
 
       
       
        每晚和NE。KO聊天,成為了我的習慣。正如早晚不刷牙的話,整天就會感到渾身不舒服。
        順帶一提,餵食和陪小愛玩耍也成為了我每天的例行公事。
        感覺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啊。
        「吶,我說啊,妳有嘗試過拼命要記起什麼,但卻徙勞無功嗎?」
        我想起了前陣子的夢。
        夢中的我,在與誰聊天……
        「我嘛……我倒沒有試過這種事情。為什麼這樣問?」
        「這幾天,我經常造同樣的夢。」
        雖然我知道說出來也許沒什麼意義,或許我認為這會使心裡舒服些吧。
        「詳細的我忘了……但在夢裡,我在與某人在聊天……」
        在夢中我好像喊過一個名字……
        記不起……
        「在夢中的你……快樂嗎?」
        NE。KO提出了一個我從沒有考慮到的東西。
        那時候的我……
        感覺是怎樣?
        我回想起夢中的感覺。
        牽著溫暖的小手,與她一起玩耍,一起聊天,就像對很要好的朋友一樣。
        「嗯,應該是快樂的。」
        「快樂就好了,不要想太多啦。生活在世界上,最重要不就是快樂嗎?縱使我們有時候會迷路,有時候會繞遠路,但我們總會找到令我們快樂的終點……難道不是嗎?」
        NE。KO道出了意味深長的說話。
        似乎又令我懂多了一些。
        快樂嗎?如果我們是為了追尋快樂而活的話,那麼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一些悲傷的事呢?
        悲傷令我們成長,令我們能看遠一點,看廣闊一點,用別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
        會有這種事嗎?
        這不是很理想化的事嗎?
       
        現在的我,每一步都是令自己推向黑暗。自己選擇痛苦的道路,然後自滿地咀嚼著這般滋味……
       
        「怎麼了?我說錯話了嗎?對不起……」
        NE。KO的訊息把我拉回現實。
 
        「不,沒有,在思考妳的話而已。」
        「加油,我會支持你﹗一直都會……」
        窗外掛著一輪明月,房間中的我靜靜傾聽世界的聲音。房間外好像有什麼人在聊天,還有一些「沙沙」的聲音。
        沙沙……
        鈴鈴……
        啊,他們正在佈置走廊。對呢,快到聖誕節了。當聖誕假期的時候,宿生大多都會回老家渡假,但亦有一些人選擇留在這裡與朋友大玩特玩。
       
        「快聖誕節了﹗」我說。
        「嗯……會很冷呢,要穿多一點啊。」
        「我知道了﹗」很少有媽媽以外的人會對我噓寒問暖。雖然天氣清涼,但內心卻很溫暖。
        「NE。KO,不如啊……」
        我突然有一個很大膽的想法。
        「嗯?」
        「不如我們聖誕節去玩,好嗎?」
        這是約會嗎?這是約會嗎?
        嗚哇……
        心臟突然跳得很快,彷彿快要跳出來一樣。
        NE。KO是怎樣的女孩子,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很喜歡和她聊天,喜歡和她聊天的時光。單單是這樣,就感到很快樂。
        我們像對認識已久的老朋友,我感到她很了解我……
        我約她出來玩,是為了什麼呢?因為她是女孩子嗎?
        不……這不是主因……
        但我也不能說我沒考慮過這個因素……
        不過……
        我的確很喜歡她。
        自認識她以後,我好像話多了,人也開朗了。雖然我只是在網上和她聊天,但總比把話藏在心裡還好。
        以前的我,有任何煩惱,有任何心事,都只會選擇獨自一人面對。現在,在身邊則多了一個人願意和我分擔憂愁。
        雖相隔千里但宛如在身邊,耳邊聽到她的呼吸聲,感受到她的體溫。
 
        「相見嗎……?」
        她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這種曖昧的回答更使我緊張。
        「可以唷。」
        心中暗喜。
        「真的?」
        「嗯……真的。不過,地點由我決定……可以嗎?」
        「沒問題,妳想去哪裡?」
 
        起初我以為NE。KO想去一些熱鬧和有聖誕氣氛的地方,比如說什麼商場啊,看燈飾啊之類的。但是她卻提出了一個我從沒有想到的地方。
 
        某舊區的公園。
        那是我小時候居住過的地方。
 
        為什麼她會選擇聖誕節在這裡見面呢?
 
        聖誕節那天,天氣很寒冷。迎面吹過來的寒風彷彿要把我的身體刺穿一般,縱使我已經穿了很厚的外衣,但還是感到疼痛。
 
        「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真令人懷念呢……」
        這裡是城鎮其中一個舊區,建築物的外牆都能反映出這裡飽歷風霜的姿態,快要剝落的油漆,已經看不見寫著什麼的路牌。
        街道的地下佈滿了垃圾,有一些空酒瓶,煙蒂亦相當多。看來這裡的平安夜非常熱鬧,但聖誕節當日卻變得水靜鵝飛,不見人影。
        雖說我是在這裡長大,在此刻我卻不得不疑惑起來。
        「為什麼NE。KO要選擇在這裡見面呢?」
 
        兒童公園是在住宅區的旁邊約五分鐘路程,而且鄰近便利店,方便小朋友買零食汽水,所以很多小朋友都很喜歡在這裡玩耍。
        而且這裡經常有野貓出沒,所以沒有朋友的我,也很喜歡來這裡,和野貓為伴。
        咦……
        好像記起了什麼……
       
        公園的面積不是很大,但現在看起來卻十分空曠。大概所謂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就是這種意思。公園沒有半點人氣,當年非常受歡迎的沙池與搖搖板也無人問津。或者是年代不同了吧,現在小朋友都沉迷電子遊戲,對這些古舊的玩意也提不起半點興趣。
               
        公園內,不見有任何人的身影。
        NE。KO還沒到啊。我看了一下手錶,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我坐在搖搖板上,思考著NE。KO到底會是個怎樣的人。
        會是可愛的女孩子嗎?或許會是個普通的女孩子,也有機會其實是男人……
        側耳傾聽世界寧靜的聲音,心情也平伏起來。環視公園的四周,當年的記憶已經相當模糊,彷彿被蓋上一層白紗。
       
        喵……
 
        「啊?」
        忽然有一隻貓站在我的面前……
 
        淺啡色的虎紋貓?
        「妳是……?」
        喵……
        那隻貓跳上我的大腿上,雙眼看著我。
 
        「妳是……小愛?」
        這陣子我經常照顧牠,所以我應該認得這隻貓就是小愛……但是……
 
        喵喵……
        牠靜靜的安躺在我的大腿上,好像很舒服的樣子。我撫摸著牠的身體,牠的身體很冰冷,就像剛從雪櫃裡拿出來一樣。
        我把牠抱進懷內,盡量使牠感到溫暖。
        喵……
        牠的叫聲聽起來沒有氣力似的。
 
        「沒事吧?」
        小愛突然從我的懷抱裡跳開,跑到沙池旁邊的一張長椅處。我跟在牠的背後,似乎牠想告訴我什麼似的。
        小愛跳上長椅,然後向我伸出牠的小手。
        「要我牽著妳的手嗎……?」
        喵……
        我牽著小愛的手。與牠的冰冷的身體不同,小愛的手卻異常溫暖。
        「啊……妳的小手真暖和呢……」
        ……
        ……
        好像記起了什麼……腦內裡突然浮現了舊時的畫面……
        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事情……
        「難道,妳是……」
       
        電話傳來了一條訊息,是來自FACEBOOK的訊息。
 
        「謝謝你記起我﹗也謝謝當年保護了我的你,再見了……NE。KO字」
 
        回頭之際,小愛已經不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