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轉過身去,不發一言。

我跟着天使,向着未知的前方爬去。

極目四望,眼前盡是被灰覆蓋的樹林,輕輕搖曳。放眼天空,一片蒼白,沒有一片白雲。

然後漸漸走近疏落的小樓房,眼前聳立着一道打開的城門,空空如也,詭異地打開了。附近亦不見任何看守的士兵,城頭上亦無炮彈的影子,像一座廢城一様,無人看管。

天使信步入城。我猶疑,但還是跟進去了。再講,我也不懂回去的路。



從城門進去的路很漫長,依舊是頹垣敗瓦,和印在裂了的柱上的人影。

跟智慧之樹上相似的黑影。

身穿不同服裝的黑影。

跟我形體一様的黑影。

侍衛的我,行人的我,路邊的菜販的我,成人的我,小孩的我。



整個城市,都是我。

他們的臉孔,都是我。

「我」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