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首次踏進皇都以來,傑洛米就沒有試過有尊嚴的生活。

五歲那年,父皇帶著骯髒邋遢的自己來到了皇都。他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只依稀記得當時母親死了,他將母親從床上拉到院子裡,並將她埋了。

有好多其他的女性都對他投射著厭惡的眼光,可他沒有在意。

翌日,雷爾斯國王來了,站到了在他眼前,告訴了他真正的身份,並將他接了進皇都裡去住。

然而生活環境在表面上看來是轉變了,但他卻依然是受盡了白眼。起初,傑洛米並不知道自己被人討厭,他同樣被尊稱為王子,但他將自己的生活和其他王子比較上來時,他才知道自己是如此不受人喜歡。



每個王子都飽受父皇和母后的寵愛,不管是學習又或是娛樂,他們想要的應有盡有。

而傑洛米,卻終日只能埋頭在房裡看書。在書裡,他認識到了父母和兒子的關係,似乎在每一本書中,父母都會對子女愛護有加。

他曾經有個一位侍從,將他的狀況如實地告訴了他,也不知道是從他身上取得什麼,但那位侍從可是算錯了,當時的傑洛米比起接受現實,更是想要人來安慰一下自己。

那位侍從告訴他,皇后不喜歡他,是因為他是私生子,是國王五年前到妓院風流後的餘孽。皇都裡沒有人喜歡他,就算是國王,也只是純粹不為其血脈在外互亂流傳才將他抓回皇都圈養。

傑洛米下令殺了那位侍從。



當時的他不知道是恨還是悲,總之就是不斷揮霍著手中僅有的權力。

他殺了那位侍從,並不置於令國王和皇后處罰他,當然他們也不會教訓他,因為根本沒人想管他。於是傑洛米開始不斷試行自己的權力,他慢慢摸索到父皇母后的底線,然後在那之下不斷地濫權著。

他儘管衣食無憂,卻無一天不感憤怒。

他把憤怒發洩在侍從上、平民上、動物上……總之在他之下的,他都恨!

九歲那年,雷爾斯帝國與北方的黎弗穆凱帝國宣佈結束多年的戰爭,並於皇都舉辦了和會。那一天,仿如是傑洛米重生之日。



他遇到了黎弗穆凱帝國的父主,她有著一頭白金色的短曲髮,臉蛋秀麗之餘卻不失英氣,其優雅舉止配在華麗的洋裝上,散發出一股美麗而又不可動的氣息。

「既然你覺得自己比他們高等,為什麼還要如此在意他們呢?」

那位公主對他說。

「你看看啊,你有的東西,包括金錢、食物、衣著……全部東西都是他們這輩子也不能擁有的。」

傑洛米專心地聽著。

「那麼你不是應該更有潛力和更有機會,去做一些更驚人的事嗎?」

儘管傑洛米聽不懂,這位公主的話卻影響了他一生。

那次以後,傑洛米沒有再對那些他認為是下級的人下殺手,這不是因為他學會了尊重,而是他視他們如死物,視他們如道具,這些人的存在先是用來被他所用,其次就是用來突顯其高等的身份。



他不會再對這些下等人發脾氣,卻以一種更冷漠的態度對待他們。

直到如今,他躺在布床上睜開了雙目,眼前的油燈使他一陣眩暈。

「我在哪?」

他半坐起來,聽見旁邊傳來女孩的聲音:「爸爸!媽媽!他醒了!」

當傑洛米終於看得清時,才看到一個小女孩以及一男一女,正一同望著自己。

「你醒了嗎?你沒事吧?當初看到你暈倒在門口,真是嚇死我了!」父親率先開口。

「不介意的話就來吃點東西吧,我們剛要吃晚飯呢!」母親接著說。



「哥哥,你是從哪裡來的?你心口的石頭好漂亮啊!」小女孩道。

這幫人是誰?

傑洛米搖了搖腦袋,他想起來了,他為了逃出艾西爾斯而跑進了北方的樹林,這裡就是賢者之石告訴他的安全之地。

傑洛米瞄了瞄桌上的食物,只見數碗熱湯,仍然在散發著熱騰騰的蒸氣。

不介意?誰會不介意啊?

傑洛米想要這樣說,可是胸口中的賢者之石卻壓制了他。

「哥哥,你還好嗎?」

小女孩身穿麻衣,紮著雙馬尾,大大瞳孔直視著傑洛米。



當中沒有一絲厭惡,也沒有一絲畏懼。

此時傑洛米竟羞了起來,他馬上拿起床被,遮蓋著自己的臉蛋。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臉上被留下了多麼可恨的傷痕,他怕自己會嚇倒眼前的小女孩。

此時賢者之石竟然自動向他腦海裡送了新的想法,而傑洛米此刻也是混亂得沒能抗拒。

那是對傑河米而言非常嶄新的句子,仿如傑洛米有記憶以來,就沒有人如此對他說過,他也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一般。

這個恐怖的想法在傑洛米腦海中徘徊著,終於傑洛米開了口。

透過床被掩蓋著半張臉,傑洛米的聲線也變得柔和起來。

「……謝謝你們。」



他如是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