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大學深夜不為人知的故事…… 即興系列 視乎讀者反應 不定期填坑或棄坑 恕不通知



第一章 何欣瑤

每個中學生,不論男女,對大學都有一種莫名的憧憬。可是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體驗過半天的大學生活,甚至還沒有進入過大學校園。他們所知有關大學的一切美好都是從旁人口中或者網上得知,他們每日每夜幻想着走堂的自由放任、瘋狂派對的醉生夢死、宿舍的徹夜淫亂。不過直至他們真正步入大學校門為止,他們都不會知道真正等待着他們的是什麼。

何欣瑤一直很努力,整個中學生涯都在拼命學習。最後她衝破了重重難關,付出了所有精神和心血,終於換到了一個她夢寐以求的大學學位。這一天是搬進宿舍的日子,何欣瑤一大早就起床梳洗和準備行李。她脫掉了陪伴了她很多年的粗框眼鏡,鼓起勇氣拿出剛配了不久的「大眼仔」,花了好幾分鐘才塞得進眼內。然後她又脫掉了平時常穿的簡單的牛仔褲,換上了一直藏在衣櫃深處的韓式花花連身裙。最後她站在鏡子前,不太習慣似的挺了挺胸。她臉上先是有點驚訝,繼而對着鏡子中的自己歡欣的笑了起來。雖然沒怎化妝,但是稍為打扮了一下,已經和以前的何欣瑤截然不同。「原來我還是有點資本呢!我要以全新的自己迎接我的大學生活!」何欣瑤心裏甜滋滋的想着。

一整天,何欣瑤都忙着處理各種登記、註册事項。憑着她女生的天然優勢,加上不俗的姿色,一路上成功認識了不少朋友,當然絕大部份是師兄和新生,使她手機的Contact list一下子充實起來。雖然大學的一切都令她感到很新奇,但她總感覺少了些刺激,她內心想要的東西似乎不止這些。

凌晨,大學校園比白天少了很多人,卻仍是很熱鬧。唯獨位於校園角落的一偏僻校區顯得特別冷清,唯一的入口被紅帶封住,還有兩個男人在旁守住。何欣瑤站在入口處,手裏拿着一份單張,中央部份簡單印上了「想真正的……活着嗎?」,下面就配了個位置標示圖,此外就沒有任何其他插圖和資料。「這種老梗還有人用?」何欣瑤心裏嘀咕着,可是她卻來了,就好像有種無形的吸引力帶領她來。凌晨一時正,正正是單張上寫着的時間。



「同學你是新生?」入口處的其中一人冷冷對何欣瑤說,眼睛卻望向她手上的單張。
「嗯……」何欣瑤點頭。
「啊?」沒想到何欣瑤剛答完,她就被眼前兩人各抓住一邊手臂。她嚇得馬上掙扎,但她力氣怎麼可能及得上兩名年輕力壯的大學生。當她發覺怎麼反抗也沒用之後,就想大聲喊叫求救。

「啊……」其實一切都發生在轉瞬之間,可惜何欣瑤反應過來時已經遲了,她喉嚨只能乾啞了兩聲,就馬上被掩住口鼻。
半夢半醒間,何欣瑤終於恢復知覺。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普通的室內綜合運動場,運動場是普通,但四周所發生的一切絕不普通。運動場的一邊是個標準籃球場,另一邊是個羽毛球場。只是現在籃框和球網都收了起來。整個場館被臨時廣告圍板分成好幾個區域,何欣瑤所在的區域大約有半個排球場的大小,四邊都被純白色的圍板圍住。當何欣瑤扶着腦袋坐起來時,還看到身邊或坐或躺着一堆女生,都和她一樣,臉上盡是驚愕的神色。值得驚懼的事主要有兩件。第一件是何欣瑤和這些女生都是赤裸的,可以脫下的東西幾乎都脫了,無一例外。第二件是場館裏充斥着各種女人的呻吟聲,簡直比普通AV片場更誇張。

「這麼爛的情節還可以拍出來?編劇有點下限好嗎?」如果這是個電影橋段,何欣瑤一定會這樣說。但是當她身處其中時,原來她會被嚇得什麼都說不出來。她唯一想到比較靠譜的解釋是自己是被什麼變態組織抓走了,她們將會成為實驗品或是被改造成怪物。所有女生漸漸都醒過來了,個個臉如死灰,甚至有幾個女生崩潰大哭了。

「你們別吵!」不知道實行這場綁架的組織是各方神聖,只知道他們很聰明。在女生們剛剛醒了,還沒冷靜下來回復理智,懂得四處亂跑逃走前,率先派人安撫並控制她們。從圍板建成的門打開了,一個穿着白袍的女生先走進來,後面跟着兩個肌肉壯男,各拿着一電棒。如果這是B級電影,這時一定有其中一個女生衝出去,然後順利被壯男電暈。然而,現實是沒有一個女生敢去和他們較勁,全部女生都瑟縮一角,掩蓋自己的身體。



「嗯,不錯!你們被上一批乖多了。我不想浪費時間,首先,我會告訴你們需要知道的資訊,然後你們乖乖配合就行,不要想着反抗,因為這是世界上最沒意義的事。簡單而言,你們暫時已經被政府拋棄了。只要你還留在這所大學裏,一切法律保護將對你們無效,直至畢業為止。不過沒關係了,這樣垃圾的政府從來沒有幫你什麼。你們一直信奉支持的民主政府,口裏總說為人民,醒醒吧!你們從來就不是它的人民。」白袍女平淡說着。

「好吧,正式的故事開始。我想你們也知道,這是一所貴族學校,有百份之七十的學生都有非常顯赫的背景,世界各地的權貴之後都集中在這,他們將來就是世界、社會頂端的人。這樣的天之驕子,任何時候都須要合符他們的娛樂和非凡的享受。所以最後經由所有的資助者同意,學校每年都會嚴格選上三份一的普通男女新生來為權貴者的子女服務,你們只是其中一批。所以感恩吧,你們被選上了,你們的大學生涯將有機會作為他們的奴隸,被他們任意使用。我給你們一些建議吧,從今天開始,好好認清你們的身份,放棄你們無謂的自尊,越快認命的孩子受的苦比較少。最後重申一次,反抗是沒有用的,別想找什麼警察了,最後的輸家只會是你,甚至是你身邊的人。他們的勢力之大你永遠沒法想像,你不可能和整個世界對抗。」如此震撼的內容白袍女說的臉不紅氣不喘,就好像說的是平常之事。

「嗚……我不要……」一個早就崩潰的女生聽到這些,失去了僅餘的理智,突然站起來衝向門口。她的行動比起想像更快,眾人都沒什麼反應,她身嬌細小,瞄着門邊三人的空檔,幾乎已經成功鑽出門。然而世界是沒有奇蹟的,守衛男人一掌打在她後頸,她立時昏死在地。

「唉……處理好後,抓她到公園既公共廁所區,待到她學乖為止。」白袍女向門外吩咐着。門外馬上又進來兩個守衛把倒地的女生拖走。

「你們都聽好,幸好權貴者還保有一絲人性,他們有規定,盡量不會玩到奴隸死亡或者身體嚴動損害,不過死人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大問題。你們的生命對他們來說實在太低賤,所以想保命的話就好自為之。好了,準備好了嗎?排好隊出來先做身體檢查。」白袍女轉而對其餘女生說。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