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前幾日,被女朋友小豆勒令執房,她稱我的房間為「異空間」,明明沒買什麼東西,房間裡的雜物總是會愈積愈多。嘿嘿真是太過獎了(豆:這不是讚賞啊!)。我個人是極不情願行進行房間大清洗,因為每次都會扔掉一大堆舊東西,一袋二袋黑色大垃圾膠袋總是裝得滿滿的,房間的所有東西都跟我連成一體了,要扔棄它們就等於割自己身上的肉一樣。小豆說我有儲垃圾的癖好,雜誌又儲、玩具盒又儲、鞋盒又儲....很有當拾荒者的潛質,嘿嘿真是太誇獎了(豆:都說這不是稱讚啦!)。



  前幾日,被女朋友小豆勒令執房,她稱我的房間為「異空間」,明明沒買什麼東西,房間裡的雜物總是會愈積愈多。嘿嘿真是太過獎了(豆:這不是讚賞啊!)。我個人是極不情願行進行房間大清洗,因為每次都會扔掉一大堆舊東西,一袋二袋黑色大垃圾膠袋總是裝得滿滿的,房間的所有東西都跟我連成一體了,要扔棄它們就等於割自己身上的肉一樣。小豆說我有儲垃圾的癖好,雜誌又儲、玩具盒又儲、鞋盒又儲....很有當拾荒者的潛質,嘿嘿真是太誇獎了(豆:都說這不是稱讚啦!)。      每次執拾房間的陳年舊物時,我總會發現一些新大陸,有時連自己都不記得有買過,怎料一放就放幾年了。這一次,我在床底「掘」了一部奇珍異寶,讓我喜孜孜了好幾個晚上。它是一部舊式的CD WALKMAN,這種東西現在已經被智能電話、MP3 淘汰掉。但我擁有的這一部,是在CD WALKMAN 普及時,它就已經是被淘汰了的老款式。如果還是想象不了它有多古老,我舉一個例子吧,將它放在桌子,然後插上耳筒聽歌,如果不慎站了起來或者走開的話,耳筒線會從我的耳朵裡扯掉,或者直接從WALKMAN 插線位甩出來,而那部老式CD WALKMAN 仍是紋風不動,穩如泰山....可想而知它是多麼有「份量」的。再作一個比喻,普及的CD WALKMAN 是Gameboy Colour,我的則是GameGear,這下子想象到了吧。     小豆看見它時,也嘖嘖稱奇,眼神像是在看著出土古物一樣,一股懷舊的氣息湧上心頭,雖然它根本不適合攜帶出街,但記得當年我總是固執地把它帶出街聽歌,畢竟當年在車裡戴著耳筒是很型棍的事。「不如扔左佢!」「我想懷念下先~」我將它擱置在一旁,然後繼續清理房間。晚上,夜深人靜,是聽歌的最好時候,我把那部CD WALKMAN拿出來,可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電芯,我當然不會就此罷休,最後只好拆掉廳裡電視搖控的電芯,放進我的CD WALKMAN裡。我隨意找了一隻CD,「咔喀」一聲放進去,仔細端祥一下這部古董,上面當然沒有觸控屏幕,也沒有彩色顯示屏,只有像計數機一樣的液晶顯示屏。按鈕也毫不複雜,停、播、下一首、上一首...音量大小還是用齒輪式設計,調節時在姆指上「挖手」的觸感,現在已經無法再感受得到了吧。      按下播放鍵,發出「滋滋」CD轉動的聲音,十多年前的機械,現在竟然能正常操作,頓時感動得差點想哭,試問現今那一部四核八核的智能電話,能夠使用十多年?當晚,同一隻CD重覆聽了很多遍,感覺很舒暢,舊時聽音樂的感覺回來了。以前,要帶它出街很不方便,一來很重二來還要帶後備電芯,所以通常我只會買CD放在家裡聽。那隻CD的歌曲在我腦海裡迴盪了好幾天,這種久違了的感覺現在已經很難尋回了,現在聽歌比以前更方便,但總是找不到那種在CD機播放的感覺。現在的智能電話,閑閑地8GB 16GB,可以放幾百首歌,聽完下一隻、聽完又下一隻,總不會聽厭。但CD WALKMAN不同,一隻CD只能放十多首歌,每次買一隻CD,都會盡快把它聽過滾瓜爛熟,上一首播到尾聲,就知道下一首是什麼歌,即使出到街,音樂仍舊在腦海裡迴盪不斷。      是我老了吧?以前總喜歡新事物,現在則覺得新不如舊。那部古董,聽了一個星期後它壞了,雖然很可惜,但沒打算將它拿去維修,也沒打算買一部新的WALKMAN,心頭湧起一陣幫它走完全程的滿足感。看著殘殘舊舊的它,外表有一層薄薄的挖痕,這幾天盡了最後的努力,讓我尋回久違了的感覺,謝謝,辛苦晒,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