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爭奪殘酷的世界用以訓練我們的口號往往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我們要被塑造成不能失敗的奮勇戰士,總要披上由世界所獨家專利設計的戰衣,按著世界所制定的遊戲規則,運用由世界所創造及共同認受的方式,進行比武格鬥...

似乎是繁華叫人誇耀、但也同樣可嚷鬧得叫人疲乏乾涸之地-從那裡撤離,脫下那已破爛不堪的戰衣,就讓那周而復始、毫無生命的機器運轉聲謝絕於耳時,微小的低泣聲也可敲響似乎是久沒知覺的心靈,就如低音大提琴聲般傳來迴響,但也足能叫人屏息良久...因為是久被抗拒、被埋沒、被壓制下來,從天然本能而來所發出的呼喚,縱然是抓不住、摸不到,卻又是最真實不過的心聲...

安靜感受著,在意識之間,氣息呼吸裡,心脈跳動之際,重遇上你-這位被遺棄已久的真摯老朋友,與你再次坦然面對面,以真情相擁,促膝長談...

重回到跟自己好好相處的當下,就在這寂靜得恍如凝固了的時空也頓變成了一面無形的鏡子,叫所看見的、所聽見的都來得如此坦然、誠實,真情也可以安然地、舒懷地自然流露出來。縱然五觀在此時此刻或許已卸下了其本能的作用,很多久違了、內在的知覺和感覺卻似乎因而得以甦醒及敏銳起來,就連早晨起床時呼吸的一口空氣,也彷彿再次被嗅出來其天然新鮮及純正的氣味,叫你煥然一新、欣然舒暢。

這些重來的知覺和感覺,不論是甚麼、有多少、孰輕孰重,在剛過去的日子裡,到底是被遺忘或忽略了?抑或是被抑壓至漸漸變麻木了呢?為什麼呢?



當你與這密友重逢時,你對他(她)有何認識?你從他(她)身上感受或體會到甚麼嗎?